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暴露了【二更、求收藏、求月票、求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李都阙再次谢过秦澈之后,一个人背影孤单的,离开了乱坟岗。
    不过依然没有往亭致县的方向走,而是往更深处,没有人烟的林子里面走。
    显然这李都阙也知道,自己这段时日,运道不高。
    可能挨着生人,就容易把人连累死。
    所以干脆,远离人群。
    “穆大人,心疼了。要不直接带回督天院。”秦澈在一旁调侃说道。
    穆逢春一本正经的道:“督天院有督天院的纪律。”
    秦澈也不拆穿穆逢春,毕竟人没走远,道门六品,耳朵挺灵的。
    人已经很惨了,没必要继续在伤口上撒盐了。
    等人真的走远了,彻底消失在了视野中。
    穆逢春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这位主看着是让人心疼。
    可是把这位主弄到督天院,可能就轮到别人心疼自己了。
    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他们是信的。
    李都阙离开之后,秦澈四个,回马车的回马车,骑马的骑马。
    “穆大人,还真打算跟我回一趟明月阁。”秦澈看着穆逢春跟自己同向而行,不由惊讶说道。
    刚刚穆逢春说有事要问自己,秦澈以为就是一个敷衍李都阙的说辞,谁知道穆逢春来真的。
    “我真有事,想要跟秦掌门探讨一下。”穆逢春面色严肃与秦澈说道。
    其实一张病恹恹的脸,严肃起来挺吓人的,看起来挺像僵尸。
    四个人回到明月阁之后,两人重新回到了正堂。
    天色已经不早了,正堂除了留下两个不用休息也不用修炼的洛洛和薛诗诗,剩下的弟子都回后山休息去了。
    秦澈让洛洛弄了两杯茶过来。
    看着秦澈喝了一口,穆逢春这才放心的喝了一口。
    可是谁成想,穆逢春的茶咽了。
    秦澈这边忽然仰起头‘咕噜咕噜’了一会,接着就把茶给吐了。
    看到这一幕,穆逢春是真的大惊。
    暗暗的穆逢春开始用劲气,强行给自己催吐。
    看着穆逢春的脸色开始涨红,秦澈端起茶杯,又快速的喝了一口,然后浑身舒泰的呼出了一口气:“舒服。”
    秦澈是舒服了,可是穆逢春就不舒服了。
    这酸水都到喉咙了。
    穆逢春连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把酸水往下压一压。
    “穆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秦澈笑容可掬的对穆逢春示意道。
    穆逢春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所以虽然被耍了一次,但是穆逢春看了薛诗诗一眼,表示自己一点都不介意。
    平复了一下心虚,穆逢春认真的讨教道:“秦掌门对此事怎么看?”
    “那件事?”秦澈咽了口茶问道。
    “黄府的事。”穆逢春询问道。
    秦澈非常坦诚的说道:“黄府的事情,是我低估了黄府事情的复杂性。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在试探我的能力。现在看,他们是为了麻痹我。
    黄府在旱魃和硝化棉这两件事情中,应该是充当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至于什么角色,穆大人回去查查黄府的生意往来,可能会有发现。”
    穆逢春点点头:“已经再查了,很快应该会有消息。”
    话锋一转,穆逢春继续道:“只不过现在就算查出来,恐怕也已经晚了,该转移的应该都已经转移了。”
    这话秦澈不反对,可是秦澈觉得,至少现在知道黄府,已经把东西转移了。
    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要好。
    “黄府转移的最后一批物资,可能就是硝化棉。日期的话,应该就是那场大雨之后的日期。这条线穆大人可以追一下试试看。”秦澈主动提醒了一下穆逢春。
    穆逢春用心记下,然后就当着秦澈的面,给督天院在亭致县的人传信,让他们离开去追查一下这批硝化棉。
    秦澈之所以提这个醒,是因为秦澈知道,这玩意不仅仅可以自燃。
    还能用来当无烟火药。
    虽然秦澈不清楚,发明这个的人是不是掌握这项技术。
    可是万一掌握呢。
    虽然这个世界也存在火药和武器,可是那是只有皇朝掌握的绝密。
    也是大夏皇朝,能够屹立800年不倒的根本。
    现在如果再多出来一种新的火药,到时候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作为一个穿越者,秦澈对大夏说实话没什么归属感。
    秦澈只是习惯安稳而已。
    “一个小小的亭致县当中,竟然暗藏硝化棉的运输渠道,这个我倒是真的没有预料到。”穆逢春安排完人去跟这条线之后,也慨叹了一句。
    对这事秦澈倒是看的很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有把最危险的事情,放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才能更安全一些。
    我相信硝化棉的运输,绝对不仅仅亭致县这一条线。
    钉子也绝对不仅仅黄府这一个。
    对方既然不想让你们发现,那自然有的是办法。”
    穆逢春郑重点了点头,而后道:“看来督天院应该对那些,我们没注意到的地方,重新梳理一遍了。”
    秦澈摇摇头:“用不着也没必要。”
    “为何?”穆逢春不由得反问道。
    “因为你们没有那么多可用之人。你们梳理那些不起眼的地方,势必会抽调那些真正需要镇守的地方。
    到时候就算你们侥幸找到了一两个所谓的钉子。
    但是可能对方,已经把钉子,真正安插在了,他真正想要安插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那些你们找到的钉子,不是他们想让你们找到的呢。
    做事啊,千万别被人牵着鼻子走。”这是秦澈上辈子,写小说的时候,常用的一套看似高深莫测,实际可能没什么卵用的说辞。
    但是放在穆逢春这儿,却是实实在在让穆逢春认真的思虑了好一阵,然后还非常赞同的受教了。
    看着穆逢春如此受教的样子,秦澈趁机对穆逢春道:“其实,如果你们要是真想把事弄的简单点吧,倒是有一个比较容易的办法?”
    “什么办法?”穆逢春连忙问道。
    “收了李都阙。”秦澈说道
    穆逢春面色不善的看着秦澈,道:“你是觉得督天院破落的还不够快吗?”
    秦澈摇摇头:“恰恰相反,我觉得你们成长的太慢。收了李都阙,说不定可以助你们快速腾飞。”
    穆逢春看秦澈不似开玩笑,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认真的对秦澈道:“秦掌门,你不应该看不出,李都阙极有可能是被人丢出来的一颗棋子吧?”
    秦澈点点头:“是极有可能被丢出来的棋子,而且可能还是一招明棋。
    可能除了李都阙自己以外,大家都看得出这是一招明棋。
    但是这招明棋吧,他还就自己活蹦乱跳的,并且每次还都能活下来。”
    顿了一下,秦澈道:“就拿这一次黄府的事情来说吧。如果没有这招明棋。黄府不能被灭门,然后我们也不会知道四凶瓶。”
    穆逢春听了秦澈的话,倒是迷惑了一下。
    “秦掌门不认为,四方瓶的事情,是幕后的人故意让我们知道的线索,是为了故意迷惑我们的?”
    秦澈摇摇头:“李都阙被丢出来当个棋子,那是他命不好。可是他能活下来,凭的可是他自己的本事。”
    “祭出四凶瓶的人,肯定是想弄死李都阙的。因为换做是我的话,我是一定要弄死李都阙的。”
    “可是李都阙,就是凭自己的本事活了下来。”
    “李都阙活着这事,这恐怕到现在为止,祭出四凶瓶的人都还不知道呢。”
    看着穆逢春一副思考的样子,秦澈继续道:“所以这也是我建议你们收了李都阙的原因。
    李都阙吧,丧肯定是丧一点。
    但反过来,他也是一盏明灯。
    他是那种没事自己都能惹上事的人。
    你们就把他往那些你们认为安全的地方一丢,
    丢个十天八天。
    如果有人被灭了门,
    那就证明他们是钉子。
    你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拔钉子。
    毕竟从黄府这事就能看得出来,
    他们都很忌惮把李都阙丢出来当棋子的这方势力。”
    虽然穆逢春心里还是觉得,收了李都阙的风险更大。
    只是秦澈的这样一番分析,穆逢春还真的有些意动。
    “这事我还真不敢乱做决定,等我回去请示过,我联系秦掌门,秦掌门再帮我转告李都阙吧。”
    “应该,应该。毕竟要请的可是一个天煞孤星,动不动就有灭门危险的大杀器。”
    李都阙的事情,穆逢春是真的记下了,同时也真的准备回去请示一下。
    “秦掌门既然你说四凶瓶是意外露出来的线索,那这事你怎么看呢?”
    秦澈伸了一个懒腰,道:“这事你别问我,今天你不告诉我四凶瓶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它叫什么。这事你得自己想办法查。”
    秦澈把最后一口茶喝光,直接非常直接的道:“穆大人天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你要是查到什么,有关我们亭致县的消息,记得告诉我一声就行。
    亭致县之内的事情,我负责料理,亭致县以外的事情,我我尽量帮忙。”
    穆逢春没强求,秦澈能帮忙把这些个,给自己分析出来,真的已经非常的帮忙了。
    穆逢春告辞离开,秦澈打了个哈欠,让洛洛把这里收拾一下,自己也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这一天天的太费脑细胞。
    本来穿越获得了一个女版签到系统,就已经够够的了。
    结果现在还让自己当侦探。
    而且眼下这种情况,还是不当不成的状态。
    但是说句实在话,虽然感觉肉体挺累。可是秦澈的精神还真的有些亢奋
    现在这种调调,才有了一点穿越内味。
    好不容易穿越一趟,再活的憋憋屈屈,那也太窝囊了。
    人前显圣,才是穿越标配。
    至于没答应穆逢春,帮他料理亭致县外面的事情。
    那是因为秦澈心里面非常有数。
    自己现在的能力,能管好亭致县这一块就不错了。
    不能为了人前显圣,把命都给丢了。
    说到底还是徒弟们提升的太慢了。
    一个个二十几岁的年龄,还不是二品,这说出去多丢人。
    秦澈就这样胡思乱想的睡着了。
    秦澈躺在自己柔软舒适的床榻上睡着,李都阙窝在自己残破的龟甲里面,听着树林里面凛冽的寒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嗖!”
    一道流光从李都阙头顶上飞过去。
    李都阙看的清楚,那是一个敞口的四方瓶。
    看到这个李都阙大气都不敢出,把脖子缩回来,藏在龟甲里面。
    好在四凶瓶就只是路过,并没有再回来。
    可是李都阙已经想好了,明天一早自己就离开亭致县,这种看上去安全的地方,其实一点都不安全。
    四凶瓶飞了很远,才落回到一个看不清面容之人的手中。
    晃荡了一下四凶瓶,拿着四凶瓶的人仔细的辨认了一下里面的声音,喃喃自语的道:“命真大,还是让他跑了。看来瓶子已经暴露了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