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天煞孤星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李都阙被请到了明月阁的正堂当中。
    瞄了一眼,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二师姐,李都阙明显的有些畏惧。
    “黎夏,给李道友看茶。”秦澈坐主位上,对黎夏吩咐道。
    黎夏应了一声,就下去倒茶去了。
    “李道友请坐。”秦澈示意还在站着的李都阙说道。
    “好。”李都阙应了一声,然后坐在了一个,距离苏夭和苏蓁比较远的地方。
    显然这李都阙,对这两个看上去正常,实际脑子可能有些问题的,二师姐还是有点畏惧。
    黎夏的茶很快就送来了。
    “李道友请用茶。”
    “哦,好。”
    李都阙不疑有它,而且被打了这么久,他的确需要喝杯茶缓一缓。
    一口热茶入口。
    李都阙也感觉通体舒泰。
    身上的疼痛,都一下子减轻了不少。
    “这是灵茶?”李都阙端着茶杯,吃惊的看向秦澈。
    秦澈微笑着点了点头。
    灵茶肯定是灵茶,灵不灵,秦澈就不知道了。
    李都阙得到秦澈肯定的答复,一口气把茶都喝了。
    喝完之后,李都阙还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
    “多谢秦掌门。”
    秦澈笑着应对,道:“应该的,之前我这两个徒儿不懂事,伤了道友。”
    “无碍的、无碍的。”
    喝了一杯茶水的李都阙,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好多了,于是道:“秦掌门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秦澈看了一眼李都阙的喉结,还在,确定药效不会来的那么快,于是问道:“李道友几品?”
    李都阙目光坦诚的,道:“七品金丹境。”
    听到李都阙报出自己的修为,秦澈幽幽道:“李道友这样,就没诚意了吧。”
    李都阙尴尬的道:“秦掌门果然慧眼如炬,在下刚刚是撒谎了,其实我是六品元初。”
    说完李都阙补充道:“我刚刚踏足六品,根基尚未稳固。所以才说自己是七品,实在也并非故意隐瞒。”
    你使了个大劲,就往前提升了一品。
    我差你这一品吗?
    你一个七品,能在我明月阁的护山阵法下,活这么久,怎么可能。
    就在秦澈准备翻脸的时候,李都阙直接祭出了自己元初境金丹所化的神通。
    李都阙金丹所化的并非是传统的武器和阵法,而是一座宫阙。
    准确的说,是一座不完整的宫阙。
    这宫阙目前只有一个地基,宫阙之上的部分,混沌一片,只是朦朦胧胧能够看出,这应该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建筑。
    至于是什么样的建筑,这个还真不好说。
    连宫阙都没完全凝聚出来,这还真的是刚刚踏足六品,而且恐怕时间还真不长。
    所以这李都阙是真的六品,而不是黎夏分析的五品,甚至四品。
    这就有点意思了。
    这样一个初入六品的道门高手,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死两百多人。
    不说做不到,但是必须借助外物才行。
    可是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也没什么外物可以借用。
    所以这倒是真的,一下子就把他是杀害黄府两百多人的可能性,给大大的降低了。
    “秦掌门,接下来,我保证不会再有一句谎话。秦掌门请问吧。”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李都阙的音调,不自觉的往上拔高了几度,嗓音也变的细了一些。
    李都阙自己也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破音,只是他并没有往茶水方面想,纯粹认为自己应该是被打的。
    “道友只是六品的话,想要在我明月阁的护山阵法中,坚持那么久,可能还不够吧。”秦澈凝视李都阙询问道。
    李都阙拿出了一个残破的龟壳。
    这应该是卜算所用的龟壳,只是此时已经破裂的有点不想样子。
    但是饶是如此,依然能够看出它的不凡来。
    “我就是靠这个护身,才能够抗住秦掌门两位徒弟的联手攻击。只是这龟甲残破的厉害,只能护住要害,面部护不住。”李都阙一边说,一边演示这龟甲如何放大,然后自己又是如何躲避的。
    这龟甲的确是有点残破,完全是那种顾头不顾腚的残破。
    然后李都阙就选择了顾腚不顾头。
    看着上身之后,就隐藏了起来的龟甲,秦澈的眼睛也微微一亮。
    秦澈也签到出了不少好法宝来。
    但是这龟甲的品级,好像还在法宝之上。
    毕竟残破的这么厉害,都还能发挥出如此威力。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宝,能拥有的能力。
    “不知道友这龟甲是从何处寻来?”秦澈好奇的问了一句。
    如果有具体地址的话,秦澈倒是可以给自己大徒弟留个口信,告诉她,什么地方有能奶自己的好宝贝。
    “在一处被阵法包围破落的道家宫阙中找到的。只是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你现在再让我找,我还真找不着了。”李都阙非常坦诚的说道。
    “道友所话的宫阙,是不是就是你所见到的那一处宫阙?”秦澈心神一动,对李都阙问道。
    李都阙点点头:“的确如此。当初我在那里破境,一时不知道化成什么好。然后看那宫阙颇具道韵,就选择了那个宫阙。
    只是没想到,那宫阙如此难以演化。
    到头来,我还是自己坑了自己。
    本来找了黄家这么个富户,打算好好的安顿下来,借助黄家的财力,帮我尽快稳固境界。
    结果还摊上了这么个事情。”
    听着李都阙的遭遇,秦澈觉得这李都阙的遭遇,是妥妥的主角模板。
    只不过李都阙这主角模板属于80后的主角模板,自己这个属于00后的主角模板。
    过时吧,倒是谈不上过时。
    就是这种主角太多了,也就变的普通了。
    秦澈等李都阙牢骚完,才继续问道:“道友是道门‘都’字辈的。想来应该是有师承的吧?”
    李都阙知道,秦澈这是在怀疑自己是在编故事。
    “秦掌门,我的确是有师承。不过我师父已经过世,而我一个没有跟脚的道门弟子,自然就沦为了游方道士。”
    道门衰落,选择道门的修士越来越少。
    加之四大圣地对道门的打压。
    所以很多道门的传承,的确都变成了这种单线的野路子。
    秦澈明月阁这种,有自己地盘,还有一个阁的封号,还能获得供奉的道门。
    在现如今的道门中,其实真的不算惨,相对已经算是很幸福的那种了。
    李都阙这么解释自己的身世,倒是不能算假。
    只是李都阙一个六品道门高手。
    别说顺便找个道门门派留下做个供奉或者长老,就算是想要加入一些非道门的门派当中,也会受到欢迎。
    甚至选择阁与楼这种的门派,极有可能会直接成为座上宾。
    所以李都阙这种还要游方,好像也不太说得过去。
    李都阙继续解释道:“秦掌门,你说的这个,我不是没考虑。
    我师傅过世之后,我就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刚刚加入的门派,都会在短时间内,就莫名其妙的被灭掉。
    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加入的门派,等级太低。
    后来我就选择了一个宗级别的门派,然后我加入没多久,宗主就莫名其妙的暴毙。
    这个火林宗,也就慢慢的变成了活林阁,然后火林阁就没了。”
    听到李都阙这话,秦澈的眼皮都轻轻一跳。
    这特么是天煞孤星在世。
    所以如果照着这个来看的话,黄家被灭门,那完全是因为他入主了黄家。
    “秦掌门如果……”
    秦澈都没等李都阙把话说完,就打断了李都阙的话:“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过了今天,你我就是路人。
    而且以道友天煞孤星的命格来看,最好的办法其实是自立门户。这样或许可破道友特殊的命格。”
    李都阙听了秦澈的话,喃喃自语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自立门户呢,我应该自立一个门户。”
    其实秦澈倒是挺想结交一下李都阙这样的天煞孤星。
    到时候看那个不爽,直接派出我方李都阙,直接把对方干到灭门。
    只是秦澈实在担心,这玩意会不会反噬,要是反噬的话,那就对己方太糟糕了。
    “说说,你在黄府的事情吧。黄府的大孝子,嗯,就是黄文才的大儿子。
    他说他知道那天会下雨,是因为听你说了那天会下雨,所以他才选择在那天动手,
    杀了自己亲爹。然后那天恰好我弟子又在场,我明月阁就这样被卷了进来。道友有想解释的吗?”
    李都阙解释道:“秦掌门,这个事他真不能赖我。
    我一个游方道士,黄府愿意收留我。
    我总不能一点手段都不露吧。
    那天是黄府的二公子问我,最近有没有雨什么的。
    他说他们黄府,有一批怕水的货物要出。
    我就当面给他算了一下,然后就告诉他,那天什么时候有雨。
    如果黄府的大公子,也听到了的话,那他就应该也能听到前面我跟黄府二公子的对话。
    秦掌门不信的话,可以问一下他。
    至于说那天秦掌门你的弟子也在,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没料到。这个或许就是一个单纯的巧合。”
    巧合吗?
    非说这是一个巧合也不是不行。
    毕竟就算是那天没有洛洛他们两个出门,黄府那边的人,最后也一定会想办法,把事情联系到自己明月阁身上来。
    因此这件事情,用巧合解释,并非不可。
    “黄文才诈尸的时候,你应该就在现场吧。以你一个道门六品的实力,想要解决一个诈尸,应该没问题吧?”秦澈继续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疑问。
    李都阙解释道:“黄文才诈尸的时候,我的确就在现场。
    不过黄文才那个尸炸的非常怪,所以我当时没敢出手。”
    “怎么怪?”秦澈问道。
    李都阙眉头拧着,语气中带着不解的道:“黄文才的尸体运回来的时候吧,他的三魂七魄已经化了。
    现在看他是冤死的,可是当时看的话,黄文才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冤死,口中没有怨气。
    三魂七魄是正常消融,没有留下任何的遗憾。
    这样看的话,他不应该诈尸。
    可是偏偏那天晚上他就诈尸了,而且还口吐人言。
    这个是真的怪,我当时就怀疑有人在背后操控。
    再加上之前我听到的关于行尸的事,
    所以我当时就没敢太深入的管。”
    这还是一个很从心的天煞孤星。
    难怪他加入的门派都灭门了,就他活的好好的。
    “所以你想说你没死,也是因为你跑的比较快,早早的就离开了黄家,这才留了一条命。”秦澈看向李都阙问道。
    李都阙,道:“这个还真不是。我这次能活下来,多亏了龟甲。
    本来我听说秦掌门出手,以为黄家应该就没事了。
    所以就想着把黄文才的法事做完,拿了钱再走。
    结果等黄府的人回来之后,攻击就开始了。
    如果不是我一直穿着龟甲,恐怕我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听到李都阙的这话,秦澈神情微微一动:“这么说的话,道友看到灭门黄府的凶手了?”
    “凶手我没看到,但是我看到了那件灭门的法宝了。”李都阙说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