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诛九族【4000、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按照过去烂俗的梗,一般都是保安看不起人。
    然后接下来,该来一个有点实力的小人物,接着ktv,再来个大佬撑场面。
    当然这里是玄幻世界,会稍稍不太一样。
    比如说现在,保安换成了城守。
    至于有实力的小人物,秦澈觉得自己认识的小人物,好像只有穆逢春。
    可是穆逢春这个级别,对于城守来说应该算是大人物。
    甚至对于玉城的刺史,都算是大人物。
    就在秦澈想着,要不要让穆逢春来演一波的时候。
    一架华丽的辇车,从后面赶了上来。
    辇车是宫廷款式。
    所以这么一看的话,穆逢春还真的成了一个小人物。
    辇车之上下来了一个拿着拂尘的太监,太监直接来到了城门处,询问看守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守躬身,把这里的事情,详细的向公公详述了一遍。
    公公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洛洛,对洛洛道:“姑娘能把请柬,给我看看吗?”
    洛洛把请柬交给了公公,公公看了一眼之后,直接转身盛怒道:“你们放肆,这是从郡王府发出的请柬,上面有郡王府独有的标志,你们是眼瞎了吗?这次玄门大会是郡王号召,拿请柬者就是郡王的客人,你们也敢拦。”
    城守听到公公的话,直接吓的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没听过玄门大会的事,还以为是有人冒充。
    公公并没有立刻说对城守的处理决定,而是转身对着秦澈所在的马车躬身一礼道:“惊扰仙师了,是下面人不识礼数,老奴代郡王给仙师赔礼了。”
    等了一会,没听到秦澈回话,公公继续保持躬身:“他们惊扰仙师,仙师认为当如何处置?”
    这个时候,秦澈才从车里面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那个躬身的公公,再看看跪在地上的一地城守,秦澈笑了笑道:“这位公公贵姓?”
    公公没敢抬头,而是态度更谦卑的道:“当着仙师的面,老奴那敢称贵。仙师如果不嫌,叫我一声小郭子就行。”
    这公公看上去得有五十了,而且看他穿戴,就知道这是一位六品太监。
    大夏对宦官的管理很严格,内务府宦官,最高不能超过四品。
    所以六品不算低了,在宦官当中算是高官。
    “那我就叫你郭公公吧。”秦澈和颜悦色说道。
    郭公公头都没抬,而是低的又低了一些:“多谢仙师抬爱。”
    被人这么捧着,别说感觉还真好。
    难怪太监很容易得宠呢,这说话多好听。
    “郭公公你刚刚是问,我如何处理这些城守吗?”秦澈对郭公公问道。
    郭公公,道:“这些丘八冲撞仙师,理当由仙师处置。”
    秦澈想了一下,道:“那就诛九族吧。”
    “…………”
    郭公公的动作停滞了,那跪在地上的城守也如同被施了定身符一样,直接定在了那里。
    显然他们都没想过,秦澈上来就诛九族。
    因为按照他们的剧本,接下来秦澈该显示一下,仙门的大度才对。
    可是这秦澈怎么如此小气,而且小气的都有点过分了啊。
    就是被冲撞了一下,然后就诛九族。
    郭公公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只是在稍稍的愣神之后,就道:“就按仙师说的做,诛九族。”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是真的不知道玄门聚会之事。没人通知小的,小的的也只是尽忠职守而已啊,小人冤枉啊!”城守没想到就按照命令做了点事情,然后就要被诛九族。
    不是说最多挨几鞭子,然后就能给自己一个百夫长的吗。
    “你冲撞的是仙师,你应该想仙师道歉。”郭公公不着痕迹的提点了一下这个城守。
    城守听到郭公公的话,也转向秦澈,一个劲给秦澈磕头求饶。
    “希傅,他也不是故意的,要不咱们原谅他这一次吧,他兴许是真的不知道玄门聚会的事情呢。”洛洛不忍心的与秦澈商量道。
    秦澈看了一眼洛洛道:“为师这也是为了玉城几十万百姓着想。守门人可是玉城百姓第一道防线,可是他连妖和鬼都分不清。天知道他放了多少妖邪进去,害死了多少普通百姓。这种人不诛九族,怎么对得起玉城百姓呢。”
    洛洛听了秦澈讲的道理,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
    自己一个鬼,他非说自己是妖精变的,这好像是有点问题。
    “仙师说的极是。是在下用人不淑。”这一次回答秦澈的并不是郭公公,而是穿着一拢红衣,玄纹云袖,面如冠玉的一位男子。
    “郡王。”郭公公,看到从后面辇车下来的男子,立刻跪地。
    其他人也纷纷跪地,高呼郡王。
    大夏律法中规定,玄门不用跪拜礼。
    秦澈站在车上,看着这位玉城真正的主人。
    郡王施施然一礼,对秦澈道:“仙师刚刚说的极是,是我用人不淑,我向仙师道歉。此事即是因我而起,还请仙师不要怪罪他人。”
    “郡王,是小的有眼无珠,怎可让郡王蒙羞,小的愿领死。”城守红着眼睛对郡王叩首。
    “希傅,要不还是算了吧。”洛洛实在不忍心。
    “既然我弟子说算了,那就算了吧。”秦澈这个时候,倒是直接就坡下。
    “多谢仙师。”郡王再次对秦澈施礼。
    秦澈看了一眼那个郡王,道:“不客气。”
    一个小小的保安,竟然引出了一个郡王,这个倒是秦澈没有想到。
    不过事情解决了,明月阁的马车,也顺利的进入到了玉城当中。
    只是没走多远,郭公公就小跑着跟了上来。
    “仙师,我家郡王摆下了酒水,希望当面再次向仙师请罪。”
    “有劳公公前面带路。”秦澈坐在车里说道。
    郭公公倒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如此顺利,当即在前面小跑着领路。
    郭公公显然不是普通公公,应该是一个武夫。
    否则的话,这脚力怎么可能比明月阁的马还快。
    很快郭公公,就把秦澈他们引到了玉城的郡王府邸。
    秦澈带着四个徒弟,从正门进,马车自然有人牵着去喂上好的饲料。
    郭公公在前面,一路引路。
    很快就到了郡王府的正堂。
    郡王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秦澈到来,也连忙上前见礼。
    秦澈倒是坦然受了这一礼。
    “洛洛想逛逛王府吗?”秦澈看着四处张望的洛洛问道。
    洛洛不住的点头。
    “郭公公,有劳你带着我这小徒转转吧。”秦澈对郭公公说道。
    郭公公连声道:“不敢有劳,这是老奴荣幸。”
    秦澈对苏夭和苏蓁,道:“你们两个看着点洛洛,别让洛洛吓唬人。”
    苏夭和苏蓁应了一声,也跟着洛洛去了。
    秦澈独留薛诗诗在一旁,虽然薛诗诗好像也很像去。
    可是秦澈怕死啊。
    郡王倒是看的仔细,对秦澈道:“仙师要不让仙师这位弟子也去吧,我这王府虽然不大,但也算是精心侍弄过,还算有些特色。”
    秦澈摆摆手道:“她不喜欢美景,她喜欢美食,准备点稀奇的糕点就行。”
    听到美食、糕点,果然薛诗诗深邃的眼窝中,闪出了点点光芒。
    郡王听到秦澈这话,当即也道:“本王的确准备了一些茶点,希望可以入姑娘法眼。”
    郡王前面领着路,秦澈后面跟着。
    等进屋之后,郡王等秦澈坐下之后,这才坐下。
    只是还没等郡王说话,发现秦澈边上放着的茶点就消失不见了。
    “师傅。”薛诗诗望向了秦澈。
    薛诗诗的新魂虽然凝聚,可是却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和学习,才能算是彻底恢复正常。
    所以现在她很多事情,还是如同孩童一样。
    这个不用秦澈吩咐,郡王立刻让人,重新上茶点,而且还要多上一些。
    很快十几个人,端着十几盘各式茶点就上来了。
    “多谢郡王,我这徒弟就是贪吃了一点,我也管不了。”秦澈无奈说道。
    郡王忙道:“没事,令徒喜欢就好,不够我再让人上。”
    “那就让人上吧,我徒弟比较能吃。”秦澈一点都不客气。
    “……”郡王。
    郡王愣了一会,然后立刻吩咐人上茶点。
    因为薛诗诗吃的好像的确快一点。
    “郡王别看她了,郡王找本座有啥事就直接说吧。”秦澈对郡王说道。
    郡王回过神,对秦澈道:“孤请仙师来,主要是为了向仙师道谢,谢谢仙师顾念了本王颜面。”
    秦澈看着郡王,道:“郡王就等着别人不顾及你的颜面呢,感谢这个太假。”
    郡王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仙人,快人快语,那孤也不兜圈子了。孤请仙师来,的确是为了感谢,仙师没顾及孤的面子,让孤演了一处爱兵如子的好戏。”
    秦澈,道:“看这多好,大家都不累不是。”
    郡王也换了一副放松的情绪,对秦澈道:“仙师说的极是。”
    说完郡王正式对秦澈自我介绍,道:“孤是吾皇十七子,姜渊,赐玉郡王。”
    秦澈听完玉郡王的介绍,就一个感觉——当朝皇帝真能生。
    这都十七子了,那就证明前面还有十六个。
    这是得多闲得慌,生这么多。
    转念一想,秦澈倒是明白了,为何当朝皇帝子嗣这么多。
    年过五旬才登基,前面四十几年没事干,不生点孩子,干什么。
    说不定上一代皇帝,就是看谁子嗣多,就立谁当太子。
    “仙师,城门口那一幕,的确是孤让人安排的。不过孤也是身不由己,万星阁等联合向孤施压。孤只能照做。谁叫孤只是一个郡王,如果有怠慢仙师的地方,还请仙师见谅。”玉郡王坦诚的对秦澈说道。
    “这事我没放在心上,你也怪不容易的,这大热天还得在那边密林里面等着我来。”
    有些事吧,不说出来,大家都不尴尬,可是说出来吧,有的人依然能够做到不尴尬。
    “仙师说的不错,孤的确是在密林里面特意等待仙师驾临。”
    秦澈倒是没想到玉郡王,竟然就这么承认了这事,当即对这玉郡王,也有点好奇了。
    秦澈抬起头看向那个玉郡王道:“郡王这么坦诚,是有求于我?可是我好想不能给郡王什么好处。就算郡王你想当皇帝,投资我明月阁,好像也没啥用。”
    玉郡王看着秦澈,道:“孤,就是希望,秦掌门能支持孤当皇帝。”
    这下倒是轮到秦澈惊讶了。
    话需要说的这么直白的吗。
    你老子还没死,你就直接说要当皇帝。
    这是准备谋反,还是咒自己老子呢。
    玉郡王趁热打铁的道:“如果秦掌门支持孤当皇帝,等孤当上皇帝。孤保证支持明月阁,真正的变成明月宗,而不是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享受明月宗的待遇。”
    秦澈没接这个茬,而是道:“郡王这么看好我明月阁,能帮郡王当上皇帝的吗?”
    玉郡王非常诚恳的点头:“孤非常看好秦掌门,看好明月阁。
    秦掌门连破大案、奇案,现在是多事之秋,皇朝不说四面楚歌。
    但也是四处怪事频发,以秦掌门这份破案能力,就足以帮助孤在父皇面前露脸了。让父皇加深对孤的印象了。”
    要么不直白,要直白就这么直白,这个玉郡王有点意思。
    “你这么说倒也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不过你应该知道,我跟督天院是一伙的吧。你选择投资我,就等于跟另外四大圣地闹掰。
    四大圣地在皇位继承人上,应该更有话语权吧。”
    玉郡王道:“秦掌门有所不知,除非王朝更迭,否则四大圣地不得插手皇位选择。”
    秦澈看向玉郡王,道:“我刚刚觉得你这人实诚,你就又玩虚的。”
    玉郡王,道:“孤说的是真的,这是当年四大圣地的圣人,定下的天道盟约。
    四大圣地均不可以违背,如若违背的话,就会一朝气运散尽,圣地崩塌。圣人的天道盟约,绝非儿戏。”
    秦澈摇摇头,道:“你说的天道盟约这个我信,不过你找我绝对不是因为天道盟约。而是因为,圣地就——没、看、上、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