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舔王【5000、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韭菜。”玉郡王口中反复了一遍,才问道:“孤吃过韭菜。可是为什么恩主叫韭菜呢?”
    特意强调一下说自己吃过,是为了告诉秦澈,孤不好忽悠,你也不要忽悠孤。孤是吃过韭菜的人。
    忽悠你,不,我秦澈从不忽悠人,我就跟你讲实话。
    秦澈一本正经的说道:“郡王可能有所不知。在我们老家那里,韭菜也叫长生韭,因为它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属性。就是割一茬长一茬。
    怎么割都割不净,寓意百折不挠,长生不老。
    正是因为它有这样好的寓意,在我的家乡,才把投资客,呃,是恩主叫韭菜。”
    玉郡王看着一本正经的秦仙师,怎么听都觉得这个秦仙师在欺骗他。
    可是他偏偏他又没有证据,去证明这个事情。
    秦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主动起身道:“玉郡王,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去参加同学聚会,太晚可能就轮不到我登场了。”
    玉郡王同样起身道:“孤,可以陪你一起去,毕竟这玉州还是孤的封地。有孤在,他们不敢造次。”
    秦澈听了玉郡王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郡王可能对‘造次’有什么误解。”
    玉郡王脸一红,没再说一起去的事。
    的确,他都已经这么没面子了,一起去好像也没大用。
    不过在秦澈准备走之前,玉郡王让人拿了一个盒子来。
    “秦掌门,这是令徒黎夏之前联系孤,想要在孤这里,换的聚气丹。既然秦掌门来了,劳请秦掌门一起带走吧。”
    秦澈眼睛再度眯了起来。
    自己还真的是小瞧了这个玉郡王。
    显然他对自己的观察,已经很早就开始了。
    虽然如此,不过秦澈依然淡定非常的道:“原来郡王,就是我那徒弟,说的舔……王!”
    本来想说舔狗的,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韭菜,还是给点面子。
    玉郡王发现跟秦澈在一起,总能听到自己没听过的词。
    不过舔……王又是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秦澈刚刚心中就已经盘算好了答案:“舔王,就是郡王追求的老马,都没达到的那种境界。舔王,舔王,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这好像也不像是什么好话,不过就当好话听吧。
    因为秦澈一开始说的那个马某人,玉郡王当真觉得,这是一个高人。
    所以连高人都没达到的舔王境界,那就当成是好话吧。
    “秦掌门,既然孤已经是你的韭菜了,那以后令徒如果需要换什么丹药,就不要再麻烦令徒了,直接跟孤说一声,孤自当命人送去。”
    秦澈摇摇头道:“郡王跟我那徒弟接触过,应该知道,我那徒弟,骨子里是有一种女王气概。
    我让她拿着贵重丹药,来换这种通用的练气丹。就是给她一个吃我炼制的丹药的理由而已。
    因此这个事情还要继续,
    并且日后郡王大可给他一些,
    与我有用的丹药,
    这样让她换的时候,她更加有成就感,才能心安理得吃我炼制的丹药。
    郡王能帮她快点破六品,追上她的师姐,几位师姐也算是尽到一个韭菜,应尽的责任了。”
    玉郡王听了秦澈的一番话,感慨的道:“秦掌门为了,自己的弟子,当真是煞费苦心。秦掌门的要求,孤记住了,孤就不耽误秦掌门参加同学聚会了。”
    秦澈把装着聚气丹的盒子,直接收了起来,然后叫上薛诗诗,准备离开王府。
    秦澈从房门出来,郭公公时机恰到好处的,带着洛洛从玩了一圈,回到秦澈的身旁。
    “王府怎么样?好玩吗?”秦澈对洛洛和颜悦色的问道。
    洛洛兴奋的道:“希傅,可好玩了呢。”
    秦澈点点头,然后对苏夭和苏蓁问道:“你们两个觉得怎么样。”
    苏夭和苏蓁异口同声道:“不怎么样。”
    然后苏蓁抢先,道:“这王府看上去找高人布置了一番,弄了一个两仪倒转的阵法。不过这攻击力真的太一般,如果我想十息之内,就能用攻击碾碎这法阵。”
    看了一眼苏夭,苏蓁继续道:“倒是防御还能看看吧。”
    苏夭听了苏蓁的话,不服气的道:“这里防御怎么好了?这里的防御千疮百孔,连个簸箕都不如。
    如果我想的话,九息之内,就能利用这里阵法攻击的反弹,把这破阵碾碎。”
    “我八息!”苏蓁不服气的说道。
    “我七息!”
    “我六息!”
    “我五息!”
    看着苏蓁和苏夭又要打起来的样子,秦澈沉声喝道:“郡王邀请我们过来做客,你们两个这样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听到秦澈发火,苏夭和苏蓁都安静了下来。
    没等玉郡王说无妨,就听到秦澈道:“你们两个给玉郡王一个准信,就说这阵法你们两个最快几息能破。省的玉郡王惦记。”
    苏夭和苏蓁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三息!”
    秦澈看向玉郡王道:“郡王,这应该是标准答案了。”
    “…………”玉郡王。
    孤是想要听这样一个标准答案的吗?
    “郡王,这天色真的不早了,郡王就不要送了,我们自己认的路。”秦澈对呆呆的玉郡王说道。
    玉郡王迷茫的‘哦’了一声,然后秦澈带着自己的四个徒弟,就在郭公公的带路下,离开了玉郡王的府邸。
    上了车之后,秦澈就闭目养神,准备去参加自己的plus版的同学聚会。
    郭公公在返回之后,来到玉郡王的身边,直接跪地道:“老奴万死,请郡王降罪。”
    玉郡王看着郭公公笑道:“你何罪之有?”
    郭公公跪在地上道:“老奴不该暴露王府阵法之事。”
    玉郡王反问道:“那你带她们这一路游荡,有暴露阵法的事情吗?”
    郭公公跪在地上仔细的回忆了每一个细节,而后坚定的道:“没有。”
    玉郡王听了这话,笑了起来:“既然没有,那你何罪之有呢?”
    郭公公依然不敢起来,继续跪在地上道:“可是秦澈的两个弟子看出来了。”
    “她们看出来,那只能说明她们两个在阵法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四品术士。”玉郡王眼中闪烁着光芒。
    玉郡王的这个府邸当中,的确找了一位顶级的四品术士,为自己刻画了一座阵法。
    这阵法刻画的非常隐秘,就连玉州万星宗的宗主,同为四品术士的人,到自己的府邸都丝毫没有感觉出阵法的痕迹。
    可是秦澈的两个弟子,就随便走了一圈,就看出了自己府邸里面的阵法,而且还说三息就能破解。
    这个时间虽然玉郡王不认可,但是能看出来,就已经足够让玉郡王吃惊了。
    “郡王,老奴真的觉得,这明月阁并不简单。”郭公公跪在地上说道。
    玉郡王饶有兴致的问道:“那里不简单?”
    郭公公,道:“主上,苏夭和苏蓁,应该都已经是道门的五品腾云境。
    老奴看得出,她们两个应该是刚刚晋级不久。
    可是老奴在她们两个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境界虚浮。
    她们两个的境界非常的稳固。
    并且她们两个在元初时,所选应该皆是阵法一途。
    阵法一途在道门中,绝不属于简单的属性。
    可是她们两个,在六品的时候,应该就已经对阵法有了相当深刻的认知。
    如果明月阁只是一个小阁的话,老奴不觉得她们两个能有这么深刻的认知。”
    玉郡王听了郭公公的分析,微笑着道:“不简单才好啊,不简单,孤这韭菜才没白当。”
    顿了一下,玉郡王忽然对郭公公道:“郭公公知道韭菜吗?“
    跪在地上的郭公公,道:“老奴知道的。入宫之前,老奴还种过。”
    “如此甚好。孤问你,韭菜有长生韭这样的叫法吗?”
    郭公公想了一下,道:“老奴不曾听过,但是韭菜的确有一些不同的称呼。老奴老家管这个叫起阳草。”
    玉郡王没在纠结名字,而是继续问道:“那韭菜是割一茬长一茬吗?”
    郭公公如实回道:“是的,韭菜可以一直割一直长。如果是这样说的话,叫长生韭倒也算是合理。”
    玉郡王轻声的嘀咕道:“虽然合理,可是孤还是觉得,韭菜这个称呼有些问题。”
    玉郡王到也不是那种不洒脱的人,既然想不通,那就算了。
    “把咱们放在同……玄门聚会的人撤回来吧,玄门聚会有秦澈在,不用咱们盯着了。”玉郡王对郭公公吩咐道。
    郭公公应,道:“是。”
    玉郡王看了一眼郭公公,道:“起来吧。”
    “谢,郡王。”
    郭公公缓缓起来,不过依然保持着低头的状态。
    “不想知道,为何孤要把人从玄门聚会上撤回来?”玉郡王对郭公公询问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