第31章 第一次都这样【4000、求收藏、推荐、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秦澈这样安慰洛洛,洛洛整个人都不好了。
    “希傅,那我以后闯出去,不闯祸好不好?”洛洛央求着秦澈说道。
    不让洛洛出去,秦澈也就说说而已。
    “你先老实在家里待几天,看你表现再说。”
    洛洛立刻笑嘻嘻的道:“好哒希傅,我一定好好反省。”
    就在洛洛准备去反省的时候,秦澈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洛洛:“洛洛,你去找那个小妾的时候,有发现被人跟踪吗?”
    洛洛眼珠在眼眶里么转了十几圈,转的秦澈快要给她贴黄符的时候,洛洛才停了下来。
    “希傅,好像没有哒。”
    “希傅,有什么问题吗?”
    秦澈摆摆手,道:“没事,你去反省吧。”
    等洛洛走了之后,秦澈找来了夏冬雨。
    “师傅。”夏冬雨乖巧的站在秦澈面前说道。
    “交给你个任务,办好了,就不用再制作解毒丹了,”秦澈看着夏冬雨,因为做解毒丹下巴都累的又瘦了一些的夏冬雨说道。
    夏冬雨听到秦澈的话,一双无辜眼中,直接闪烁着闪亮亮的光芒。
    “去这个地点看一看,不管发现什么,都不要动。不过可以留点料。”秦澈对夏冬雨吩咐道。
    夏冬雨听到秦澈让自己下料,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颜。
    “不要下那种能一下子把人弄死的,但是又必须得让人非常难过的。”
    夏冬雨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夏冬雨离开之后,秦澈也继续开始想自己该如何的破局。
    秦澈的手中有四份卷宗,还有四份黄册。
    只是这破局的事,还真的有点费脑细胞。
    亭致县,县衙。
    黄文才的第三房小妾,瑟瑟发抖的跪在县衙当中。
    县衙的正气,好像对她有巨大的压制。
    事情这个叫小翠的女鬼,已经详细说过了。
    只是现在这情况,的确让县令始料未及。
    因为县令真的没想到,之前黄府的那些风言风语,竟然是真的。
    小翠真的去找了明月阁的洛洛,请求洛洛帮忙杀了黄文才,替自己报仇。
    然后现在洛洛发现事情败露,竟然还打算杀人灭口。
    小翠说自己因为犯了一点小错,被黄文才活活打死。
    自己被打死的时候,都已经怀有了身孕。
    自己就是因为一尸两命,这才怨气不散,化成了鬼。
    后来无意碰到了洛洛,请求洛洛帮自己报仇。
    洛洛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就有了后面黄文才的死。
    只是现在事情败露,洛洛又要来杀自己。
    她虽然已经成了鬼,但是不想再死一次,同时又因为念及黄府其他人对自己不错,担心洛洛可能会杀黄府其他人灭口,这才愿意站了出来。
    陪着小翠一起来的是黄府的人。
    黄府大公子,代表黄府表示,黄府上下愿意原谅小翠。
    毕竟小翠的确枉死,而且杀黄文才的也并非小翠,小翠只能算是从犯。
    再者小翠已经死了一次,现在还能幡然醒悟。黄府表示愿意,超度小翠,让她早日轮回。
    黄府现在就求县令,能够为自己黄府做主。
    说实话,不管这个小翠说的是真还是假,县令心中都是偏袒秦澈和明月阁的。
    明月阁和督天院合作,而他本身跟督天院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县令看来,明月阁才是自己人。
    只是眼下这个事情,如果自己不处理的话,损失的不仅仅是他县令的威望,还可能连带着折损了督天院的威望。
    思虑再三,县令当时让李捕头,带人去请洛洛一起回来对质。
    能够当上县令,他还不会傻到听一个鬼的一面之词,就下什么结论。
    虽然洛洛也是一个鬼,可是这是自己这边的鬼。
    ……
    “师傅,李捕头带人来了,说要请师妹回去对质。”黎夏进入房间对秦澈汇报道。
    秦澈低着头,看着卷宗并没有立刻回话。
    看了一会,秦澈忽然看到了一个点。
    “是了,这个应该就是突破点了。”
    惊喜之余,秦澈对黎夏,道:“告诉李捕头,明天我会带洛洛去跟他们对质。地点就放在黄文才出事的那条街。让县令明天把所有卷宗上面的人,都找来了。明天为师跟他们来一个现场还原,让他们看看真·柯南·秦澈。”
    秦澈说这种黎夏听不懂的话,已经不知道多少了。
    黎夏也习惯了,只要简正常的说就行了。
    黎夏把秦澈的意思,转述给李捕头,李捕头也没敢提带走洛洛的事情。
    李捕头也一把年纪了,心中最有的就是十三数。
    自己说白了就是一个办事加传话的,人没带走,只是回去多传一回话而已。
    李捕头回到县衙,把黎夏的话,原原本本复述给县令之后。
    县令也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了解。
    “秦掌门,明天会带人与你们对质。今日你们先回去吧,小翠暂时收押在县衙。退堂!”
    县令一口气说完,根本不给黄府扯皮的机会。
    虽然还没见过秦澈,但是这县令对秦澈就是有一种蜜汁自信。
    用后世的话,这县令就是秦澈的脑残粉。
    实在是秦澈破行尸案那个太惊艳了一些。
    整个过程,县令让李捕头给他讲了五六次,还觉得非常过瘾。
    一县之内,县令的话,还是非常管用的。
    第二日,完成了今日份签到之后,秦澈带着洛洛和薛诗诗和黎夏一起去亭致县。
    二师姐*2,本来也嚷着跟着一起去。
    不过秦澈还是选择把她们两个留在家里。
    因为秦澈担心有人偷家。
    别名誉恢复了,结果家没了。
    这找谁说理去。
    而且家没了,那还能签到吗?
    这个秦澈也不敢确定。
    四个人很快就到了黄文才出事的那条街。
    有县令的帮忙,所有当日在场的人,都被找了回来。
    黄府的人也都来了。
    毕竟这是黄府的事,黄府的人怎么能不来呢。
    同时县令还带来了女鬼小翠。
    “先把那个污蔑明月阁的女鬼抓了,别让她死了,等下留她有用。”秦澈对黎夏吩咐道。
    “是,师傅。”
    黎夏这个时候非常听命令,直接过去,就要从李捕头手中接管那个女鬼。
    “仙姑,没有我们大人的命令,人我不能交给你。”李捕头这个时候,还是硬气了一把。
    县令虽然心里面向着秦澈,不过当着这么多人面,他也不好明着偏袒。
    何况这事怎么偏袒,小翠状告明月阁的洛洛,然后现在把小翠交给明月阁。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秦掌门,这个女鬼留在我们手中,也很安全,我们不会让它死的。这点下官可以保证。”县令客气的对秦澈说道。
    秦澈看着县令,道:“这点你真保证不了,不交给我,她今天必死无疑。到时候没有人证,事情会很麻烦。而且这个责任,你担不起。”
    县令没想到,秦澈如此咄咄逼人。
    思虑再三,县令退了一步,道:“鉴于明月阁,也是此案关键方之一。
    同时小翠又是阴身,的确不是本县控制能力范围内。
    本官可以允许明月阁和县衙捕头,一起看着小翠。”
    县令这已经算是拼尽极限的偏袒秦澈了。
    真的把小翠交了,县令都很难过自己这一关。
    “大人,万万不可啊。如果把小女子交由明月阁,小女子必死无疑。”小翠听到县令这话,直接一脸冤屈的哭喊道。
    “县衙也太偏袒明月阁了吧,这样能审出什么来!”
    “就是县衙不公,我们要公道!”
    吃瓜群众当中,有两个人叫嚷着说道。
    秦澈转头,目光咄咄的看向了,那两个说话的人。
    只是看清了两个说话的人之后,秦澈突然好想笑。
    因为这两人吧,实在太像卧龙和凤雏了。
    长的倒是不像,主要是气质。
    忍着笑,秦澈的两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就是当时,距离黄文才最近的那个货郎和酒肆的小二吧?”
    被秦澈认出了身份,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不过还是梗着脖子,道:“是我们又怎么样?”
    “县令,他们两个是凶手之二,把他们两个抓起来。”秦澈对县令说道。
    “抓起来。”县令看着秦澈那笃定的样子,忽然感觉自己都有些热血澎湃,所以非常干脆下令。
    这是标准的脑残粉,偶像说的都是对的。
    县衙的捕头,虽然不是脑残粉,但是他们两个听县令的命令。
    因此这两个人,直接就被抓了起来。
    “凭什么抓我们,我们是冤枉的!”
    两个人被控制住,直接大声的喊冤。
    县令直接崇拜的看向秦澈,好像再说: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被县令这脑残目光,看的一激灵的秦澈,倒是没忘记自己来的正事。
    “把那天跟黄文才在一起的跟班,也一并抓起来,他是第三个凶手。”秦澈继续对县令说道。
    县令立刻命人抓人,可是黄府那边却说,那个仆人病了,而且病的非常重,已经下不来床了,所以今天没来。
    县令可没信这个,而是立刻命人去黄府查看。
    只是此时,地下的议论声也起来了。
    啥都没说,就直接抓人了,这个实在有点不合理。
    秦澈没管去黄府的人,而是看向那两个还在挣扎的小二和货郎,道:“现在咱们就说说你们两个的问题。”
    “把他们两个放了,我来演黄文才,让他们两个把他们两个当日干的事情,重演一遍。”秦澈对捕快说道。
    四个捕快把人放了,然后秦澈扮演那日的黄文才。
    “你当日是推着车送货的吧?”秦澈看着两手空空的货郎问道。
    货郎底气很足的道:“那日货非常多,所以我才用推车送货,这样也不行吗?”
    秦澈笑了笑,道:“那倒是不是不行,就是既然重演就要逼真一点。
    派人找个推车来。”
    说完秦澈对货郎问道:“你那日用的什么样的推车,或者我让人去你家去取也行。”
    货郎,道:“我家没有推车,我以前从来不用,只是那日货多,借了一辆独轮推车而已。”
    秦澈点点头,道:“那我就随便找一个独轮推车给你吧。”
    秦澈让县令帮忙弄一个独轮推车来。
    县令这边倒是很快找人推来了一个。
    推车来的是一个中年汉子,车放下之后,秦澈让那个中年汉子也先别走,等会用完好把车还给他。
    现在工具和人都齐了。
    秦澈开始扮演黄文才。
    “按照卷宗上所言,黄文才是从这个铺子出来,然后突降大雨,准备去对面那个铺子躲雨。”秦澈指了一下两个铺子说道。
    当日在场的人非常多,所有人都能证实这这一点。
    “你当时说你站在黄文才的后面,也准备找个地方避雨。”秦澈对货郎说道。
    货郎点点头:“我当时担心货淋雨。”
    “好,那我们就开始,我现在往前跑,你推车往前跑。”
    秦澈往前跑,货郎也开始推车跑。
    两人快要交错的时候,秦澈喊道:“你应该再往我这边偏移一点路线才对。”
    “当日突降大雨,我就是着急避雨,那里记得路线。”货郎辩解道。
    秦澈从袖子里面抽出了一份卷宗,道:“这个李丁甲是谁?”
    很快有一人举手,然后站了出来。
    秦澈看了一眼这个李丁甲,然后用手指着货郎对李丁甲问,道:“你跟他不认识,也没冤仇吧。”
    李丁甲摇摇头,道:“我们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
    秦澈点点头,对李丁甲,道:“你是干什么的?“
    李丁甲,道:“小的是种田的。”
    秦澈继续点头,然后对李丁甲道:“行,你去把你那日看到的推车路线重演一遍。”
    李丁甲得令,就去货郎手里面接过推车,准备往回推。
    可是李丁甲一推这个车就倒,就跑偏。
    推了几次,李丁甲纳闷的道:“这玩意这么难,那天看他推的挺容易的啊。”
    秦澈看着李丁甲笑着说道:“是啊,这独轮车,第一次推都这样。”
    笑完,秦澈看向了货郎。
    秦澈看着货郎,可是货郎却笑不出来了,而且脸上的表情,也再没那么自然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