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舍身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青光长剑拄地,剑身有些微微的轻颤,那是因为纪云轩握着剑柄的手在颤抖。
    面色有些潮红,纪云轩沉下声道:“你们这两只青城的癞蛤蟆,希望你们在心中已经牢牢记住了我的名字,不然我可不会再说第二次,那时我也不会再这般手下留情。”
    喜出望外,令狐冲和陆大有没想到这个小师弟竟是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击败了青城派两人,还真是速战速决,二人撑在墙边抚掌,令狐冲笑着道:“今天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之前见了青城派绝世的中风剑法,现在又见到了青城派另一招绝技,当真是厉害非常啊!”
    “大师哥,恕我孤陋寡闻,我只听得过青城派的中风剑法在江湖上赫赫有名,难道说青城派还有藏拙,到底是什么绝技,快给我说说。”陆大有面带疑惑,还说的煞有介事。
    朝着翻身倒地的青城派两人瞧了一眼,令狐冲对着身边的陆大有带着责备之音,说道:“平日里让你多读书可以长见识,就是不听,天天只知道耍猴,那今天你大师哥便告诉你青城派除了中风剑法之外的另一绝技,六猴儿你可要记牢了。”
    摸了摸脑袋,陆大有回道:“好的,大师哥,你说我听着,以后肯定不会忘。”
    点点头,令狐冲郑重的说道:“青城派除了中风剑法之外,那当然就属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最为厉害了。”
    对着青城派两人扬扬下巴,令狐冲又道:“刚刚那两只癞蛤蟆不是才给咱们演示过吗?看着威力却实很大,以后行走江湖咱们要多加小心防范才是。”
    “知道了,大师哥,我一定小心防范。”陆大有脸色诚恳,弄得与真的一般无二。
    “你们华山派真是欺人太甚,”于人豪两人手捂着淤青的脸,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站起身,刚从纪云轩的剑下逃得性命,心中即是惊恐,也不由感到庆幸,均是没想到这个华山九弟子,剑法已是这般高深莫测,两人对视一眼,脸露狠色,伸手入怀中,于人豪拿出两颗黑色的珠子,道:“你们看这是什么,今天定要让你们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练剑之人,不仅要手上的出剑速度快如闪电,通常也会有一双锐利的眼睛,这是一条很深的巷子,夜色同样也很深,微光暗淡,是以令狐冲看清楚了于人豪手中之物。
    “震天雷!”令狐冲大声惊叫出声。
    不光是令狐冲看清了,陆大有和那位美丽妖娆的女子也知道所谓的震天雷为何物,震天雷是由火药为原料,制作而成的杀人利器,因为便于携带,深受江湖之人喜爱,纪云轩虽是击退了青城派两人,也时刻警惕着,对那于人豪手里的震天雷看得清清楚楚。
    “哈哈,算你们还有些见识,不过你们还是给我去死吧!”只听得狂笑声响起,那两颗震天雷已是朝着纪云轩的所在丢来。
    身后不远此便是那女子所在,纪云轩知道那姑娘还未离开,他不能独自一人避开,不然以这震天雷的爆炸范围,那姑娘定会受到波及,而令狐冲和陆大有所离甚远,只能高呼:“小师弟,快避开!”几丈之远的距离在这时的二人眼里犹如天堑般难以逾越而来。
    可是他怎么能避开,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纪云轩临危不惧,硬生生的止住颤抖的手,微微皱眉,眼神冷冽,盯着空中向他飞来的大杀器,看准时机,迅速的投掷出长剑以及剑鞘。
    同时,纪云轩运起轻功,几乎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那女子的身前,又是一股香气扑鼻,急忙道一声:“得罪了!”手已是揽在女子柔媚无骨的腰肢上,脚下不停,抱住女子就往后退去。
    投掷而去的长剑和剑鞘与凌空而来的震天雷在空中相撞,“砰砰”连续两道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那声音之剧烈,传出去甚远,顿时这巷子里灰尘弥漫。
    而另一边,岳灵珊鼓着俏脸,在这城里到处找不着纪云轩三人,她坐在街道边的石墩上捶着酸痛的双腿,恨恨的嘀咕道:“大师哥竟然敢骗我,而且还拉着小师弟,要是让我找到你,一定要让你好看,”听得这道声响,她手上也立即停下动作,闻声寻来。
    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即使以手捂耳,也是被这爆炸声震得耳朵嗡嗡轰鸣,头脑发昏!
    更不用说离得更近的纪云轩了,怀里抱着那女子,尽管他速度很快,也快不过震天雷爆炸的瞬间产生的冲击波,横推着空气里弥漫的灰尘,以肉眼可见的形式从中心点扩散出去,不过刹那,就已经临近纪云轩的后背。
    下一刹,那横推而来的灰尘边缘,撞在空中横移的纪云轩的后背,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使得纪云轩和怀中的女子紧紧抱在一起,然后不由吐出一口鲜血来,他只觉五脏六腑好似在颤抖,全身都传来深深的剧痛,一齐涌入他的脑海。
    在这之前,纪云轩已本是有了重伤,不能妄动内力,否则那也是会加重伤势,而刚刚他不仅运气行功,为了躲闪那震天雷,更是不顾体内的伤势,自然是运足了全身内力。
    因此,伤上加伤之下,纪云轩抱着那女子人还在空中,嘴角的鲜血还止不住的缓缓流出,他已然觉得眼皮似有千斤之重。
    双眼一闭,就昏了过去,没了知觉,脑袋耸拉抵在怀中女子的肩上,揽着女子腰间的手,也没了力气,直直下垂。
    两人落地,又是退了几步,才卸下那股冲击的力道,“喂,你醒醒,醒醒!”那女子摇了摇全身都靠在她身上的纪云轩,她感到肩上的肌肤有水浸湿的感觉传来。
    但是,女子知道那不是水,是血,鲜血,是靠在她身上的这个男子嘴里流出来的。
    血!她已不陌生,因为她已记不清有多少人丧命在她手中,一双纤白的玉手也已然不知道染了多少血。
    在她自己看来,她的手是红色的,她本以为她站在绝巅,达到了可以坐看世间云卷云舒的高度,再也没有任何事能使她的心动摇半分,因为她本以为她已经能够做到冷血和无情。
    可是,本已经习以为常的血腥味,这时闻着却是这样的刺鼻,听着耳边那仿佛风中蜡烛般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女子有些慌了神,“喂,喂,你醒醒,醒醒!”
    她为这个靠在她身上的男子,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子,竟然感到担心,感到焦急,“喂,纪云轩,你醒醒!”她不由想起震天雷爆炸时,他脸色沉着,眸子平静,义无反顾的冲向她,她不由想起他明明劝过她离去,不然他独自一人一定能避开的。
    她竟然在自责!
    玉手贴在纪云轩的后背,他的体温正在渐渐变得冷,呼吸声更弱,她不想他死,她要救他,于是,一股惊人的内力,随着她的手臂源源不断的传入了纪云轩的身体里。
    她正在不惜损耗自身的内力,在为纪云轩疗伤!因为她不想他死,在她看来有这么一个理由,已然足够了。
    拍拍身上的灰尘,令狐冲和陆大有站起身来,搓搓还有点嗡嗡作响的耳朵,二人距离震天雷爆炸的所在,稍微有些远,除了被震得头脑发昏之外,并无大碍。
    左右摇摇头,令狐冲回过神,惊呼道:“小师弟!”
    “什么小师弟,”陆大有脑袋还有些发昏,没反应过来。
    伸着脖子,令狐冲四处遥看,就见得纪云轩正低垂着脑袋,和那个青楼里所见的美丽女子抱在一起。
    他不由松了口气,捋一捋头发,随后又是脸上一笑,自语道:“还是小师弟下手快,真是厉害啊,我辈不及也。”
    又是往四周看了一遍,“诶,那两只癞蛤蟆呢?难道是逃掉了吗?”没见到青城派两人,令狐冲疑惑。
    而那青城派两人见得纪云轩受了两颗震天雷的爆炸,在落地之后竟然还能站立着,好似丝毫未伤,两人怕纪云轩回过头来再行持剑杀来,必然不会手下留情,他们两人又不是纪云轩的一剑之敌,是以趁着空气里散布的灰尘,早就已经偷偷的溜掉了。
    抬手在两眼发昏的陆大有的头上用力的敲了几下,“小师弟?哦,对了,大师哥,小师弟呢,他没事吧!”回过神来,陆大有惊叫出声,揉着发痛的脑袋,看着身边的令狐冲,又自语道:“奇怪,我脑袋没受伤啊,怎么会痛呢?”
    捂嘴偷笑,令狐冲也不答话,看着还在发傻的陆大有,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纪云轩的所以走去。
    “大师哥,六猴儿,你们竟然在这儿,我终于找到你们了!”一道满含怒气的声音传来,令狐冲那只抬在空中的脚,像是被点了穴道般,立即顿住,再也迈不出去。
    脸上表情变化几次,最后令狐冲一脸嬉笑着回过头来,就见得岳灵珊正从巷子的高墙上,如落叶般飘了下来,眼里充斥着浓浓的杀气,让令狐冲身体一颤,心中也在发苦,暗道:“被小师妹抓个正着,这下可是坏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