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韭菜【一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玉郡王这个话,秦澈听起来就很有意思了。
    督天院是皇室在支持,玉郡王那些哥哥如果当皇帝,督天院会不允许。
    看秦澈似乎没听懂的样子,玉郡王解释道:“秦掌门我之前说的天道盟约是真的。并非是我编造的。”
    秦澈眼睛微微眯了眯,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按照天道盟约圣地不可以插手,非王朝更迭的皇位传承。
    所以如果他们现在要插手的话,那就只有王朝更迭。
    王朝更迭,那对于前朝的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到时候就算上位的人还是姓姜,那跟姜渊这个姜也没啥关系了。
    然后秦澈忽然发现,当朝皇帝,这是生了一帮大孝子啊。
    他们这是都在等着背刺自己老子呢。
    至于玉郡王说的如果他上位,大夏还姓姜,那是因为督天院是姜家的。
    他上位的话,姜到还是那个姜。
    而且对于姜家的其他人,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只是,
    督天院现在既然掌握在姜家的手里,
    那这玉郡王直接去找督天院推荐自己好不好?
    看了一眼玉郡王,
    秦澈懂了。
    督天院也没看上他。
    这还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玉郡王从秦澈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什么,连忙自辩道:“秦掌门,督天院不是没看上孤,督天院其实是谁都没看上。”
    看秦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玉郡王必须得为自己辩解一下。
    要不然这也显得自己太无能了。
    “秦掌门,你知道,督天院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督天院的目的,是再造一个圣地。
    在没成圣地之前,督天院不能跟皇朝之间有太多的联系。
    督天院必须保持圣地是圣地,王朝是王朝。”
    秦澈看向玉郡王,道:“所以呢,既然不能有太多关系,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呢?”
    玉郡王感觉应该是自己没说明白,于是道:“秦掌门可能有所不知,督天院成为圣地的宗旨就是为天下监督天子,监督皇朝。
    所以天下是不是我姜家的,其实对督天院来说并没有那么的重要。他们只要凭借这个宗旨,得到认可就行。”
    这个,
    这个秦澈还真的没想到。
    之前秦澈只是单纯的认为,督天院就是大夏皇室,打算摆脱圣地控制的一个手段而已。
    现在看来,是自己的格局小了。
    督天院的宗旨,就是督察天子。
    至于天子是谁,这个督天院并不关心。
    秦澈稍稍理解了一下玉郡王的话,然后继续道:“那这跟你找我有什么关系呢?”
    没错。
    玉郡王解释清楚了,
    什么是督天院。
    可是却没解释清楚,
    他为什么找自己。
    “督天院的最高意志是代民、代天监督天子。可那是最高意志,但是督天院的下属,就是现在的四处。他们同样要承担起替民选择明君的任务。”
    秦澈点点头,道:“你这么说我就懂了。”
    玉郡王一脸期盼的看着秦澈,想要听听秦澈是否真的理解了,自己想要表达的那个意思。
    秦澈看着玉郡王,道:“你被另外三处拒绝了。”
    “…………”玉郡王。
    这个是孤要表达的重点吗?
    难道重点不是,
    你可以支持孤吗?
    “秦掌门可能是孤表述不清楚……”
    秦澈打断玉郡王,道:“你表述的已经很清楚了,你是被另外三处拒绝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新成立没有什么跟脚的一处。
    然后你去找了穆逢春,向穆逢春表达了你的心迹,然后穆逢春应该没搭理你。
    你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我这个跟督天院有牵绊和合作的明月阁,打算间接获得一处的承认。”
    “孤……”
    在秦澈的目光注视下,玉郡王无奈的点点头:“秦掌门说的不错。”
    虽然承认了自己又被拒绝了,不过玉郡王依然没打算放弃说服秦澈的努力:“孤与秦掌门合作,那绝对是合则两利的好事。”
    “就你说的那些都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口头承诺。这种画饼的事,我可能画的比你还好。”秦澈毫不留情的对玉郡王说道。
    玉郡王看着秦澈,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秦掌门如果同意与孤合作的话,孤在全国的商号都可以给秦掌门一成干股。同时孤布置的那些暗桩,都可以为秦掌门所用。”
    秦澈点了点头:“这才是像谈合作的态度。空头支票这个最扯淡了。既然合作,必须要拿出点真东西来才行。”
    “秦掌门这么说,是答应与孤合作了?”玉郡王面色一喜的说道。
    秦澈摇摇头,道:“不是与你合作,是我答应你投资我了。”
    投资?
    稍稍理解了一下,玉郡王就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意思。
    不过玉郡王有点不太明白的是,资产不是要求秦澈投资自己的吗?
    怎么现在变成是他投资秦澈了?
    “以我明月阁现在这样的格局,我说帮你当上皇帝,你相信吗?”秦澈对玉郡王反问道。
    玉郡王被秦澈盯着,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所以你得先投资我明月阁,等我明月阁成为督天院的巨头,然后我再谈辅助你的事情,这才是一个比较合理的逻辑。”
    玉郡王想了一下,这个逻辑好像还真的挺合理的。
    只是玉郡王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坑了一样。
    因为他的本意,不是这个。
    他的本意,只是打算借助秦澈这条路,
    让穆逢春不得不选择扶持自己。
    玉郡王的目标是穆逢春,并不是什么秦澈。
    身为玉郡王,他还是知道一些督天院的隐秘,
    穆逢春现在别看孤家寡人,
    可是穆逢春马上可就要有一大批的助力进来。
    到时候穆逢春那就真的转眼就是富家翁了。
    可是现在怎么变成自己投资秦澈了。
    算了,
    先搭上这条线再说吧。
    玉郡王在心中,自我安慰道。
    “好,孤答应投资你,孤愿意做你的恩主。”既然决定了投资秦澈,玉郡王倒是也非常的大气。
    秦澈摇摇头,道:“郡王,在我家乡,从来不称呼投资者叫恩主。在我们家乡吧,对于投资者,是有一个更加亲切和尊敬的称呼。”
    “什么称呼?”
    “我们家乡管郡王这种恩主叫——韭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