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幕后黑手【2更、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这里的事情有这帮老银币在,那肯定好不了。
    老银币做事,一般都是不留痕迹,不留情面,不留死角。
    既然做了,那必然做到最好。
    做的让你想要翻盘,都找不到机会。
    同时别看你万星宗,是一个宗门,我们只是一个个的书舍。
    但是大家的靠山都一样,大家的背后都站着圣地呢。
    要是没有这样的一层掣肘,万星宗治下,怎么可能容忍这些儒门的存在。
    早就找个机会给推平了,就是因为大家的靠山都一样,所以万星宗才忍了。
    只是这次,是儒门忍不了了。
    把你推倒了,我未尝不可也当个宗门坐坐。
    至于说高手,谁家还没有一个圣地呢。
    自己这边只要能推到万星宗,那一边高手分分钟抵达战场。
    资源有限,此消彼长。
    坦然接受了这些人的感谢之后,秦澈带着自己徒弟,离开了万星宗去找真正的幕后凶手去了。
    回到了马车上,秦澈方对苏蓁道:“学学夭夭,不管什么时候都还顾念我这个师傅。你别就顾着自己一时爽,就不管我这个师傅了。”
    苏蓁撇撇嘴,道:“师傅不是道门四品高人吗?那里还用我顾念了。”
    “道门四品算什么?道门四品最多自己厉害,师傅能把你们个个都培养成四品。”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尴尬,谁先尴尬,谁就输了。
    “希傅,说的对,四品算什么?四品又不一定能教出四品来。”洛洛是坚定无疑的师傅党。
    说完洛洛,还偷偷的点了点薛诗诗,意思是让薛诗诗跟上。
    “师傅说的极是,大夏地大物博,四品高手不胜枚举。除了活的长一点,他们哪里有师傅厉害。就算他们活到师傅死了,世人能记住的也只有师傅。”薛诗诗得到了洛洛的提示,也坚定的变成了师傅党。
    只是这个师傅党,可能还是智力开发的不够全面。
    本来好好的一个流芳百世,怎么让她说的,自己好像命不久矣的样子。
    苏蓁本来还有点郁闷,可是听完薛诗诗的话,忽然感觉天气都好了很多。
    “希傅,我们现在去哪儿啊?”洛洛主动转移了一下话题,没让秦澈自己尴尬。
    “去找幕后真凶。”秦澈对洛洛说道。
    “希傅,谁是幕后真凶啊。”洛洛继续问道。
    “玉郡王。”秦澈轻声吐气说道。
    “玉郡王!”
    听到秦澈说玉郡王是幕后真凶,四个弟子,倒是都楞了一下。
    他们刚从玉郡王哪儿出来,然后玉郡王就设计打算害死他们。
    现在的韭菜,都当的这么横了吗。
    “想要不让术士发现阵法里面的漏洞,那一定要让术士来布置。否则的话,别人布置,那必然会留下不同于术士的痕迹。
    万赫又不是一个傻子,看家护院的阵法,一定会经常检查和修缮。
    一次发现不了,那检查个十几次,必然能发现,不同于术士的手段。
    可是如果要是术士的手段,万赫就未必能够发现。
    或者就算发现了,他可能也不会在意。
    你们也说了,他那护山阵法,华而不实。
    所以就算真的发现了什么,他可能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某个时刻布置的后手。
    在这个城里面,除了万赫是一个四品术士,再有的就是为玉郡王布置阵法的术士。”
    秦澈这样一番解释,四个弟子都明白了。
    “希傅,这个玉郡王太可恶了。表面上看是拉拢咱们。实际上却是想要借着机会,除掉所有玄门,然后还能栽赃我们。”洛洛义愤填膺的痛斥着玉郡王的所作所为。
    秦澈对于洛洛的这个猜测,倒是并没有立刻做出否定。
    虽然秦澈觉得,玉郡王这样做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肚皮这玩意,绝对是天下最厚实的东西,因为它能隔着人心。
    所以玉郡王究竟是怎么想的,谁又能知道呢。
    万一他就是打着这样的想法呢。
    或者万一,他就是想要利用这样的方式,把他自己跟秦澈,牢牢的绑定在一起呢。
    总之人心这东西,轻易不要去猜。
    还是眼见为实。
    马车很快就重新,回到了玉郡王的府邸。
    此时玉郡王的府邸,已经撑起了防御的法阵。
    “希傅,他果然是做贼心虚。二师姐,我们碾碎它。”洛洛气呼呼的说道。
    秦澈看了一眼,对苏夭和苏蓁,点了点头:“你们两个配合碾碎它。”
    此时的玉郡王的府邸当中,玉郡王与郭公公,正坐在庭院当中赏花。
    “殿下,我们真的等着他们把这好不容易弄起来的阵法碾碎吗?”郭公公对玉郡王问道。
    玉郡王点点头:“人憋了一肚子火,不得让人出出气不是。”
    玉郡王看了看四周,道:“咱们花大价钱弄的这个阵法,给他出气应该足够他折腾一时三刻的……”
    玉郡王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头顶的天空,如同镜子一样破碎了。
    阵法破了!
    “孤的十几万两啊!”玉郡王痛心疾首的说道。
    “殿下,老奴带你先走,他们是带着杀气来的。”郭公公对还在痛心疾首的玉郡王说道。
    “不,孤不走,孤要让他们赔钱。”玉郡王挣脱了郭公公的手臂,愤怒的说道。
    “殿下刚刚不是说,这就是让他们出气的吗?”郭公公不解的问道。
    “孤以为,能坚持一时三刻呢,这样孤也觉得这钱花的值啊。可是现在就坚持了一句话的功夫,孤心疼啊。”玉郡王看着头顶空空荡荡,心就更疼了。
    ……
    “不是三息吗?怎么两息就搞定了。”秦澈连一个哈欠都没打完,苏夭和苏蓁就把事办了。
    “我们……”
    本来两个人打算异口同声,不过苏蓁看了苏夭一眼,道:“让你先说。”
    “让你先说。”苏夭根本不吃这套。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秦澈连忙制止,然后对苏蓁道:“你刚刚没保护为师,罚你说。”
    对自己这个二弟子脾气,秦澈摸的非常透。
    凡事必须讲究一个平衡。
    苏夭已经得到表扬了,那再让苏夭说,苏蓁肯定不乐意。
    所以这个时候就得让苏蓁来解释,可是又不能让苏夭不舒服,那就变成惩罚就好了。
    秦澈有时候想一想,都觉得自己这个师傅,当的太不容易了。
    自己这那里是养了一帮徒弟,自己这就是养了一帮姑奶奶。
    苏蓁颔首,而后道:“我们之前说的是,如果我们各自出手要三息,我们两个合力,两息足够。”
    呵,就这么简单的一事,差点引起一场世界大战。
    这要是把人郡王府拆了,影响多恶劣。
    “走吧,去找郡王,讨要一个说法去。”
    秦澈当先带头,直接闯进了郡王府。
    秦澈一路往前走,郡王府当中的侍卫,一路的往后退。
    秦澈没动手,郡王府的侍卫,也没主动扑上来拼杀。
    一副看上去很不中用的样子。
    不过秦澈倒是看得明白,这些侍卫,退的很有章法。
    可见他们不是因为畏惧才退,他们只是接到了不要动手的命令而已。
    秦澈一路走到了郡王府的后花园,侍卫一路推到了后花园。
    同时郭公公,也横身挡在了玉郡王的面前。
    “秦掌门,去而复返,所为何事啊。”郭公公躬身,带着笑对秦澈问道。
    秦澈看了一眼心痛到无法呼吸的玉郡王:“来看看我的韭菜。”
    玉郡王道:“你是想看看孤成熟没有,能不能割一茬是吗?”
    秦澈呦了一声,道:“竟然这么快就想明白了,郡王果然天生聪慧。”
    玉郡王恶声道:“什么长生韭,不过就是割了一茬又一茬而已。”
    看着玉郡王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秦澈往前走了一步。
    郭公公当即全身的气机震荡,直接形成了一圈无形气场,用来阻隔秦澈和玉郡王。
    “行了,别演了。都收了吧,演戏不花钱吗?”秦澈看向玉郡王说道。
    玉郡王听到秦澈这话,倒是恢复常态对郭公公道:“可以了,你们都下去吧,孤有话要与秦掌门谈。”
    “那就有劳郭公公,再带着我的三个劣徒转一转王府吧。”秦澈对郭公公说道。
    郭公公就如同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直接躬身应了下来:“是老奴的福气,秦掌门客气了。”
    说完秦澈看向玉郡王,道:“劳烦,郡王,再准备一点茶点给我这小徒弟吧。”
    玉郡王听到这话,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
    玉郡王不是缺钱的主,但是吃茶点吃个几百两,这谁都要肉疼一下。
    “去准备吧。”玉郡王挥了挥手对下人说道。
    秦澈和玉郡王,重新回到了王府的正堂落座。
    “郡王,万星宗的护山阵法,是郡王找人动的手脚吧?”秦澈单刀直入的问道。
    玉郡王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点点头:“是孤命人做的手脚。”
    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秦澈同时点了点头。
    “郡王,是打算借刀杀人,栽赃嫁祸给我吗?”秦澈再次单刀直入的问了第二个问题。
    玉郡王同样点头:“孤是这么想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