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偷塔?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小黎夏这是成熟了,都知道不吓唬外人,专门吓唬自己师傅了。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薛诗诗。
    秦澈觉得很安心。
    四品又如何?
    自己身旁可是有着一个三品大武夫。
    这要是放到后世的小说里面,那妥妥的大女主。
    至于自己,就是抱大腿的那个小白脸。
    “五品也好,四品也罢,他都已经走了。”秦澈气质淡然的说道。
    洛洛把头从窗外扭回来……
    “把身子一起扭过来。”不等洛洛说话,秦澈就直接打断了洛洛的节奏。
    “好哒。”
    漂亮的小脑袋不动,然后身子自己转了过来。
    “还有四肢。”秦澈无奈的说道。
    “好哒,希傅。”
    头和身体不动,四肢转了过来。
    “希傅,人家是鬼又不是人,怎么转不行。”洛洛嘟囔的说道。
    “为师不习惯。”
    “那我以后按照希傅习惯的方式来。”洛洛乖巧的说道。
    “乖。”秦澈拉着长音,夸了一句。
    黎夏一脸不争气的看着洛洛,觉得这洛洛,真的是长废了。
    “你刚刚想说什么?”秦澈提醒洛洛问道。
    洛洛嗯嗯的想了一会:“我忘记了。”
    “那正好不要说了。”秦澈宽慰的对洛洛说道。
    “…………”洛洛。
    鬼物毕竟是依怨气和灾祸而生。
    虽然未见得多么霉运滔天,但是毒奶性质还是有的。
    所以能少说点,还是少说一点的好。
    “师傅,你说那个游方道士所为何事。非要,灭了黄府满门?”洛洛不说话,黎夏则是继续虚心求教。
    “可能是因为黄家做的某些生意,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安全。他们担心,顺着黄家的这条线,可能会打乱他们的全部,部署吧。想要完全不被影响,最好的选择那就是灭口了。一了百了。”
    黎夏听了秦澈的话,自己消化了一会,道:“黄家所做的生意,是否会跟师傅说的硝化棉有关呢?”
    黎夏聪明是真的聪明,就是她这聪明劲吧,总用不到正地方。
    黎夏所说的一种可能猜测,同样是秦澈心中所猜测的。
    黄家的生意,只有跟这个沾上关系,才有可能被灭门。
    只是具体沾上了那点关系,这个秦澈不想费脑子去猜。
    有督天院调查,到时候自己,自然能知道结果。
    如果与自己所辖的亭致县没大关系的话,秦澈管或者不管就看心情了。
    马车在月夜中,疾驰的飞快。
    路上就只能听到,车轮粼粼声音。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马车就到了解剑亭。
    马车在解剑亭停下。
    秦澈拉开了马车的门帘,看着护山阵法当中闪电与火焰,就知道有人准备偷塔。
    只是一头扎进了明月阁的护山大阵当中,然后就深陷其中。
    “还真有人来偷塔。”秦澈看着阵法愤怒的杀机,觉得这偷塔的人,一定是干了天怒二师姐怨的事情,苏夭和苏蓁,这是打算弄死这个来偷塔的人。
    不过对于来偷塔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客气。
    “走后门。”秦澈拍了拍母马圆滑的臀部说道。
    母马一声畅快的嘶鸣,然后自己绕道,朝着后门而去。
    “白眼马。枉我喂它那些药渣,让它有了今日的灵智。”黎夏在车里,听到母马畅快的嘶鸣,非常不爽的嘀咕道。
    “你还喂她丹药?”秦澈倒是没想到,黎夏竟然给马喂丹药。
    “就是化成水,拌了一点豆饼而已。”黎夏随口说道。
    秦澈看着黎夏面色不善的问道:“是为师不喝的那些茶水吧?”
    “师傅,不喝,也是浪费。”黎夏小声的嘟囔道。
    “回去之后,面壁思过一月。为师之前真是太纵容你了。”秦澈拿出师傅的威严,对黎夏说道。
    “弟子遵命。”黎夏直接应了下来。
    “希傅……”
    秦澈同样目光不善的看向洛洛:“你想求情?”
    洛洛摇摇头:“希傅,我想到我之前想说什么了?”
    “想说什么?”秦澈问道。
    “希傅我刚刚就是想说,那个游方道士会不会没走,而是直接来找我们,想把我们也灭门呢?”
    呵呵,看来这毒奶的属性,就算是心里想,都可以轻松实现。
    这是心想事成的属性吗?
    “以后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想点好的。”秦澈认真的对洛洛说道。
    洛洛点点头:“好哒希傅,我已经想了一个好的愿望了呢。”
    “说来听听。”秦澈期许的对洛洛说道。
    洛洛满怀信心的开口道:“我刚刚在想,游方道士绝对灭门不成功,最多把我们每个人都打成重伤,然后希傅身残志坚带领我们奇遇连连。”
    “你以后还是什么都别想了。”秦澈打断了洛洛后面的话。
    我这跟你玩莫欺少年穷呢。
    小说里面怎么写,那是小说的事。
    纸片人又没得痛苦。
    我这真身残志坚了,那特么还是痛苦啊。
    “希傅,不喜欢,我还有一个美好的愿望。”
    “打住,你那不是美好的愿望,你那是没……好的愿望。你以后多想点吃的东西,美食使人快乐。”秦澈连忙劝住了洛洛,不能再让洛洛胡思乱想。
    提到美食,洛洛没什么感觉,倒是薛诗诗的两眼放光,嘴巴微微张开,还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但是对秦澈来说这是好事。
    毕竟吃货好控制,抓住她的胃就行。
    做饭秦澈虽然不专业,可是毕竟一个人生活了几十年。
    厨艺还是能吃的。
    尤其是跟这个时代的厨子比起来,秦澈是真的很有优势。
    很多美食,那在大夏,都是为所未闻。
    别的不说,就一杯奶茶,秦澈相信就能搞定薛诗诗。
    母马从后门回到了明月阁。
    把车卸下,母马自己回到了马厩。
    秦澈几个人,则是来到了前院的正堂。
    此时苏夭和苏蓁,正控制护山阵法,打的火热。
    两个人显然正在较劲。
    誓要分出一个高下来。
    “什么情况?”秦澈目光落在夏冬雨身上询问道。
    夏冬雨站在一旁,听到自己师傅问话,这才声音暖暖的回应道:“师傅,阵法里面的人说了‘妹妹’。”
    好家伙,这不是作死呢吗。
    当着苏夭和苏蓁的面,竟然直接按下了核爆按钮。
    妹妹、三师姐、老大、姐姐……
    这些都是死穴,谁说谁死。
    “把里面那个人的声音放出来,让为师听听,他在说什么?”秦澈对苏夭和苏蓁吩咐道。
    苏夭和苏蓁解开了声音屏蔽,里面那个人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我哪知道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我是来找你们师傅的。”
    “哇!”
    “啊!”
    “你们被逼贫道,贫道不是来结仇的。”
    “你们把贫道逼急了,贫道才不会管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你们两个是真的打算要了贫道的命是吗?”
    秦澈知道,为什么要屏蔽声音了。
    因为这里面的道士,疯狂作死。
    一个劲的提到姐姐、妹妹。
    但是来的竟然是一个道士,这个还是让秦澈微微意动。
    “你们两个,先把他交给为师处理。等为师问完话之后,为师再交给你们处置。”秦澈对苏夭和苏蓁同时说道。
    “是,师傅。”
    明月阁的每个弟子,都很听话。
    这个是秦澈最满意的。
    阵法消停下来,不大功夫,一个鼻青脸肿,头发炸毛,道袍破烂的道兄,就出现在了明月阁的门口。
    “你是黄府的那个游方道士?”秦澈率先开口询问道。
    游方道士整理了一下衣冠,让自己尽量看上去正常一点,然后起手做了一个道门的手礼:“贫道,李都阙,拜见秦掌门。”
    都阙,好名字啊。
    一看就是一个老实人,才能取这个名字。
    “师傅,他是道门‘都’字辈的弟子。”黎夏在一旁提醒秦澈道。
    秦澈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至于知道啥了,只有秦澈自己知道。
    道门的事,说起来,其实秦澈知之甚少。
    而且取名这事,怎么取不行,秦澈就觉得自己这名字还有自己这些可爱弟子的名字都挺好。
    “李道长,深夜造访是为了偷塔?”秦澈对李都阙问道。
    “偷塔?”
    李都阙看了看明月阁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塔。
    所以实在不明白,秦澈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偷家的意思。”秦澈解释了一句。
    这下子李都阙理解秦澈的意思了。
    李都阙,道:“秦掌门莫要误会,我来此并不是为了偷家。而是有事要与秦掌门说。”
    秦澈看着李都阙,道:“想告诉我,黄府满门不是你杀的?”
    秦澈只是随口一说,可是李都阙却忽然一拜道:“秦掌门果然慧眼如炬。黄府满门的确与在下无关,在下并没有杀黄府一人。”
    这就有点意思了。
    自己刚刚怀疑的最大嫌疑对象。
    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非常认真的告诉自己。
    黄府满门,他一根头发丝都没动。
    这是在考验自己的智商,还是想要让自己检验一下他的演技。
    亦或者,想要考验一下自己的演技。
    想要看看自己的临场反应,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既然秦掌门已经知道此事与我无关,那到时候如果督天院问起,还请秦掌门可以为我作证,为我解释。”李都阙再次一拜。
    这……尼玛还真的有点意思了。
    这就好像是柯南发现了真凶之后,真凶突然摘了面具,柯南发现凶手竟然是昏迷的毛利小五郎。
    虽然秦澈心中也有很多的疑惑,不过神探的人设不能掉。
    “我虽然知道你不是凶手,可是还有一些事情我尚不清楚。在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我是不可能替你作证。
    除非你能把事情说清楚了,把所有的疑点全部说明白,把证据链贯穿上,我才能替你作证。”
    李都阙听到秦澈这话,立刻表态道:“秦掌门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贫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秦澈想问的事情有点多,十几个小时之后,秦澈会继续发问~~~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