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从没出现过的幕后黑手【求收藏、推荐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黄府的人竟然被全部杀人灭口了。
    这个还真的有些出乎预料。
    关键是黄府的大部分人,秦澈刚刚还都见过。
    也就是说,黄府的这些人,在回家没多久,就被人灭口了。
    甚至如果他们要是在路上再耽误一点时间的话,可能刚进门,就被人给杀了。
    “现场有打斗痕迹吗?”秦澈对黎夏问道。
    “没有,现场没有打斗痕迹,甚至都没有挣扎和奔跑的痕迹。”黎夏回答道。
    秦澈听了黎夏的回答,随即问道:“道门的手段?”
    黎夏点点头,应道:“道门的摄魂手段。”
    秦澈知道,自己是被一个同道中人算计了。
    自己这个通道,算计了这么多,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试探自己的成色。
    他明显有更多的算计,比如说牵制住自己,然后杀了黄府上下所有人。
    至于为何要杀了黄府所有人,这个可能会成为一个迷。
    因为既然已经灭门,那必然不会留下任何别的线索给自己。
    灭门?
    自己面前,不是还有个黄府的人吗。
    秦澈看向大孝子问道:“你们黄府一共就202人吗?”
    大孝子摇摇头:“我不知道。”
    呵,这特么那是大孝子,这特么是大傻子。
    绝对是炼武把脑子炼费了。
    就这样还想着,接管黄府呢。
    连自家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你知道吗?”秦澈看向那个跟班询问道。
    跟班点点头:“回仙师,是的。黄府上下,算上我、大公子和小翠,一共205人。”
    这还是真·灭门。
    “你爹有私生子或者有没有在外面养着什么姘头。”秦澈对大孝子问道。
    虽然如果结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会有点狗血。
    但是万一真是这样呢。
    对于这一点,大孝子倒是比较肯定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你怎么确定?”
    “因为我父亲很早就已经不行了。”大孝子说道。
    “这……”
    秦澈本来想问这么隐秘的东西,这大孝子是怎么知晓的。
    可是看看女鬼小翠,好像不难理解。
    如果黄文才还有能力的话,不可能如此笃定,小翠怀的不是自己的崽。
    秦澈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在桌子上,觉得自己应该还是忽略了一些事情。
    当!
    秦澈的五根手指停止敲击,然后看向大孝子两个人道:“不对,黄府还有人没死。”
    此时宋念在一旁说道:“秦仙师,我刚刚查过黄府黄册,黄府上下的确一共两百零五人,一人不多,一人不少。”
    秦澈摇摇头,道:“黄文才新丧,家里一定会有人在现场做法事超度。尤其是黄府出了诈尸这事,这种人更是必不可少。”
    说完秦澈对黎夏问道:“现场有看到这些人吗?”
    黎夏摇摇头:“没有。”
    所以这就对上了吗。
    法事、道士、道门手段。
    “给你老子做法事的道士,应该不是人死之后,现找的吧?”
    大孝子摇头表示道:“不是现找的。这个道士是大概十日前,来的一个游方道士。
    听说我那傻二弟是施粥,就过来蹭吃蹭喝。
    然后我那傻弟弟,还就信了他的话。
    把他接到了府里面供养。”
    秦澈打断了大孝子的吐槽,对大孝子问道:“那天会下雨,应该也是你听那个游方道士说的吧?”
    “你怎么知道?”大孝子惊讶的看向秦澈。
    我怎么知道?
    我特么早就应该想到。
    这个时代又没天气预报。
    判断下雨不下雨,完全靠经验。
    至于精准预测,道门是有这样的手段。
    只是秦澈惯性思维,理所应当觉得天气预报是一个必然存在的东西。所以没把天气这个事情,考虑进去。
    至于后面的事情,不用问了。
    一个带着目的来的游方道士,他能留下什么线索才怪。
    至于现在恐怕人早就跑了。
    黄文才诈尸,不用说也必然是他搞的鬼。
    这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在秦澈视野中的真正幕后凶手。
    “事,不是你们能管的了,把人看好。然后上报督天院吧。”秦澈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的对宋念说道。
    “呼!”
    听到秦澈说的这话,宋念偷偷的松了口气。
    一口气死了两百多人,这还真的不是他一个小小县令,能够管的事情,他是真的有心无力。
    现在有秦澈说话,那这口锅,他倒是可以甩的比较坦然了。
    “秦仙师,要不这两人一鬼,秦仙师直接带走吧?下官担心,在下官这里,会遭奸人陷害,到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虽然甩掉了一口锅,可是宋念还想再甩一口锅。
    现在大孝子两人一鬼,放在他的手里面,那就是三颗定时炸弹。
    他们三个死了不要紧,万一连累自己就不好了。
    两百多人那幕后之人都杀了,还会在乎,自己县衙这一百多人。
    “我帮你联系一下吧,看看督天院有没有人在附近,有的话,直接让他们来把人领走。”
    秦澈这也算是给自己的粉丝,送点福利了。
    “多谢,秦仙师。”
    穆逢春走的时候,是给秦澈留下了,督天院的通讯玉符。
    这玉符能够通讯的范围,有两百里远。
    两百里之内,有人持有督天院的通讯玉符,就能接到秦澈发出的信息。
    穆逢春本意是想着,万一秦澈反悔,想要帮忙破案的话,可以及时联系自己。
    秦澈这边尝试着联系了一下,还真的有人立刻回应。
    告诉了对方来什么地方提人,秦澈就打算离开县衙。
    不过宋念再次拦住了秦澈:“秦仙师,下官备了一些薄酒,还请秦仙师不要嫌弃。”
    人连酒都备下来了,还一口一个秦仙师,秦澈还真不好驳了对方面子。
    何况以后少不了还有接触。
    秦澈带着黎夏三个,到了县衙的后堂,宋念也主动将主坐让给秦澈。
    秦澈倒是并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主位上。
    宋念这所谓的薄酒,至少值十两银子。
    他这也算是为自己爱豆下了血本了。
    这就是典型的应援餐。
    洛洛和薛诗诗,对于这一桌子的菜,吃的是非常的开心。
    只是一会,半桌子的菜,就被两个人瓜分了。
    县令看着,也感觉心在滴血。
    不过为了自己的偶像,宋念忍了。
    “来人……”
    秦澈打断了宋念:“不用了,她们两个属于无底洞,你破产她们两个都未必能吃饱。”
    开什么玩笑,三品武夫的底子,十两银子就想喂饱,那真是做梦。
    “是下官思虑不周。”宋念主动认了个错。
    对于这事,秦澈还真的没有太在意。
    “这一次多亏秦仙师协助,下官敬仙师一杯。这是朝廷新推的酿酒法。酒香更纯,下官这也是第一次喝到。”
    说完宋念又解释了一句:“只是现在这新酒价高,本官实在买不起太多,只能买这一壶。”
    秦澈还没喝。
    洛洛就滋溜一口喝了一大口。
    “希傅,这比你那不过岗差远了。这酒如果用来做花雕鸡,黄鼠狼都不待吃的。”洛洛嫌弃的说道。
    “小徒顽劣,大人不必介怀。”秦澈替洛洛解释了一句。
    可是宋念整个人却僵在了那里:“秦仙师,那不过岗,是你所创?”
    “闲来无事,消磨时光的东西而已。”秦澈淡淡解释道。
    对于凡尔赛这一块,秦澈非常了解。
    宋念听完之后,整个人感觉都有些口干舌燥。
    “秦仙师,你可知,这酿酒新发,一年可以收多少的酒税?”
    秦澈摇摇头,道:“这个我还真的不知,如果大人知道的话,可以等有确切数据,告诉我一声。”
    宋念有些卖弄的道:“就目前的推算,新酒第一年至少可以带来超过300万两白银的酒税。
    后面可能会跌一些,但是每年至少可以带来180万两左右的酒税。
    大大的充实了国库,秦掌门此法,绝对于国有大利。
    就这一法,朝廷就应该重赏秦仙师。”
    “是说要赏,不过我没要。”秦澈淡然说道。
    “秦仙师高洁,下官佩服。”宋念听到秦澈如此说,直接对秦澈肃然起敬。
    “希傅,咱们不是有一成的酒税吗?”洛洛抬头问道。
    秦澈倒是坦然:“那不是朝廷赏的,是我要的。赏和要,有本质区别。”
    “哦。”
    洛洛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明白了,只是哦了一声,就继续低头干饭。
    “…………”宋念。
    赏和要有没有区别呢?
    那当然是有的。
    一个是你给我,一个是你不给我,我自己要。
    这两者的区别可以说很大。
    可是你倒是早说啊。
    但是宋念很快就有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
    那就是一成的酒税,那一年少说十几万两白银。
    虽然民间都流传,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
    不过真个真的只是不靠谱的谣传。
    还是非常不靠谱的那种。
    别说他一个县令,就算是州府的那些刺史,三年下来都未必能有十万雪花银。
    宋念不敢说自己是清官,毕竟清官紧靠朝廷俸禄是活不下去的。
    宋念一年收受的贿赂,可能也就一千多两。
    可是秦澈一年十几万两。
    这绝对超过一周一年之税赋了。
    这么庞大的一笔银子,想一想宋念就忍不住想要颤抖。
    调整了一下情绪,宋念没再继续在钱的问题上纠结,而是继续吹捧秦澈:“秦仙师的手段,本官真的是叹为观止。通过一丝丝的蛛丝马迹,就能迅速破解全案。本官这辈子,如果能有秦仙师万一,本官就心满意足了。”
    秦澈喝了一口宋念弄的酒,觉得还真的味道差了太多。
    “你不应该跟我学,你应该找那个游方道士,那才是真高手。”秦澈放下酒杯说道。
    宋念道:“秦仙师此言差矣,那游方道士是歪门邪道,怎么能跟秦仙师的光明正道相提并论。”
    “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才是好猫。”
    宋念觉得道理还真的如同秦澈说的一样,这还真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捧。
    好在督天院的人,来的快。
    就在宋念尴尬的时候,身着一袭绣着暗纹黑衣的督天院的人,奉命过来提人。
    督天院来提人,宋念最是开心。
    毕竟这是烫手山芋,早转移出去一天,自己早轻松一天。
    “秦仙师,属下封穆处长命令,想要询问一下这黄府的事情。”两人一鬼,验明正身之后,督天院的吏员,恭敬向秦澈行礼询问道。
    对于这些,秦澈倒是没有隐瞒。
    本来这事也是打算教给督天院来管的。
    秦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督天院的吏员说了一下,再加上有宋念提供的全部记录和卷宗。
    可算是没有任何的纰漏了。
    至于督天院打算怎么查那个游方道士,这个秦澈就不好奇了。
    因为对秦澈而言,自己的事已经结束了。
    没让人把这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就行。
    “你们调查黄府,如果有什么结论,给我送来一份。”秦澈对督天院的吏员吩咐道。
    “穆大人早已吩咐过,有任何结论,都要第一时间,送给秦仙师过目。”
    秦澈之所以要过目一下,并不是为了把这事管到底。
    只是想要看一看,亭致县内,还有什么人参与到了黄府的事情当中。
    毕竟这是供奉自己的县域,自己有这个责任护佑他们平安。
    督天院的人带人离开之后,秦澈也跟宋念告辞,准备打道回府。
    “师傅,那游方道士,恐怕不仅仅是观云预雨。他恐怕是能施法布雨。
    否则的话,他如何精准掌控师妹的行踪。
    如果是能施法布雨的话,那这游方道士的实力至少是道门四品风云境。”回到自己的马车上,黎夏才对秦澈说了一下,自己对那个道士的一些个判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