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太岳三青峰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挑衅?纪云轩和令狐冲以及陆大有,三人面面相觑,这倒打一耙的功夫真是厉害。
    不过,既然要争口舌之利,三人也是不好相与之人,令狐冲便也回道:“哦,近日以来,好像江湖上出了个什么英雄豪杰,青城四秀,就以今日一见,你们二人这强抢民女的所作所为,我看啊,完全可以称之为青城四兽!才更显得贴切。”
    “青城四秀?大师哥,我觉得干脆叫青城四兽顺口多了。”陆大有也应声道。
    而纪云轩也不甘示弱,好奇的问道:“两位师兄,恕我愚笨,还请指教这四只禽兽,到底是哪四种禽兽,如果说的是猪鸭牛羊,那还是高抬他们青城四兽了。”
    旁边的那位美丽妖娆的女子闻言,也是含着贝齿,抿着朱唇微微发笑,她本是闻得华山派三字,想起丧命于城外破庙里的三个教众,根据消息,好像就是死在华山剑法之下,便想留下来观察片刻,哪知却听到这令人捧腹的争论口舌,碰到江湖事当然是江湖了,她行走江湖,竟是从未听过这般损人骂人的好笑之言。
    注视着这个小师弟,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一脸的佩服之色,比之口齿伶俐,二人和纪云轩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等令狐冲和陆大有再行回答,那青城派的二人已是气的脸色发青,本以为三人会有所顾忌,结果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把他们青城派,和青城四秀放在眼里。
    其中一人张口便道:“岂有此理,你们华山派之人都是只会逞口舌之利的鼠辈,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侮辱于我们青城四秀。”
    同时那人手还指着纪云轩,说道:“还尤其是你这无胆鼠辈,连姓名都不敢道出来,只会藏头露尾,耍耍嘴皮子,便是该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青城派松风剑法的厉害!”
    想起纪云轩之语,那人不由得勃然火起,对着身边之人叫道:“人豪,咱们上,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要不是刚才被拦住,于人豪早已二话不说的拔剑杀将而出,哪里容得了那华山派之人这般出言侮辱,这时他已是怒目切齿。
    于是,青城派二人毫不迟疑的便拔出长剑,一起欺身上前。
    见得敌人持剑杀来,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身上虽是屁股有伤,只要稍微动作,就会疼痛难耐,但是二人也不含糊,也拔出剑来,挺身迎了上去。
    至于纪云轩虽也拔剑出鞘,却没有持剑加入,毕竟他身有重伤,还不能妄动内力,而青城派在江湖之中也算是名门正派,这江湖争斗,要是传出以多欺少的名头来,也只会给自家抹黑,平白坠了名气。
    这片刻间,四人已经是持剑碰了面,纷纷使出自家得意的剑法来,一道道剑影闪过,一阵金戈碰撞之声连连作响。
    躲过四人战斗的圈子,纪云轩行到那位美丽妖娆的女子身边,闻着一股如兰似麝的幽兰香气,不由说道:“这位姑娘,拦住你去路的贼人已经被我两位师兄缠住了,你可以放心,自可先行离去,他们不会再追上来了。”
    那女子见得纪云轩朝她走来,以为是有什么企图,不料只是劝她离去,眼睛直直的凝视着这个俊朗的男子,刚才就是他说出那些令人捧腹之语,女子摇摇头,又转头往对战的四人望去,轻启朱唇,吐气如兰的说道:“我虽是个不懂武功的风尘女子,却也看得明白,你那两位师兄好像是有伤在身,行动间身体总是那么僵硬和不协调,你不上去帮忙吗?”
    顺着女子的视线望去,果真如此,只见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每一个转身,跨步之间身形总是僵硬无比,二人也是呲着牙一脸痛色,再加上以陆大有的武功本就不敌青城派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令狐冲还要为他抵挡来自敌人的暗剑。
    于是,二人在青城派两人的联手配合下,虽一时可以无恙,形式也不容乐观,这番激战下来,想来令狐冲二人屁股上的伤已是被裤子的布料磨得痛苦不堪,血肉模糊。
    不宜久战,必须要速战速决,令狐冲明白,但是身体行动不便,还要照料陆大有不被青城派二人所伤,一时间四人僵持在一起,又如何能够速战速决。
    纪云轩看得明白,要不是二人今天被岳不群才打了三十大棍,恐怕以令狐冲一人的武功,就能打败青城派二人。
    只是眼下的局势明显对令狐冲二人不利,情势危急之间,也容不得纪云轩再做考虑,就算身上有伤,也只好拼一拼了!
    “姑娘,夜已深,你还是先行离开吧,以我和我两位师兄的武功,三人齐上,就算被人说成是以多欺少,也定不会让这两个贼人再去纠缠于你!”急声说完这句话,纪云轩就持剑而去,也不管那女子到底有没有离去。
    见得纪云轩也持剑欺身而来,青城派两人合力顿时一剑逼退令狐冲和陆大有,自鸣得意的朗声说道:“怎么,你们华山派是打算以多欺少吗?”刚才对战之中,两人已然知晓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身上有伤,便以此作为攻击二人的破绽,果然是占得上风。
    想着这一战要是传到了江湖之中,说他们青城四秀之中的两人战胜了华山派大弟子和另一弟子的联手合击,肯定是大涨威风之事,也会给师门增添光彩,这两人不由得意非凡。
    而令狐冲心中顿感憋屈,要不是屁股有伤,岂能让这青城派二人如此得意,输人不输阵,便也笑着回道:“就凭你们两只禽兽使的那什么青城派的中风剑法,也配让我们师兄弟三人一同出手,简直是要笑掉我的大牙。”
    “你们华山派弟子,都是这般不修口德吗?说话简直比放屁还臭不可闻。”青城派两人也不甘示弱。
    青光长剑斜斜指地,纪云轩身姿如苍松般卓然挺立,说道:“大师兄,六师兄,你们在一旁先歇息片刻,待师弟解决了两只禽兽,咱们再去喝过痛快!”
    “好,小师弟,那我和六猴儿就在一旁看你如何制敌,可要速战速决,我这酒虫都在喉咙里乱爬了。”长剑入鞘,令狐冲就要退到一旁歇息。
    陆大有一把拉住令狐冲的胳膊,急声道:“大师哥……”
    知道陆大有着急什么,令狐冲就打断他的话,沉着声说道:“六猴儿,不用着急,相信小师弟。”
    见得令狐冲如此,陆大有把张口欲说的活咽了回去,他知道令狐冲虽然有时候总是不正经,可是在这种事情之上,他肯定不会不知轻重,于是点点头,便和令狐冲来到墙边,靠着墙壁休息。
    青城派两人见只有一人出来应战,还是那个连姓名都不敢道出来的鼠辈,均想着就连华山派大弟子也不是对手,竟然还敢这般轻视于他们,于人豪便讥讽道:“哟!是你这个只知道逞口舌之利的无名鼠辈,连你师兄都不是对手,你还有胆量敢跳出来,那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损人也不利己。”
    “哦,是吗?你们青城派的那什么中风剑法我看威力平平,也没什么厉害之处,要不是我师兄有伤在身,一人就可以解决你们这两只禽兽,哪里还得需要我出手!”
    手臂忽然一扬,纪云轩手中长剑直指青城派两人,又说道:“既然你们两只癞蛤蟆这么想知道我的名字,便是告诉你们又有何妨。”
    又是听得“禽兽”“癞蛤蟆”等字眼,两人心中怒气丛生,只听一人大喝一声道:“混账小子,你也只能耍耍嘴皮子,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两人便齐身而动,仗剑直直刺来,纪云轩卓然而立,准备以静制动,口中却说道:“你们这两只青城派的……”说到“两只”二字,两人已然知晓接下来是什么,脚下再次发力,出剑比之前更快更狠,待得青城派两人利剑直刺胸前,及身之际,纪云轩却是后发先至,只是刹那间,一剑荡开了两人的利剑,神色悠闲的说道:“癞蛤蟆给我洗耳听好……”
    话音稍顿,纪云轩便立即出了一剑,口中又道:“在下是华山派……”
    这一剑映在青城派两人眼中,剑影绰绰,仿佛有四柄利剑不分先后的对着两人咽喉,眼睛刺来。
    “大师哥,小师弟这一剑,是什么剑法,从未见咱们华山派有人使过?”陆大有好奇,他没想到这个小师弟只是拜入华山几年的时间,武功已然这般厉害。
    令狐冲见着这四道剑影,面色一肃,喃喃自语道:“我虽知小师弟武功厉害,却也是始料未及,这一招太岳三青峰,他已然达到一剑化四剑的境界了。”
    “太岳三青峰,一剑化四剑吗?”那位还未离去的妖娆女子眼神一凝,微不可闻的轻轻笑了两声后,也自语道:“有这等剑法,看来果真是如此了。”
    纤白如玉的手里已不知何时扣住了一枚绣花针,凝而不发,女子想起之前那一番劝她离去的诚恳之言,便又是轻笑:“这样不是才更有趣吗?”手腕一转,绣花针已不知去向。
    面对突如一齐刺来的四道剑影,青城派两人心中兢惧,这一招两人抵挡不住,不消刹那,便会命丧当场!
    这两人毕竟为青城派之人,不宜死在华山境内,这样只会徒惹事端,纪云轩剑锋突转,剑脊拍在两人左右两边的面颊上,发出啪啪啪啪的四声清脆之音。
    口里接着说道:“九弟子纪云轩!”便跃起一人一脚,踢在两人的胸膛,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几丈之远,“轩”字话音刚落,两人也屁股翻身倒地,嘴里均是痛呼出声!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