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四凶瓶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明月阁人均标配一套法宝。
    可是这并不表示,法宝在这个时代常见。
    相反法宝真的挺罕见的。
    毕竟材料难寻,能制作法宝的大师也难寻。
    所以如果真的知道法宝某些特质,倒是可以通过这些特征,找到幕后凶手。
    “什么样的法宝?”秦澈开口问道。
    “是一个瓶子。”李都阙回道。
    “具体一点。”
    李都阙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我只看到了一个大概,我可以画一下。”
    秦澈把纸和笔给了李都阙,李都阙一边回忆,一边在纸上画自己见到的那个瓶子。
    李都阙画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敞口瓶,瓶口的内测,画了四只模样狰狞的凶兽。
    瓶身画了又改,改了又画,真的还不如不画。
    “行了别改了,这样吧。”秦澈对李都阙说道。
    李都阙放下了笔,道:“当时瓶口朝下,所以瓶身我真的没看清楚。”
    “你能感知到控制瓶子的人吗?”秦澈问道。
    李都阙摇摇头:“当时就是一个瓶子飞了过来,并没有看到控制瓶子的人。
    当然也幸亏没看到控制瓶子的人,要不然的话,我可能也不能活着来找秦掌门了。”
    说完李都阙道:“秦掌门,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秦掌门可是要帮我证明。”
    秦澈点了点头对李都阙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亭致县吧。这几日就先不要离开亭致县了,等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去找你。”
    说完秦澈又给了李都阙两个千纸鹤。
    “找到落脚地点,用这个告诉我一声。”秦澈对李都阙说道。
    李都阙没接千纸鹤,犹豫一下,道:“秦掌门我能暂时住在明月阁吗?”
    “不能。”秦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这是天煞孤星。
    “秦掌门我住马厩就可以。”李都阙进一步的放低了自己的要求和姿态。
    “我们的马也是母马。让你一个男人住,传出去可能对它声誉不好。我明月阁的马,可是方圆百十里有名的待字马厩的黄花大马。”
    “…………”李都阙。
    一匹母马还能扯上声誉问题。
    这理由真的是牵强的有点过分。
    不过秦澈已经摆明态度不留,李都阙也只能告辞离开。
    等李都阙离开之后,秦澈对苏夭和苏蓁道:“把护山阵法开启,杀杀晦气。”
    “是。”
    苏夭和苏蓁,把护山阵法开启的时候,李都阙刚走到解剑亭。
    本来李都阙是打算在解剑亭对付一下的。
    可是眼看着阵法扩展了过来,李都阙还是回亭致县了。
    “希傅,他真的是什么天煞孤星吗?”洛洛好奇的问道。
    秦澈摇摇头:“可能本身有这方面的属性,但更多的可能还是人为的吧。”
    “希傅怎么知道是人为的呢?”两洛洛不解的问道。
    秦澈解释道:“既然他有字,那他师傅也必然有字。如果真的是一个游方道士,可不会有这个,就算为了唬人,也不敢随便乱来。
    而有‘字’那一定是传承非常久远的那种道门。
    咱们明月阁传了也有三四百年,可是咱们都没‘字’传承下来。
    他一个游方道士有道门的‘字’传承,这个本身就挺怪异。
    他就算是运气好,能一次逃命也就算了。次次灭门,他都能逃,这就不是运气那么简单了。
    所以这货极有可能是被故意放出来的一个棋子,就是来祸害大家的。”
    洛洛听了秦澈的解释,有些可怜的道:“希傅,那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秦澈听到洛洛动了恻隐之心,立刻警惕的警告:“他可不是什么可怜人。他能被选出来祸害大家,那本身就说明这人命格不祥。这种人咱们少招惹。还有他来招惹咱们,咱们才是可怜人。”
    洛洛嗯嗯的点了点头。
    “师傅,你觉得这件事情,真的跟李都阙没关系吗?”黎夏在一旁询问道。
    秦澈点点头,又摇摇头。
    “师傅,究竟是有关系还是没关系?”黎夏急切的问道。
    秦澈看了一眼黎夏,道:“自己想想,别什么事张嘴就问。”
    秦澈对黎夏的培养方向,是常务副掌门。
    所以这些事,正好让她自己想想。
    黎夏听了秦澈的话,倒是耐着性子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一幕幕。
    想了一阵,黎夏眼中露出了明悟的光芒。
    “师傅,我明白了。”黎夏点点头说道。
    “师姐,你明白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没想明白?”洛洛刚刚也在想,可是她是真没想明白。
    黎夏对洛洛解释道:“师傅点头是说人应该不是李都阙杀的,摇头是说这件事情,应该还是跟李都阙有关。”
    洛洛用力的想了想,然后发觉自己脑袋好像要抽筋了。
    黎夏继续给洛洛解释道:“李都阙如果是被派出来的一颗棋子,那李都阙去黄府就未必是一个意外。黄府被灭门,就也不是一个意外。”
    洛洛听到这里,好像有点明白了,不过还有点事情,洛洛还是没想明白。
    “那黄家被灭门,究竟是因为希傅还是因为李都阙呢?”
    “因为他。”秦澈毫不犹豫的把锅甩给了李都阙。
    天煞孤星一个就够了,两个就不是孤了。
    “咱们明月阁小门小户,虽然偶有惊艳的表现,但是一次不能当百次。就算这次再破黄文才的案子,那黄府也不至于被灭门。可是李都阙出现在黄府,那对背后的人来说,意思就不一样了。”秦澈找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甩锅。
    “希傅,那我和师妹出门,是不是也在对方的算计中呢?”洛洛继续的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秦澈觉得可能真是自己想的多了一点。
    洛洛和薛诗诗出现在那里,可能本身真的就是一个单纯的巧合而已。
    就算没有洛洛她们在现场,最后这事也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到自己明月阁身上。
    何况就算不是巧合,事情的发展,也并不会有太多变化。
    与其纠结这个问题,不如研究点别的。
    秦澈用督天院的传讯玉简,给附近的人留了个言,然后就去氪聚气丹了。
    现在看来,自己随便捅的一个窟窿,大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这个时候还想着独善其身,肯定不现实。
    而秦澈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倒是的确应该加快点修为进度。
    虽然就算自己提升一点,对眼前的状况没影响。
    可是该提升还是要提升的,毕竟自己的天赋,那可是会有明显提升的,只要奶的足够就行。
    秦澈这边一边氪药,一边复盘整个案子的时候,穆逢春竟然主动找了过来。
    “来的这么快,我这信息刚发出去。”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穆逢春,秦澈也不由得惊讶的说道。
    穆逢春面沉如水的道:“之前去县衙提人的督天院人,包括黄府的两人一鬼都死了。”
    “我是准备来交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死了,然后正好看到了你的玉简当中发来的讯息,就过来了。”
    意外吗?
    算意外,也不算意外。
    意外的是,出手杀黄府的人,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对黄家灭口。
    不意外的是,这个事情,在秦澈见到李都阙之后,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情。
    “跟黄府的人死的方式一样吗?”秦澈对穆逢春问道。
    穆逢春点点头:“一样,没有挣扎,直接被抹杀了三魂七魄。”
    秦澈把手边上,李都阙画的那个敞口四方瓶,递给穆逢春道:“穆大人,知道这是什么法宝吗?”
    “四凶瓶!”穆逢春看了一眼,就叫出了这法宝的名字。
    “很有名?”秦澈问道。
    “秦掌门不知这法宝?”穆逢春有些不解的反问了一句。
    秦澈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这个没必要,不懂装懂,更没必要人前显圣。
    秦澈只知道明月阁历史很长,可是历史长,真的不代表知道的多。
    甚至于明月阁现在传功房里面的功法,都是秦澈通过签到给补上的。
    穆逢春是问过之后,其实也感觉到了不妥。
    秦澈表示之后,穆逢春也歉意的道:“秦掌门,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四凶瓶真的很有名。”
    “愿闻其详。”秦澈说道。
    穆逢春看了一眼茶水,最终还是没动,然后开始给秦澈讲这四凶瓶的来历。
    “四凶瓶妖族王庭的至宝之一。传说瓶中封印了,上古四个最凶残的邪魔的凶魂。
    此瓶具有魔神之力,可吞噬万物,可蛊惑人心,可引兵祸,可统御万魂。
    万年前的人妖大战中,四凶瓶杀了何止十万人族。
    四圣地当中的巫族,几乎被此瓶打到灭绝。
    巫门虽然没有一品,可是却有十二位,拥有通天彻地修为的二品。
    这是巫门可以跻身圣地的原因,可是当年一战。
    十二位二品,被打没了九个,重伤了两个,唯有一脉留了下来。这就是为何,巫门虽然还抱有圣地名,可是已无圣地之实的原因。”
    “那这么说的话,这瓶子的确有能力,可以无声无息的杀人。”秦澈对穆逢春问道。
    穆逢春点点头。
    秦澈把纸拿回来:“确实能做到就行。那看来黄府的人和督天院的人,是怎么死的就有结论了。”
    穆逢春仿佛才反应过来一样,看着被秦澈收回的纸,道:“秦掌门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四凶瓶所杀?”
    秦澈反问道:“不然你以为,我给你看个图,是为了拓展我的知识面吗?”
    穆逢春生咽了一口口水,表情凝重的道:“可是四凶瓶在当年,已经被打破了。怎么可能重现人间呢。”
    “只是打破,又不是被打的虚无了,怎么不能重现人间呢。”秦澈反问。
    穆逢春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当真是此物,重现人间的话,那这天下恐怕真的要打乱了。”
    顿了一下,穆逢春急切问道:“秦掌门,怎么知道,黄府的人和督天院的人,就是被这四凶瓶所杀?”
    穆逢春这是管自己要证据。
    “物证我是没有,不过人证我倒是有一个。等他传回他安身之所,穆大人可以去问问看。”
    穆逢春听到有人证,而且还被秦澈放走了,这也让穆逢春有些急了。
    “秦掌门怎么能放任这么一个重要的证人离开呢,万一他本来就与四凶瓶有关?甚至他本身就是四凶瓶的主人呢?”
    秦澈不疾不徐的回答了穆逢春的两个问题:“不管是你说的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如果成立的话。我最后的办法,就是躲他远远的。这么凶的人,我留在身边。我得多想不开。”
    “这个……”
    穆逢春一时哑口无言,因为秦澈说的没错。
    一个可能拥有或者跟四凶瓶有关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等着灭门呢吗?
    “秦掌门刚刚是我着急了,秦掌门能把事情的经过,跟在下说一下吗?”穆逢春道了声歉,然后问道。
    秦澈把详细的情况,跟穆逢春说了一遍。
    然后顺便问问,穆逢春是否知道这个李都阙。
    穆逢春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表示并不知道这个李都阙的来历。
    “他说他之前加入了一些门派,无论是阁还是宗,最后的结局都是灭亡了。穆大人可以顺着这条线查一下。”秦澈给了穆逢春一个友情提示。
    这么明显的标志,那对穆逢春来说,倒是好查一些了。
    记下了这个明显的标志之后,穆逢春也在秦澈这里,焦急的等着李都阙的回信。
    就在穆逢春觉得,可能等不来回信的时候。
    一只千纸鹤飞了进来。
    秦澈接过千纸鹤,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接着就面色古怪了起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