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真香【1更、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不行。
    不是不可以。
    可是你‘啊’‘啊’两声,好像刚刚睡醒,回过神一样。
    所以我刚刚说的话,
    你是听到还是没听到呢。
    万赫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提醒一下秦澈:“秦掌门,我们刚刚说,要推选明月阁为明月宗。”
    “啊,这个可以行。”秦澈又是一声‘啊’,一副刚刚回过神的样子。
    果然,刚刚就没在听。
    “条件?”
    “条件?”万赫愣了一下,旋即回过神,也干脆的道:“只要秦掌门离开督天院,我等就可以联名推荐明月阁成为明月宗。到时候我术士圣地,会给明月阁作保。”
    “万掌门你看着多好,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咱们扯什么玄门一家亲呢。”秦澈笑着说道。
    万赫听了秦澈的话,同样笑容满面的对秦澈道:“秦掌门对这个提议怎样呢。”
    “这个不行。”秦澈这次回答的倒是也干脆。
    万赫现在是真的有点蒙了,而且万赫觉得,秦澈好像是在耍自己。
    什么又行又不行的。
    “秦掌门究竟是行还是不行,还望秦掌门给我们大家一个准信。”万赫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带上了一些怒意。
    秦澈倒是不急不恼的道:“各位要推选我明月阁晋升为明月宗,这个行,让我明月宗离开督天院这个不行。”
    万赫这下明白了,可是万赫觉得这样就不行了。
    “秦掌门,为何不愿离开督天院呢?”万赫询问道。
    面对万赫的提问,秦澈如实道:“因为据我了解,想要成为宗门。一方面需要圣地认可,一方面需要皇朝认可。
    我在督天院,就等于已经得到了皇朝的认可。
    所以现在大家再推选我一下,那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用不着再来这样一朝了吧。
    反正大家的本意,都是希望我明月阁成为明月宗。
    所以我觉得吧,现在大家联名推选我一下,就成了。
    万掌门意下如何呢?”
    其实秦澈这说的已经非常客气了。
    如果粗俗一点,秦澈就直接说:来这脱裤子放屁有啥意义。
    但是考虑到,人家毕竟要推选自己,还是文雅一点的好。
    万赫并没有直接回答秦澈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秦掌门就算脱离了督天院,有我们联名推荐,再加上圣地认同。朝廷也不敢不认同。”
    “那万一要是不认同呢?”秦澈反问道。
    没等万赫说话,秦澈继续道:“再万一,我脱离了督天院,你们又不推荐我,圣地也不认可我?那你说我明月阁是不是两头都得罪,两头不好做人呢?”
    万赫他们打的什么主意,秦澈也是听了一会才听明白。
    毕竟都是有脑子的高材生,上来就炫耀那一套,人家不屑于玩。
    人家玩的是反套路。
    我先许诺捧你。
    等你落入到我的手中之后,
    那还不是我怎么说怎么是。
    我说捧你就捧你,
    我说踩你我就踩你。
    这也是万赫对自己如此客气的原因。
    毕竟连个蜜枣都不给,人怎么过来呢。
    秦澈的话,无疑等于掀开了遮羞布。
    万赫到还是比较有涵养:“秦掌门,是不是对我等的声誉,太过鄙夷了一些了。”
    秦澈笑呵呵的道:“如果你们现在就把圣地承认的文书,王朝承诺的文书放在我的面前。我可以让你们,尽情鄙夷一下。”
    “秦掌门,我等玄门图的就是一个逍遥自在。秦掌门寄居督天院之下,甘愿与朝廷当走狗,不怕天下玄门耻笑吗?不怕给祖上蒙羞吗?”有一尊武夫,对秦澈怒斥道。
    秦澈听了这个武夫的怒斥,嘿嘿一笑道:“嗯,现在有内味了。”
    秦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弄的众人皆是有些不解。
    不过他们可不会因为,秦澈这装疯卖傻的一句话,就停止对秦澈的抨击。
    既然好言相劝不行,那我们就只能指着你的鼻子骂,骂到你蒙羞。
    骂到你无地自容。
    等众人骂了一圈下来,秦澈才幽幽说道:“说到走狗,我还真的比不过诸位。
    把走狗一次用在我的身上,那真是对诸位的褒奖了。跟诸位走狗比起来,我明月阁真是当不起这两个字。”
    “秦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与督天院势不两立,我们势不做朝廷走狗。”刚刚第一个抨击秦澈的那个武夫,再次第一个站了起来,对秦澈狠狠的抨击。
    秦澈看了一眼这个抨击自己的人,对他道:“你这种人,绝对逃不过真香定理。”
    “什么真香定理。我不知道!”那武夫掌门,倒是非常硬气的说道。
    秦澈也不解释,而是对其余人道:“我明月阁肯定不是朝廷走狗,但是各位却是实打实圣地的走狗。
    圣地让你们往东,你们就往东,圣地让你们往西,你们就必然往西。
    你们说这与走狗有什么区别呢?你们敢反抗圣地的任何一条要求吗?”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们与圣地的关系,怎可用你与朝廷的关系做类比。”一个术士玄门的掌门,站起来与秦澈辩驳道。
    “那好啊,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走狗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然后等你解释完了,你再与你们所作所为,做一番比对。”秦澈直接对那个术士玄门的掌门说道。
    那个术士玄门的掌门,嘴巴张了张,最终却没说出什么来。
    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好像真的与走狗没什么两样。
    “那秦掌门和秦掌门的明月阁呢?”有人主动转移注意力,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秦澈身上。
    秦澈语气轻松的道:“我,我与督天院只是合作关系。督天院让我做的事情,我可以做,也可以不做。
    我今天就算宣布脱离督天院,督天院也不会,把我怎样?
    你们当中有人敢,今天宣布脱离你们各自背后的圣地吗?
    如果有的话,本座倒是不介意,陪你们一遭。”
    秦澈说完之后,目光在这些人面孔上,一一扫了过去,最后定格在万赫身上:“万掌门带个头,你们脱离圣地,我脱离督天院。然后咱们自己,就在这玉州自立个山头。”
    万赫的脸上,早已不复笑容了。
    他是真没想到,秦澈竟然如此善辩。
    而且秦澈所言,句句如刀。
    让他们想要辩驳,都非常的难。
    “你这是偷换概念,圣地与朝廷怎可一并而论。
    圣地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这天下万世稳固。
    朝廷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统治四方而已。
    一个是真正的心系天下,一个在私心满足的情况下,才会顾念天下。
    圣地是一种信仰,朝廷只有私欲。”
    秦科看着那个三次带头的武夫掌门轻笑一声道:“如果督天院当真能立起来的话,
    对你们这些武夫,才是有最大的好处。
    术士、佛门、儒门、巫。
    四大圣地,督天院绝对不能依靠。
    除了这四大以为,主流当中就只剩下了武夫与我道门。
    道门人丁稀少,人才凋敝。
    督天院就算想要依靠,都无处下手。
    那最后盘算起来,似乎只有武者,最合督天院心意。
    到时候一个以武夫为主的督天院成为圣地,
    你觉得这究竟是朝廷的圣地,还是武夫的圣地。
    真到了那个时候,估计也不会有人敢,再把你当成傻子,让你在一旁鹦鹉学舌,复述他说的话了。”
    秦澈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那个武夫掌门身旁的儒生。
    现场武夫不少,
    听了秦澈的一番分析之后。
    他们忽然发觉,督天院好像——真香!
    四大圣地,逼视武夫,这是事实。
    武夫虽然也逼视巫。
    可是人家巫有根,有圣地,有靠山。
    他们武夫有什么?
    虽然人数多,
    但是却是一盘散沙。
    需要冲锋的时候,他们永远在前面。
    可是等瓜分好处和利益的时候,
    他们永远是最后一个。
    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靠山吗?
    这督天院如果真的成功,
    到时候以武夫为主,
    那他们还会如同现在这样,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吗?
    儒门的那些人,还敢天天把自己当成傻子吗?
    就算还当成傻子,也不敢当面说的吧。
    这事真的是不能细想,越想他就越香。
    “哪位掌门,香不香?”秦澈对那个武夫掌门询问道。
    那个武夫的掌门没说话,不过直接用行动,跟旁边的儒家掌门划清了界限。
    看着顷刻间,就把他们分化成了两大阵营,秦澈不由觉得:当年诸葛孔明,舌战群儒,也不过如是而已。
    秦澈觉得自己现在,跟诸葛孔明,差的不过就是一把胡子。
    因为扇子,秦澈刚刚已经,非常骚包的拿出来了。
    这个时候不扇一扇扇子,总感觉少点什么。
    不用扇子扇一扇,总感觉没有那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的感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