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玉州沦陷【1更】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郭公公虽然不知道,自家主子,究竟什么地方玩脱了。
    不过他是真的急。
    他连马车都不做了,直接以四品武夫的脚力,往玉州跑。
    明月阁的母马,虽然打算,跟这个长着两个脚,直立行走的怪物,比比脚力。
    可是最终,还是这个两个脚行走的怪物,脚力更胜一筹。
    “希傅,你说玉郡王玩脱了,是个什么意思?”在马车上,洛洛一脸好奇的对秦澈问道。
    洛洛就属于那种,我非常努力,但是我又学不明白的好孩子。
    对于这样的孩子,你真不能批评她什么。
    只能说她的努力,没有用到正地方去。
    只是洛洛今天问的这个问题,秦澈也不知道答案。
    而且看郭公公那架势,他是真的急了。
    所以郭公公,应该也不知道,自家主子的计划,究竟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
    “我也不知道他那里玩脱了,只能说人家反派的脑子,也不是个摆设。也不是你怎么安排,就怎么是。”秦澈在马车里面晃悠悠的说道。
    说完秦澈看向洛洛:“洛洛,给你的那些丹药,你都吃了吗?”
    洛洛摇摇头:“还没呢。”
    “吃了吧,给自己升升级,为师估计玉州城这个副本,可能不会刷。”
    对于秦澈经常说的这些个,他们听不懂的词,洛洛他们早就习惯了。
    “希傅,有师妹在,还用得着我吗?”洛洛一边氪药,一边对秦澈说道。
    秦澈看了一眼五官明晰,坐在那里,一副异域风情闲适的薛诗诗,对洛洛道:“你师妹的武力值得慎用,用多了伤脑。”
    诗诗的武力值是很夸张,不过诗诗的灵魂很脆弱。
    武力值用的多了,一定会对诗诗的灵魂造成非常巨大的负担。
    这也是为何,秦澈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把薛诗诗当底牌,而不让她出手的原因。
    薛诗诗想要自由的出手,那必须要等到她的灵魂强度和她的身体强度契合才行。
    秦澈要的不是一个傀儡,而是养成一个真正的三品高手。
    洛洛把丹药吞服之后,体内的鬼火直接变成了幽蓝色。
    鬼物的七品叫幽。
    魂体更加的凝实不说,同时鬼物的很多能力,都可以施展出来。
    比如说托梦。
    梦中杀人,
    幽办不到。
    但是在梦中,把人吓成一个傻子,这个有可能。
    森森鬼气,在洛洛的身上凝聚了许久,才缓缓的消散。
    刚刚一副森严鬼气的红衣小女孩,转眼之间,又变成了可爱萝莉系。
    “希傅,我厉害吧。”洛洛邀功似的说道。
    “非常厉害。”对于洛洛,秦澈倒是不吝给出自己的赞许。
    毕竟谁跟一个孩子较真。
    马车在当天晚上,到了玉州城的城郊。
    玉州城的城郊,住的都是农户。
    对于以农业为主的王朝,农户自然是占大部分。
    玉州城虽然号称50万人,但那时把农户也算进去。
    实际上真的住在城里面的,并没有多少,也就十万人左右。
    对于有庄稼的人来说,住在玉州城里是真的不大方便。
    还不如住在田间地头方便一些。
    只是因为玉州的位置,远离边境,因此这城外的村落,并没有如同边境的村落一般,垒砌土墙弄成乌堡。
    这就给了匪盗非常大的便利条件,一走一过,附近的村落就都被洗劫一空。
    秦澈现在所看到的景象,就是被洗劫之后的景象。
    秦澈他们眼前所见到的城郊村庄,基本上十室九空,剩下的都是死人。
    “师傅,这种规模的掠夺,如果单是这一个方向的话,没有千人规模的军队,是做不到的。”薛诗诗看着车帘外面的场景分析说道。
    薛诗诗在兵法上是真的非常有天赋。
    虽然灵魂强度不高,可是兵法上的造诣,却跟灵魂强度完全不成比例。
    比如说孙子兵法。
    这个怎么说呢,孙子兵法再强也不过是一本书。
    没有人可以通过看书就成为兵法大家。
    兵书只有交到真正带兵之人的手里,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兵书。
    就比如说薛诗诗。
    秦澈只是负责原封不动的讲,至于薛诗诗怎么理解,秦澈都用一种师傅,赞许弟子的微笑,看着薛诗诗点头称是。
    毕竟跟薛诗诗比起来,秦澈连纸上谈兵都不算。
    “千人规模!这不算是小规模了。玉州城四门都尉,再加上城防军和州府衙门里面的人,加起来都没有千人规模。”苏夭听了薛诗诗的话,也不由得微微吃惊。
    对于玄门高手来说,军队人数的规模,其实没多大意义。
    因为玄门高手,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谁会跟大规模的军队冲击。
    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冲突,想要以人数对子,那付出的比例也会非常大。
    就以九品武夫为例,一百个精兵,才有可能与一个九品武夫对子成功。
    因此对双方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所以大家都默契,玄门无必要不会去与士卒对子。
    同样将领,无必要也不会用自己手下,与玄门高手对子。
    简而言之,大家分工不同,没必要非往一起扯。
    可是一千规模的兵祸,对于老百姓来说,那就是天大的灾祸。
    看看这十室九空的样子,就可以看到,当时何等之惨了。
    对于接受普通人供奉的玄门来说,看到如此景象,别人秦澈不晓得,可是秦澈是真的在心底里有些怒意。
    马车又往前形势了一段路,遥遥的已经可以看到玉州城的规模。
    以秦澈他们的目力,已经可以看到,玉州城的城墙上,大夏王朝的龙旗已经被撕了。
    秦澈没有继续往前,而是联系了一下郭公公。
    郭公公得到了传音之后,很快也给秦澈回了一条传音。
    “我那郡王大兄弟,一共让你给我带多少钱来的了?”这是一条试探,毕竟不能视频,所以秦澈也不知道,对面的是不是老郭。
    “两万两,万宝钱庄的银票。”郭公公跟秦澈对了一下暗号。
    确定对面是老郭,秦澈也让老郭过来寻找自己。
    功夫不大,变的更加狼狈,身上都是血的老郭,就来到了秦澈的马车之前。
    “郭公公,玉州城这是咋了。”秦澈对郭公公问道。
    “玉州城沦陷了。”郭公公对秦澈说道。
    秦澈看了一眼,玉州里面冒出来的黑烟,对郭公公道:“这也是你们殿下的计划?”
    “秦掌门,就不要嘲笑我家殿下了。还请秦掌门,施以援手,与老奴一起把殿下救出来。”郭公公施礼请求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