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孝子【4000、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有些话不提醒,还真没人在意。
    可是秦澈提醒了一下,在场众人皆是意识到了什么。
    那货郎之前说的非常明白,他说他以前,从来没有用过这独轮推车。
    可是刚刚推的却很溜。
    这一点,他肯定是撒谎了。
    而一个故意撒谎的人,他的证言,自然要打个问号。
    李丁甲被秦澈提醒了一下,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也回忆起了更多的细节:“那日我看他,推车的左侧摆满了货,右侧什么都没有,可是他依然推的非常流畅,而且速度很快。”
    李丁甲回忆起了更多的细节,这也更加的佐证了货郎在撒谎。
    秦澈听了李丁甲的细节,道:
    “什么都没有,第一次接触的人都很难推起来。
    单边摆满货物,应该更难推。
    一个第一次接触的这种推车的人,能健步如飞的推着跑,
    只能说你真是天赋异禀。”
    这就是秦澈想到破局,最有利的点。
    对于这种独轮王八,秦澈是有生活经验的。
    前一世秦澈就推过这种车。
    这种独轮王八拱,推起来是不难。
    但是怎么也得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熟练。
    而在大夏,独轮车还属于稀罕物。
    货郎一般都是靠扁担挑。
    可是这货郎第一次接触,就能推的这么溜,这明显是撒谎了。
    之前看卷宗的时候,秦澈没发现这个细节。
    主要是因为他带入了,自己前世的一些惯性思维。
    忽略了这个细节。
    “你看看,你有什么想辩解的没有?”秦澈好整以暇的看向那个货郎问道。
    货郎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细节上出问题。
    凤雏……不,货郎,的脸色变换了几次,刚要开口,就被秦澈打断了。
    “如果你想说,你以前没送货的时候,也帮别人推过独轮车的话,那还是算了吧。因为我肯定会让你告诉我,你帮的那个人的人名,我还得去找他,这样浪费时间。”
    货郎的面色挣扎了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辩解。
    因为秦澈说的对,他真找不出一个说得通的好理由。
    “可是就算我在这个上面撒谎了,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并没有碰到他。”
    其实在大夏,这个时候上大刑就行。
    可是如果到了这步,还要靠上大刑,那秦澈也太丢脸了一点。
    “你是没碰他,你只是逼他到一个他该死的地方。”
    说完秦澈走向了黄文才死的那个酒肆门口,踩了一下脚下的新换的青石路的青石,道:“新换的。”
    县令应声道:“是的秦掌门,前两日,县衙道路司,接到了禀报,说这里的路面破损……”
    说到这里,县令忽然眼睛一瞪,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秦澈给了县令一个鼓励的眼神,让这个已经明白了的县令说下去。
    “我衙门的道路司,竟然也参与了其中,去把道路司的胥吏给本官抓来。”
    秦澈被这个县令,大义灭亲的举动都给惊到了。
    本来以为他明白了,现在看来他是明白了个锤子。
    “跟他没关系,不过你把他找来也行。”秦澈无奈的说了一句。
    县令本以为自己看穿了事情的本质,可是没想到竟然不对。
    很快道路司的胥吏,就被抓了过来。
    “大……大人,此案与小人无关啊。”胥吏瑟瑟发抖的说道。
    “知道与你无关,你辨认一下,当日去找你说道路破损的人是谁?”秦澈对胥吏说道。
    胥吏环顾了一圈下来,看到了那个酒肆的小二。
    “是他。”
    “果然是你,没想到你这么有公德心。”秦澈笑着对那小二说道。
    小二一副无辜的样子,道:“仙师,我酒肆门前的道路破损,我去汇报一下,这属于我分内之事。”
    “你说这到也是。不过且不说连道路司,这么冷门的衙门下属都能知道。
    就说你只汇报路面破损,不报告酒旗的旗杆腐朽,你觉得奇怪不。
    你都知道道路司,你能不知道,挂酒旗的旗杆,也是衙门免费维修。”
    县令听完秦澈的分析,忍不住一拍大腿,叫了一声好。
    县令是真没想到,在他看来,一个单纯的意外,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门道和布置。
    没理会自己的脑残粉,秦澈看向那个小二道:“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
    小二强行辩解道:“那只能说明我疏忽了,并不能说明什么?”
    秦澈看着小二,道:“你这么说倒是也不错,可是如果还在你酒肆里面,发现了一模一样铺路的青石,你觉得你解释的清楚吗?”
    小二听到秦澈这么说,当即汗也下来了。
    这路面的确是他连夜抠开的,他担心被人发现,所以石头就一直放在了酒肆的后院。
    反正后院堆杂物,也不会有人注意。
    这一次不需要秦澈吩咐,县令直接让捕头带人去搜酒肆。
    没用多大功夫,两块青石就被抬了出来。
    跟这铺路的青石,大小、形状完全一样。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县令质问道。
    “这只是小的贪图小便宜所为,小的知错了。”小二立刻下跪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
    话锋一转,小二则是开始为自己开脱辩解:“大人小的是贪图便宜,可是黄老爷的死,真的与小人无关。
    小人疏忽,撞到了旗杆,打破了酒坛不假。
    可是小的也不知道,黄老爷会恰好跑到小的这里。”
    卧龙的战斗力,果然比凤雏强。
    这样一番辩解下来,县令也看向了秦澈。
    按照小二这样强行辩解,小二说的倒是也解释的通。
    看向自己这个,实在不给力的脑残粉,秦澈只能继续柯南,不,狄仁杰附体。
    “所以这个时候,就轮到黄文才的那个跟班上场了。
    黄文才是从这个铺子出来,然后突降大雨。
    如果是正常的反应,是不是应该,往回跑避雨。
    就算不往回跑,这隔壁的铺子也是黄文才的,
    他舍近求远,往这边跑,
    只能是他身后跟着的人,一直在引导他。
    黄文才,未必记得自家有多少铺子。
    可是跟着来的人一定知道。
    可是他不把自家老爷往活路上引,
    偏偏直接引上了死路。
    试想一下,下雨的时候,有人在你身后喊:
    老爷前面是咱家的铺子可以避雨。
    老爷小心推车。
    老爷……一路走好!”
    秦澈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画面感了。
    说完之后,秦澈看向了那个县令道:“元芳你怎么看?”
    “本官与秦掌门看法一致,这两个人加上那个黄府跟班,就是凶手!”
    秦澈一脸惊奇的看向那个县令。
    县令看着秦澈一脸惊讶的表情,有些不确定的道:“秦掌门,是本官说的不对吗?”
    “不是,你叫元芳?”秦澈看向县令问道。
    县令恭敬道:“下官,宋念,字元芳。”
    呵,这应该是一个巧合。
    看来元芳,在大夏,就跟宇涵这种烂大街的名字一样。
    回完了秦澈的话,宋元芳看向那小二和货郎,厉声道:“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得不说,卧龙一直都是一个嘴炮强者。
    “大人明见,小人冤枉。小人与黄老爷,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小人,实在没有理由参与谋害黄老爷。”
    秦澈不等元芳问自己,就主动解释道:“怎么能没有理由呢。你们两个与小翠同乡,然后同一年,因为饥荒来到亭致县。
    说你们三个之前就认识,应该不算勉强。
    你们两个可能早就对小翠暗生情愫。
    后来知道她被打死,主动答应替小翠报仇,应该也不算勉强。”
    “这事与她无关,我根本不认识她。”货郎这个时候,倒是抢着说了一句。
    这凤雏,还挺痴情。
    看了一眼凤雏,秦澈又看向卧龙:“你认识她不?”
    卧龙犹豫一下,最终也跟着摇摇头:“不认识。”
    秦澈‘哦’了一声,看向小翠:“他们两个说不认识你。不过你可以选择认识他们。”
    停顿了一下,秦澈换了一种语气,对小翠眨了眨眼:“或者,你可以说认识他们两个。实际是他们两个抓住了你,逼迫你跟他们合伙。
    本来你们是打算绑了黄文才,结果一时失手,杀了黄文才。
    误杀的罪过可能轻点。”
    小翠听了秦澈的话,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然后疯狂点头:“秦仙师明鉴,事情就如同秦仙师说的一样,我是被他们两个逼迫的。”
    秦澈本来只是试一下,结果这小翠还真会顺杆爬。
    不过也对,如果没这本事。
    一个逃荒来的,怎么就爬到了黄文才的床上。
    秦澈看向货郎两个人:“看到了,你们两个自认的痴情,在她看来一文不值。
    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没办法得到她吗?”
    “因为我们穷。”货郎心灰意冷的说道。
    秦澈听了货郎的话,竟然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
    货郎意外的看着秦澈,道:“难道不是。”
    秦澈道:“不是‘不是’,是‘不止’。”
    “…………”货郎。
    “除了穷,还丑,最重要的是还蠢。”
    “…………”货郎。
    “…………”小二。
    在秦澈说话的功夫,那个根本的也被两个衙役,给抬了过来。
    此时这个跟班的,整个人都软的如同一根面条一样,脸上那是真正的菜色。
    “秦仙师,他这是……”
    “中毒了。”秦澈看了一眼跟班的说道。
    秦澈看向那个跟班,道:“你中毒了,不过我能解。说说谁指使的你,我帮你解毒。要不然的话,你必死。”
    跟班的还没死,也能听到秦澈的话。
    他现在虽然不能说什么,可是手指头还能动。
    跟班艰难的抬手,然后准备指认,指使自己的人。
    不过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那中毒的跟班,突然喷出了一大口血,直接就断了气。
    “把他的魂拉出来。”秦澈对洛洛吩咐道。
    洛洛答应一声,直接动手把那跟班的魂魄给拉了出来。
    只是那跟班的魂魄融化的非常快,眼看着就要消融了。
    秦澈屈指一弹,一颗固魂丹弹到了那消融的魂魄魂体中。
    固魂丹的价值比铸魂丹,价值低的多。
    不过都对魂体有用,虽然秦澈给出的是女版的。
    不过鬼吗,少个东西,也不影响。
    魂体不消片刻就稳固了下来。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我刚刚给你的固魂丹,也救不了你。不过足够你指认谁指使你,你可以给你自己报个仇。”
    只剩下魂体的跟班,反而是恢复了力气和精力。
    “大少爷,我为你当牛做马,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少爷,最后你就让我落下这样一个下场。大少爷,你真的对得起我。”跟班的魂体,怒目而视,指着黄府的大公子说道。
    “这还牵扯出来一个大孝子。”秦澈在旁边,轻呵了一句。
    跟班的魂体说完,所有人都看向了黄府的大公子。
    要知道,可就是这位黄府的大公子,来敲的登闻鼓鸣冤。
    然后结果现在是贼喊捉贼。
    “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些事情可以说的通了。”秦澈思虑了一下,开口道:“小翠怀的孩子,应该不是你爹的,应该是你的吧。
    你爹是发现小翠给他带了绿帽,这才把她打死的吧。
    只是你爹应该不知道,是你这个大孝子,给他戴的绿帽。
    而且有你这个大孝子,这个最了解你爹的人,设计你爹。
    他真是想不死都难。
    小翠坟头里面的那些个金银,应该是你背着你爹弄挪出来的财产吧。
    你还真是个大孝子!”
    黄府大公子,听了秦澈的话,倒是也掩饰了。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再掩饰也没意义了。
    “秦掌门果然厉害,不过那又能怎样,秦掌门依然不能给我定罪。”
    都这样了,还不能定罪,这是把人都当傻子吗?
    就连县令都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证据已经清楚,还有什么不能定罪的,你当本官是个摆设吗?”
    黄府大公子点点头:“大人说的都对,可是大人你依然不能给我定罪。”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