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有点失望【一更、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郭公公恭敬的道:“请郡王明示。”
    郭公公才不会傻到,说什么‘郡王想说的时候自会与老奴说’这种傻话。
    郭公公非常清楚,自己就是个奴才。
    奴才要做的就是附和自己的主子就好。
    主子问什么回答什么,主子问你‘不想知道’,那就代表主子想让你知道。
    你就顺着,主子说的去说就好。
    玉郡王自顾自的说道:“之前孤与你说,孤卖了一些聚气丹与那黎夏。所以孤怀疑,那秦澈的修为可能不高。所以孤想找机会试一试那秦澈,可是你知道孤最后为何放弃试探了吗?”
    “老奴不知。”
    玉郡王目光悠远的道:“孤本来是想试一试的。可是孤看到了秦掌门的小弟子,这让孤想到了一个人。你猜孤想到了谁?”
    郭公公欠身:“老奴眼拙,并没有想起任何人来。”
    玉郡王笑了笑:“这不怪你,毕竟你接触不到那么多的书。不知道也正常。”
    顿了一下,玉郡王又自嘲的笑了笑:“其实能想到那个人,我觉得我也挺不正常的。”
    郭公公好奇的道:“陛下究竟想到了何人?”
    玉郡王眼睛眯着:“一个前朝的人。”
    “前朝?”郭公公当真是露出了一抹震惊。
    郭公公这一次可是真情流露。
    因为郭公公是真的震惊。
    前朝,距离现在800年了。
    能从前朝活到现在的人,至少三品强者。
    而且还不是每个三品都能,只有那最顶尖的一小撮才有可能活过这漫长的八百年。
    而这样的强者,会出现在一个小小的明月阁。
    当世三品强者,都是有数的顶尖强者。
    四大圣地占了一大半,就算有剩余,也绝对不会出现在明月阁。
    “郡王究竟想到了前朝何人?”
    玉郡王喃喃道:“前朝第一女战神,薛诗诗。”
    玉郡王的声音不大,可是听在郭公公的耳中,却如同夏雷一样的振聋发聩。
    “郡王你说的是那个……,前朝三品巅峰的女武神。”
    玉郡王知道郭公公为何停顿了一下,直接补了郭公公停顿那里要说的话:“就是那个唯一大败了我夏朝太祖皇帝的女武神。”
    郭公公听到玉郡王的话,连忙跪了下来高呼:“奴才万死。”
    玉郡王无趣的挥挥手:“我说过了,我不需要这种虚伪的奉承。何况你要是真能万死,还用得着当一个奴才。”
    “老奴罪该万死。”
    玉郡王也懒得纠正什么了。
    这郭公公是自己身边老人,用的也顺手,就是这规矩忒多了一点,实在无趣了一点。
    “郡王,传言那薛诗诗不是被前朝昏君给召回处死了吗?而且那薛诗诗虽然传言说是三品巅峰,可以冲击龙门境的武夫强者。
    可是实际上,不是早在征战中,被我大夏王师重创,已经身受重伤,伤了根基吗。
    她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呢?”
    玉郡王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郭公公笑骂道:“狗奴才,不是说自己不知道吗?”
    郭公公,道:“老奴只是对这些江湖传说有兴趣,所以多了解了一些而已。郡王如果不说,老奴是真真想不起这些。”
    玉郡王语气正式了一些:“你知道的本王不是那种不容人的人,本王也不忌讳手下的人能力比本王强。”
    郭公公保持着跪姿没动,头死死的抵在地上:“老奴知道郡王有容人之量。可老奴即不是贤,也不是才。
    老奴就是郡王脚下一条忠城的老狗。郡王说什么,老奴做什么。”
    玉郡王听到郭公公的这番话,没觉得痛快,反而觉得有点噎得慌。
    本来后面他还有些话要说,可是却被这老狗的一番表白,给生生的顶了回来。
    “你这老狗。”玉郡王气恼的说道。
    郭公公叩首道:“主上说的对,老奴就是一条老狗。”
    “起来说话。”玉郡王没好气的说道。
    “谢郡王。”
    郭公公起身之后,玉郡王对郭公公问道:“你也感觉出,秦澈的那个也叫诗诗的小弟子有点问题了。”
    郭公公如实,道:“是的郡王,那个叫诗诗的弟子,虽然看上去非常的纯真,只是贪吃。可是在她体内,老奴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波动。这波动如果一旦爆发的话,顷刻间就可以毁掉我们这王府。”
    郭公公如是说,玉郡王还是信的。
    毕竟这郭公公可是实打实的四品武夫。
    “这么说你也怀疑她是薛诗诗吗?”玉郡王询问道。
    郭公公道:“老奴刚刚说的是实话,郡王不说,老奴真不知道她是薛诗诗。老奴从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玉郡王点了点头,道:“这个事情的确匪夷所思了一点。其实孤也只是一个猜测。孤曾经看过薛诗诗的一副画像。
    孤也只是觉得,明月阁那叫诗诗的弟子,与我看到的那副画像,有些相似。
    不过也只是眉眼间有些相似而已。
    实际上真的要差的多。
    薛诗诗的霸道和不服天下男儿的气概,
    孤在看画的时候就能感觉的出。
    这一点两者之间完全不像。
    明月阁的诗诗,就只是一个贪吃的顽童而已。”
    自语了一阵,玉郡王轻轻摇摇头:“可能是孤多想了。”
    话锋一转,玉郡王道:“不过那诗诗,有着一身恐怖修为是错不了了。有这样一个人在,那孤在玄门大会那里的布置,自然也就无用了。”
    如果秦澈在这里的话,一定破口大骂。
    这那里是什么舔王,这分明就是一个水王。
    就解释一个,自己为何把人抽回来,竟然能牵扯出这么多东西来。
    说过了一阵,玉郡王忽而笑道:“其实孤,现在反而有些好奇,秦澈在玄门聚会之上的表现了。”
    郭公公躬身道:“郡王如果有兴趣的话,老奴可以亲自跑一趟。到时候看到什么,老奴可以回来与郡王讲。”
    玉郡王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你还是留在孤这里保护孤,孤能放心一点。要不然这些人,打到孤这里,孤身边每个人带孤跑,孤可能就要葬身在这里了。”
    “是,老奴会寸步不离守在郡王身边。”郭公公躬身应道。
    玉郡王觉得这郭公公,忠城是忠城的,就是有点无趣。
    玉郡王觉得还是秦澈有意思。
    明明一些,我感觉是你在侮辱我的话,可是从秦澈的嘴里面说出来。
    就是觉得那么的平和自然,然后他说的,你还偏偏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玉郡王的内心,是真的很好奇,秦澈跟自己玉州治下,一宗十六阁五楼的那些玄门,会是怎样一番的精彩。
    可是玉郡王同时也非常怕死。
    万一郭公公不在,谁带着自己跑呢。
    他是有办法试探秦澈,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很厉害。
    他只是有办法而已,至于他自己,则是很弱鸡。
    ……
    秦澈坐在马车里面,漂亮的母马,哒哒哒的往前悠闲的走着。
    秦澈没说加速,它就慢悠悠的走着就好。
    本来就是中午进城,然后又在玉郡王那里耽搁了一阵,现在玉城都已经快要封门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聚会是酉时四刻开始。
    对应的时间就是下午六点。
    按照秦澈计算好的时间,从自己这里,到聚会的地点,应该刚刚好是酉时。
    不早不晚。
    不过在别人看来,自己这个应该是迟到了。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阁,怎么能让一宗和另外二十一个玄门等着呢。
    酉时四刻,秦澈的车准时到了这一次玄门聚会所在的地方——万星宗。
    万星宗是一个术士的宗门。
    术士的特点是什么,
    有钱。
    非常有钱。
    所以这万星宗,是玉州州城中,最奢华,最高的建筑,同时没有之一。
    六层高,金碧辉煌塔,耸立在那里,与周围最高不过两层的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加上此时夕阳的余晖,抛洒在上面,让整个塔金灿灿的。
    整个塔就透露着两个字——有钱。
    塔,只是整个宗门的标志物,万星宗占地非常大。
    比明月阁大多了。
    而且还是在州城里面,整个就更加的奢靡了。
    整个万星宗,占地超过百亩,里面同样是亭台楼阁,处处透露着奢靡。
    “感觉这里如何?”秦澈对苏夭和苏蓁问道。
    “华而不实。”
    “徒有其表。”
    苏夭和苏蓁,分别给出了两个不同,但是意思却差不离的成语。
    “与郡王府的比起来呢?”秦澈继续问道。
    “这里的差一些。”苏夭说道。
    “看来我们那个韭菜,比我们想的复杂的多。”秦澈往郡王府的方向看了一眼,口中喃喃的说道。
    秦澈到的时候,门口自是有人上前询问。
    秦澈拿出了请柬之后,万星宗守门的弟子,并没有出现秦澈预料中的倨傲。
    反而是一边为秦澈开门,一边命人小跑进里面去通报一声。
    “是啊,他们很客气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点无聊了啊。”秦澈原本想象中,可不是这样的桥段。
    在秦澈想象中的桥段,可是比这个劲爆多了。
    怎么到了这里之后,人家上来就对你这么客气呢。
    “希望等下进里面之后,不要太无聊吧。”
    但是按照习惯,一般希望越大,失望可能就越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