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祝你们长命百岁【4000、求收藏、推荐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拿到四凶瓶的人,一手托着四凶瓶,一手拿着禅杖,一步百丈,三步之后就消失在了身影。
    黄府全灭,对亭致县肯定是有影响的。
    毕竟这是亭致县的纳税大户。
    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突然之间的灭门。
    他们留下来的窟窿,真的有点大。
    很多人天真的以为,当一个庞然大物倒台之后,他们空出来的位置,他们就有机会了。
    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当一个庞然大物倒台之后,首先出现的就是——混乱。
    黄府的产业算是遍布亭致县,现在黄府灭门。
    那这些产业自然算是无主之地。
    对这些无主之地,有心的人自然不会是一个两个。
    甚至那些现在就占着这里的人,他们自然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东西就应该归他们所有。
    一个人这样认为没关系,很多人都这样认为,那就乱了。
    好在元芳不是一个废物,而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县官。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可是县衙上上下下,都已经被元芳拿下。
    所以元芳一个命令下去,县衙的捕快加衙役,直接出动。
    没用一天就把混乱的苗头,给扼杀在了摇篮里面。
    然后元芳直接宣布,黄府所有产业充公。
    不过元芳说的充公,可不是直接罚没。
    而是由他们县衙代管,现在租铺子的人继续经营,只不过钱交到县衙。
    当然如果你想要从县衙买断经营权,县衙同样出售。
    之所以这样做,说白了还是为了表明,朝廷不会与民争利。
    更加不会随便找个由头就灭你满门,夺你的产业。
    你们只要本本分分的经营,不搞事情。
    朝廷就是你们的后盾,朝廷是公平的。
    在元芳的一番操持下,黄府留下来的空窗可能引发的混乱期,就这样平稳的度过了。
    元芳在平稳了黄府之后,特意带人来明月阁对秦澈表示了一番感谢。
    当然这并不是口头感谢,还有一份真金白银。
    元芳的说法这是明月阁应得的那份悬赏。
    至于什么时候的悬赏,元芳说是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
    对于来了这么一个懂事的县令,对秦澈来说,这算是一件好事。
    县令把东西送来之后,就非常干脆的告辞离开了。
    “师傅,这个元芳,一副奸佞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读书人。”黎夏带着本能的偏见,开始评价元芳。
    “这才是当官的该有的样子,前面的那个县令倒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你看看他干了点什么事?”秦澈一边点算手上的银票,一边对黎夏说道。
    黎夏看着秦澈一副守财奴的样子,伸手对秦澈道:“师傅,搭建大殿的钱花光了。”
    秦澈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黎夏道:“我是说让你雇人挖个地基,不是让你雇人用银子搭个地基。一万两,这么快就花光了。”
    黎夏拿出一个账本道:“师傅,每一笔支出,弟子都记的清清楚楚。”
    秦澈没接账本,监守自盗这事,黎夏干不出来。
    黎夏的追求不在这儿。
    何况钱而已吗,都是粪土。
    把刚到手还没来得及点清楚的银票,交给黎夏道:“省着点花,酒税的收入还得一段时间呢。”
    “师傅,我多雇佣了一倍的民夫,想着在冬日之前,把地基打好,这样春天到来就可以直接进行地面工程了,到明年的这个时候,应该就初见规模了。”黎夏对秦澈解释道。
    “你做事为师放心的。”秦澈安慰了黎夏两句。
    说完秦澈拿出了两瓶丹药,交给黎夏道:“老规矩,找个舔狗,换点聚气丹。”
    黎夏接过丹药和银票,就领命离开了。
    时间安稳的度过了几日,秦澈就这样默默无闻的签到了几日。
    又签到出了一套成套的法宝,把这套法宝赐给了薛诗诗。
    三品入门的武夫,再配上一整套法宝。
    自己这个保镖,现在才是真的有牌面。
    夜幕降临,穆逢春再次登门拜访。
    只是这一次穆逢春那病恹恹的脸,似乎更白了一点,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穆大人,这是受伤了,我这里还有些疗伤丹药,穆大人不妨试试。”
    穆逢春有些郁闷的摇摇头:“我没受伤。”
    说完穆逢春对秦澈,道:“秦掌门,可有李都阙的信息?”
    秦澈点点头:“前日李都阙刚刚送回一个千纸鹤。”
    穆逢春道:“他在什么地方?”
    “前日他说他跟随一队狼群游荡,后来狼群钻到了虎窝里面,狼群被吃了,他现在跟老虎虎啸山林呢。”
    穆逢春听到这李都阙连动物都不放过,当即脸色更惨了一点。
    秦澈看着穆逢春这表情,心中就有了猜测:“督天院同意,手下李都阙了?”
    “嗯。”穆逢春点了点头。
    “把他放到穆大人手下了。”秦澈继续猜测道。
    “唉!”这一次回应秦澈的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看着穆逢春这一副丧气的样子,秦澈倒是拱手道喜:“恭喜穆大人,即将高升。”
    穆逢春抬头看了一眼秦澈,一副活不起的样子,都没什么心气跟秦澈斗嘴了。
    “穆大人,李都阙在外人眼里那是天煞孤星,但是就跟我说的一样,利用好了,这绝对是一员福将。到时候穆大人可能什么都不做,就直接连升三级。这福气别人羡慕可都羡慕不来。”秦澈一脸喜庆的宽慰穆逢春。
    穆逢春无奈道:“希望能如秦掌门所说一样。”
    秦澈一边把千纸鹤放出去,一边对穆逢春道:“穆大人在督天院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还是说穆大人在督天院本来就是被排挤的那个。”
    对于这一点,穆逢春倒是没打算隐瞒秦澈。
    因为这个在穆逢春看来,坦诚是合作的基础。
    “排挤算不上。但是看我不爽利倒也是真的。”
    秦澈没打断穆逢春继续往下说,同时做出一副倾听装。
    之前秦澈没打听督天院的事情,那是觉得没必要。
    本就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可是现在看来不会只做一锤子买卖,有些事情还是了解清楚一点好。
    穆逢春自然明白,秦澈想听什么。
    当即也把督天院的那些事,说给秦澈听。
    “督天院的前身,其实是东台院。
    东台院是皇室宗亲和贵族集合的一个地方。
    拥有封还皇帝诏书和驳回臣下奏章的权利。
    不过这两个权利就是样子货。
    五年前当朝长公主接管东台院,
    直接以凌厉手段,
    整合了东台里面能用的人,
    把没用的人全部送回家养老去了。
    然后就凭借之前说的两个样子货的权利,
    直接改东台院为督天院。
    原来的人被划分成了三处。
    二处督查天子,三处督查京中和地方百官,四处督查三军。
    新增一处,督查天下玄门以及处理天下玄门。
    二处、三处和四处的掌舵人,都是皇室宗亲实权派原本就树大根深。
    只有我这个一处的掌舵人,是一个外来户。
    可是偏偏我一处的自主权,是四处当中最大的。
    另外三处现在看上去好像权利很大。
    可是实际上他们面临的问题又复杂,又顽固。
    二处要面对的是御史台的那帮清流,
    那群人都是儒道的坚定拥护者,
    自认为掌握屠龙术,想要解决他们很难。
    三处督查百官,可是这些官僚早有定数,那个圣地占几成都是一定的。
    想要动他们就得直面三大圣地。
    四处还算轻松一点,三军大部都在皇室掌握中,兵部也都是皇室的人。就算表面有些矛盾,也算过得去。
    可是这也限制了,晋升的可能性。
    所以我这个一处,在他们看来是一条晋升最快的捷径。
    毕竟督天院现在除了院长外,还下设左右两个副院长。左副院长已经有人,虽然不知道是谁。可是右副院长却是实实在在空着。
    在大家都心照不宣,都知道督天院的目标是圣地的情况下,这个右副院长的职位,就更加的吸引人了。
    毕竟现在各大圣地,在圣人不出的情况下,都是左右副手掌管,这可是滔天的权利。”
    听了穆逢春的话,秦澈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督天院的院长是个女的。”
    “…………”穆逢春。
    我跟你说了这么半天,你的关注点竟然是这个。
    和着感情我都白说了。
    你早说的话,我说到院长是当朝长公主,就停下来好不好。
    秦澈看穆逢春的脸色不好看,立刻笑着道:“穆大人我这里还真有问题要问你。”
    听到秦澈有问出要问,穆逢春倒是心中稍稍好受了一些。
    “穆大人,我问一下,长公主究竟是皇帝的姑姑还是皇帝的姐姐?”
    这个问题还真挺困扰秦澈的,秦澈上辈子历史就不太好。
    所以真不知道,这长公主究竟是皇帝的长辈还是平辈。
    反正肯定不是晚辈,这是秦澈知晓的。
    晚辈就叫公主,不会带长。
    “…………”穆逢春。
    深吸了一口气,穆逢春道:“长公主,是皇帝的姐姐。”
    “皇帝的姐姐,我记得皇帝快五旬才登基,皇帝都五旬了,那长公主岂不是六旬了,这年龄不小了啊。
    我之前了解的主角,最多算是个推姨狂魔,我这要是推了长公主,这算什么?推姨奶狂魔。”秦澈自己嘀咕道。
    穆逢春真不知道,秦澈关注点的为什么这么奇怪。
    他之前关心的不明明是自己被排挤这事吗?
    怎么变成关心长公主的年纪了呢。
    “长公主年纪再大,能有你小弟子的年纪大吗?”穆逢春没好气的说道。
    秦澈听了穆逢春这话,倒是面色微微一变:“对哦,长公主能接管督天院,那必然是有修为在身。驻颜有术应该是一定的了吧。这样推起来的话,好像没什么心理负担。”
    “我屮我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人都没见,就想着推姨奶。”
    摒弃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秦澈正色对穆逢春道:“穆大人,你的境况还真的是让人同情。不过我倒是觉得,穆大人可以跟二处拉拉关系,毕竟二处管着军队,可能纯粹一点。”
    穆逢春脸色不善的道:“四处督查三军。”
    “穆大人这么较真干什么,理解意思就行。你别管几处,理解意思就好。”秦澈打着哈哈说道。
    “哎,穆大人,你的吉祥物来了。好好利用你的吉祥物,你这以后一定仕途亨通。”在穆逢春发怒之前,秦澈起身对穆逢春说道。
    吉祥物来了,穆逢春还是出去接一下吧。
    毕竟以后就是他手底下的人了。
    秦澈和穆逢春来到门外的时候,正看到穿着虎皮裙的李都阙,跟个猎户一样站在他们面前。
    看着李都阙这造型,秦澈和穆逢春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你那虎皮裙,是用跟你玩耍的那老虎的皮做的?”秦澈对李都阙询问道。
    李都阙点点头,回答道:“本来打算跟着它多待几天,毕竟在林子里面,跟着野兽比较好找吃的。
    可是不知道它发了什么疯,眼瞅着是猎人布置的陷阱,它就直接往里面跳。
    我就顺手把皮剥了,弄得跟猎户一样,这样等别的猎户来了,好能比较容易混进去。”
    秦澈看了一眼穆逢春,对穆逢春深深一礼。
    穆逢春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穆逢春明白,秦澈这一礼,不是代表他自己。
    秦澈这一礼,代表的是那些个猎户,当然也是代表林子里面那些飞禽走兽。
    “秦掌门、穆大人,你们让我来,是督天院愿意收我了吗?”李都阙眼神明亮的问道。
    穆逢春真是想拒绝,可是自己都答应了,那捏着鼻子也得认。
    秦澈知道,穆逢春肯定是不想宣布这事的,所以自己就代表宣布吧:“李道友,经过穆大人的极力争取,督天院同意收下你,并且将你化归到穆大人的帐下,以后你就是穆大人的人了。希望你们两个长命百岁。”
    穆逢春的嘴角再次狠狠抽了一下。
    这还真的是一个非常朴实,但是却又非常实用的一个祝福。
    李都阙的脸色,也不太自然。不过自己总算是有个落脚点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