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是我把他绿了【一更、求收藏、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看着秦澈不知道表达了什么意思的表情,穆逢春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个李都阙,在穆逢春看来,绝对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这样的人,可绝对不能有事。
    一旦有事,线索可能就彻底断绝了。
    “秦掌门,发生什么事情了?”穆逢春压抑着心中,那不太好的猜想,对秦澈提问道。
    秦澈闻言抬头对穆逢春道:“一点小事,我正好没事,就跟穆大人一起走一趟吧。”
    “诗诗、冬雨你们两个陪为师一起去一趟。”
    夏冬雨和薛诗诗应了一声,四个人就一起出门了。
    到了马厩把马套上,漂亮的母马对车里有另外一个男人这事,非常的不爽。
    所以它干脆在地上,刨了了一个好看的两居室出来。
    不是为了自己尴尬,而是为了让别人尴尬。
    秦澈看着母马这不情愿的态度,于是对穆逢春道:“穆大人,我家这马,可能担心自己清誉受损,穆大人还是骑自己的马吧。”
    “…………”穆逢春。
    可是偏偏的母马听了秦澈的话,竟然不住的点头。
    这也太通灵了吧,难道是妖?
    穆逢春的心中暗暗猜测到。
    可是穆逢春旋即又觉得不太可能。
    因为妖和普通的动物,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妖是一个种族,它可以是动物变来的。
    但是你绝对不能说它是普通动物。
    这就好比秦澈来的那个世界一样,你可以说人是从猴演变过来的,但是你绝对不能说猴就是人。
    妖也一样,你能说它是从动物修炼而来。
    但是你绝对不能指着一个动物,就说这是妖。
    这对妖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就跟你指着一头猩猩,说这是某某人的老祖宗一样,妖也受不了这个。
    同时事实上,绝大部分的动物,是没有可能变成妖的。
    想要变成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血统、机缘、环境,等等缺一不可。
    比如说马,它想要变妖就非常难。
    首先血统就把它给限制死了。
    明月阁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特殊的血统。
    所以穆逢春才会惊讶一下。
    当然穆逢春是不知道,这马每天吃的饲料,那都是混合了二品丹药的茶水。
    就算是真正的妖,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所以别说是马,就算是猪,在秦澈这里都能被喂养到飞起来。
    穆逢春骑上自己的马,母马在前面带路,穆逢春的马跟在后面。
    然后穆逢春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明月阁这马,拉着车,车上还坐了三个人。
    竟然都比自己这精心调教出来的战马,跑的还快,而且还一点都不喘。
    倒是自己的战马都有点跟不上了。
    “明月阁果然是深不可测。”穆逢春心中深深的发出了如此的慨叹。
    四个人并没有进城,而是往城的西边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四个人到了亭致县外的一处乱葬岗。
    这个时代死的人很多,孤家寡人的那种更多。
    如果不是担心瘟疫加上晦气,估计乱坟岗都没有。
    “穆大人,那个全身发绿的就是李都阙了。”秦澈指着,靠着墓碑,全身发绿,一直在那儿打摆子的李都阙,给穆逢春介绍到。
    “他这是中毒了?尸毒?”穆逢春看了一会,不太确定的问道。
    秦澈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准确的说,他可能是被我绿了。”
    “被你绿了?”穆逢春扭头看向秦澈。
    “冬雨,把毒给他解了。”秦澈没给穆逢春解释这个梗,而是直接对夏冬雨吩咐道。
    夏冬雨点点头,然后款款走向了李都阙。
    夏冬雨屈指,把一颗看上去就不像是解药的东西,弹到了李都阙的嘴里,然后这才返回。
    “师傅,这一次真的不怪我。”夏冬雨张着自己无辜的眼睛,声音委屈的对秦澈说道。
    秦澈点了点头,看了李都阙一眼:“这次不怪你,这次怪他命不好。”
    这次还真不能怪夏冬雨。
    李都阙来哪儿不好,非来乱葬岗,来了乱葬岗选哪儿不好,非去小翠的坟。
    小翠的坟里面,是秦澈吩咐夏冬雨下的毒。
    李都阙服用了毒丹之后,过了一会,整个人终于缓了过来。
    毕竟六品的底子,虽然不如武夫那么耐操,但是毕竟是修行者。
    “秦掌门,你总算来了,要不贫道这次真的死这儿了。”李都阙心有余悸的说道。
    想一想,六品道门高手,还能中毒,呵,夏冬雨的毒真棒。
    “我不是让你去找个落脚的地方吗?你怎么找这儿来了?”秦澈对李都阙询问道。
    提到这事,李都阙自己也很郁闷:“我是担心我再害死其他人,所以就想着来这,没有活人的地方落脚。
    然后正好看这个坟塌了一块,然后里面弄的还挺好,就想着在这里对付一段时间。
    谁成想这里面,竟然还被人下了毒。
    如果不是秦掌门你及时赶来,我可能就死了。”
    原来这李都阙是这么想的。
    如此看来的话,这李都阙命的确不好。
    不害死别人,就有可能会害死自己。
    至于说小翠的这个坟,其实秦澈是留给自己的。
    当然不是给自己找个埋的地方。
    而是小翠这坟里面它有钱。
    这里面有黄府大孝子,这些年折腾出来的黄府的钱物。
    当时在县衙的时候,县令默契的没问,秦澈自然默契的没说。
    至于说被人发现,秦澈还真不担心。
    这里是乱坟岗,这儿埋的人一万也有八千。
    想要挨个找,不怕晦气,不怕死的倒是可以试试。
    何况小翠的坟里,还有夏冬雨下的毒呢。
    就算被人拿了,也是有命拿没命花。
    钱,谁都不会嫌多。
    秦澈更是如此。
    只是真没想到,竟然被这天煞孤星,给摸了过来。
    当然也不能说天煞孤星不好,毕竟他本意是好的。
    只是,实在是他命不好。
    “秦掌门我发现这坟下面有问题?”李都阙恢复过来,立刻对秦澈郑重的说道。
    有问题!
    穆逢春听到这三个字,立刻亢奋了起来。
    “这是黄府那个小妾的坟,之前我让徒弟过来布置,想要钓出黄府里面有问题的人,后来事情解决了,就没管这里。”秦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那这下面的钱是怎么回事?”李都阙问道。
    “这是我的出场费。”秦澈非常坦然的说道。
    穆逢春大概明白是咋回事,不过秦澈说这是出场费,那就出场费吧。
    免费做事,这个秦澈肯定不干。
    对于出场费这事,李都阙也没意见。
    何况自己现在有求于秦澈。
    “这位是督天院的穆逢春,穆大人,你想要自证清白,不被通缉,就把事情跟他说明白就行。”秦澈给李都阙介绍了一下穆逢春的身份。
    “穆大人,有什么要问的,你就直接问他吧。”秦澈对穆逢春说道。
    穆逢春点点头,当即把自己想要问的那些个问题,对李都阙都问了一遍。
    李都阙对穆逢春的问题,那都是回答的非常的仔细。
    他就一爹不疼娘不爱的游方道士,加入那个门派,那个门派必灭。
    人生对他来说,已经非常艰难了,如果再被通缉,那他这人生也太难了吧。
    穆逢春听了李都阙的详细回答,再结合李都阙回答问题的状态。
    基本上可以断定李都阙不是在说谎。
    只是李都阙这货,是不是也太天煞孤星了一点。
    看着混的已经如此惨的道门六品,穆逢春都觉得,如果再通缉他的话,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
    “穆大人,要不你们督天院收了他,道门六品,也算是好手了。”秦澈给穆逢春建议道。
    穆逢春义正言辞,公事公办的道:“在下只是督天院一处的一个负责人而已,招揽什么人我可决定不了。如果他真想进督天院的话,我可以帮忙上报。”
    秦澈面带微笑的看着穆逢春,看的穆逢春心中发虚。
    决定不了?
    穆逢春来招揽自己的时候,可没说汇报不汇报这事。
    老穆这算什么?
    体嫌口正直!
    可是李都阙可没这方面的觉悟,还硬是讨好着穆逢春,道:“穆大人,我愿意加入督天院。还请穆大人替我上报,让我成为一个小吏员就行。”
    穆逢春点点头:“好,我会替你上报。”
    秦澈也在一旁点头道:“我会替你监督穆大人上报的。”
    “多谢秦掌门!”李都阙拱手对秦澈道谢。
    穆逢春斜睨着秦澈,觉得秦澈真的太坏了。
    “李道长也是道门中人,秦掌门怎么不想着接济一下呢?”
    秦澈目光坦然的道:“明月阁只收女弟子,留个男弟子不方便。我现在能对李道友最大的帮助,就是帮助李道友证明清白。”
    李都阙在一旁连连点头称是:“对,对,秦掌门的确不适合收留我。秦掌门能帮我证明清白,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顿了一下,秦澈对李都阙道:“我现在还能帮李道友的就是举荐李道友加入督天院。”
    “多谢秦掌门,秦掌门真乃我再生父母啊!”李都阙躬身,非常认真且动容的说道。
    李都阙年龄已过三旬,按照大夏的平均寿命。
    他这半辈子都过去了。
    他这半辈子,那是真的漂泊无根。
    堂堂一个道门六品,尝尽了人生心酸,这说出去谁信。
    穆逢春原本就病恹恹的脸上,现在更是挂上了一层霜寒。
    “秦掌门,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跟秦掌门商谈,我们先回去吧。”穆逢春主动提到。
    这在聊下去,李都阙估计都会变成自己的手下了。
    “穆大人,我跟你一起吧,你就当我是个牵马的小厮就行。”李都阙对穆逢春真诚的说道。
    堂堂六品混成这样,那是真的惨。
    可是穆逢春不想,自己变的跟他一样惨。
    “我一个人行动习惯了,你可以先在秦掌门这里等我,等我汇报之后,再来接你。”
    李都阙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秦澈,主动摇摇头:“我一个男子,留在明月阁不方便。我还是找个别的地方落脚吧。”
    “秦掌门当有千纸鹤吗?再给我一些,我估计我接下来会经常换地方。等穆大人那边真的有消息之后,我也好能及时知道。”
    秦澈拿出了一大堆千纸鹤,交给李都阙:“慢慢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