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剑已毁,人也杳杳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见得岳灵珊飞落下来,站立在地,“哈哈哈”令狐冲发出大笑声,拍拍陆大有的肩膀,眼里满是惊喜,道:“今天晚上的月亮真是圆啊,咦?小师妹你也出来赏月吗?”
    陆大有反应过来,急忙点头,想也没想,道:“咦,是啊,大师哥,今天晚上的月亮真……真好看,”抬头望了一眼,黑漆漆的夜幕笼罩着头顶,只有几颗零落的星在不甘寂寞,哪里来的月亮,陆大有可没有令狐冲这种睁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话声停顿,迎着岳灵珊那杀人的目光,陆大有低下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见着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被抓了个正着,还睁着眼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岳灵珊眼里冒出火来,满面寒霜,道:“我生气了,大师哥,六猴儿,你们两个还在胡编乱造的说谎话,”把脑袋凑上去,使劲嗅嗅,一股浓烈的酒味冲鼻而来,岳灵珊看着二人,又道:“你们两个满身的酒气,肯定是跑去喝酒,还骗我说是去茅房,难道是去茅房里喝酒吗?还把我一个人丢在茶馆里,真是可恶!等明天回到华山去,你们两个就死定了,自己搞鬼就算了,竟然还要拉着小师弟,是想拉着他下水,让小师弟当挡箭牌吗?”
    叫上纪云轩,的确是有这个念头在里面,可是这种事二人怎么会承认,令狐冲干笑几声,道:“绝对没有,小师妹,你看小师弟在山上的时候,每天不是到朝阳峰去练剑,就是跑到藏经阁看书,我和六猴儿见得小师弟日子过得太枯燥,就带他去喝酒,这不是为了他好吗!而且喝酒之地,通常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话粗鲁,带着你一个姑娘家去也不方便。”
    “是这样吗?”岳灵珊有些疑惑,令狐冲的说辞很是可疑。
    “是的,是的,小师妹,就是这样,你可不要到师傅他老人家面前乱说,不然又害得我和大师哥受罚,大师哥没有说谎,我们就是带小师弟去喝酒,绝对没干什么坏事,”见得岳灵珊不信,陆大有感受着屁股传来的疼痛,话就脱口而出。
    手一拍脑门,令狐冲眼睛一闭,险些晕倒,暗道一声:“六猴儿啊六猴儿,你怎么这样沉不住气,这下可真的是坏了。”
    果然,“只是喝酒,没干什么坏事?”岳灵珊眼珠子在二人的身上扫来扫去,而陆大有在话出口之时,就已经捂着嘴,后悔不已。
    沉默片刻,岳灵珊知道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便面向陆大有,眼睛成一道弯月,笑眯眯的柔声道:“六猴儿你说,你和大师哥到底是拉着小师弟去做了什么,肯定不止是喝酒,怪不得你们要避开我,原来是鬼中有鬼,你只要说了,明天回山去,我肯定不会到爹爹跟前告状,你和大师哥就不会受罚了。”
    不会受罚?喉咙耸动,陆大有正欲说话,令狐冲忽然一把抓住陆大有的胳膊,把他拉到一边,然后笑嘻嘻的说道:“小师妹,你要相信我们,真的只是去喝酒,绝对绝对没有骗你……”
    狠狠的瞪了令狐冲一眼,打断他的话,岳灵珊又转到陆大有的身前,道:“六猴儿别管大师哥,你说,说了我肯定会为你们隐瞒的”
    抬头看着岳灵珊的脸,不像是说谎,陆大有嗫嚅着嘴唇,道:“我和大师哥的确是拉着小师弟是去喝酒,只是……却是去……”
    “诶,小师弟呢?”令狐冲向巷子深处瞥了一眼,却是不见丝毫人影,他不由感到奇怪,明明之前他还有见到,这只过得几个片刻间竟然就不见了,见着陆大有和岳灵珊看过来,令狐冲悻悻的笑笑,道:“小师妹,六猴儿,小师弟不见了。”
    “对了,小师弟呢!他去哪了?刚刚不是还在吗?”陆大有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茫然道。
    小师弟?岳灵珊左右看看四周不见人影,而且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好似真的不知道,岳灵珊也只得先行放下追问的此事,想着等找到小师弟再问也不迟,好奇道:“小师弟不是和你们两个在一起吗?你们两个怎么会不知道。”
    擦擦头上的冷汗,令狐冲和陆大有悄悄对视一眼,均是不由吁出一口气,把吊着的心放下来,总算是误打误撞的终于是让小师妹转移了注意力,抿着嘴唇,只是令狐冲心中有些苦涩。
    不过,现在能隐瞒去青楼喝花酒之事也是一件幸事,不然此事要是真被岳灵珊知道了,他和陆大有不死也肯定会脱成皮,陆大有隐蔽的对着令狐冲竖了个大拇指,令狐冲眨眼一笑,意思是说不用担心,有我一切都没事。
    “小师妹,其实我们是发现有两个贼人尾随一位姑娘到这巷子里,欲行那不轨之事,所以就和小师弟来救人,”令狐冲正色回道。
    “真的?”岳灵珊若有所思,见着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满脸灰尘,身上的衣裳有被利器划破的痕迹,而且刚刚她是有听到剧烈的声响,抱着好奇方才找过来的,岳灵珊问道:“那贼人呢,还有你说的那位姑娘。”
    “小师弟只是出了一剑,那两个贼人就击败了,可能是害怕就逃掉了,”陆大有兴奋的说道,“要不是刚才见到小师弟的剑法,我竟然不知道小师弟的剑法已经那般厉害。”
    说到纪云轩的剑法和武功,岳灵珊亲眼见识过,当然是知道其厉害非常。
    只是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纪云轩,岳灵珊道:“说重点。”
    “还是我来说吧,”令狐冲便简扼的说出当时所发生之事。
    听得当时那般危险的情况,岳灵珊心中一紧,她知道纪云轩身上已是有伤,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轻是重,震天雷的威力她也有所耳闻,想着那么近的距离,纪云轩怎么能完全躲开,岳灵珊万分急切,便在这巷子中找到几块长剑的碎片,她知道这是纪云轩所持的佩剑。
    可是剑已毁,人却不见了。
    她心中焦急,看着这茫茫夜色,岳灵珊已不知去何处寻他。
    令狐冲走过来,见着岳灵珊盯着手心里的碎剑铁片发呆,他即使满心苦涩,也知道现在最为要紧的事,就是找到纪云轩。
    之前那般情况危急,令狐冲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思索,他知道纪云轩必然是受了伤的,他和陆大有距那震天雷爆炸处已有几丈之远,也被震的头昏脑涨,而纪云轩当时的距离却不过一丈。
    不然以纪云轩的性子,怎么会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女子抱在一起,肯定是受伤昏迷,令狐冲一拍脑袋,亏得他之前还有心思那般误会于这个小师弟下手快呢。
    不忍见得岳灵珊担心,令狐冲劝慰道:“小师妹,你要相信小师弟,他武功那么厉害,些许小伤,肯定会没事的。”
    抬起头来看着令狐冲的脸,岳灵珊点点头,笑容勉强,道:“我知道,小师弟的武功那么厉害,怎么会被那样卑鄙的暗器所伤呢,大师哥,你说小师弟是不是一点事也不会有,他肯定只是和你一样,酒瘾犯了,就背着我们悄悄的溜去喝酒了。”
    “当然是这样,小师弟怎么会有事呢!”令狐冲朗声回答,说完他又道:“小师妹我偷偷的我告诉你,其实小师弟的酒量比我也不遑多让,小师妹你以后可要把小师弟看紧了,不然我好不容易藏的酒就要遭殃了。”
    女儿家的心事被说中,岳灵珊即使心中担心着急,俏脸也羞得通红,低下头嗔道:“大师哥你说的什么胡话,小师弟要去喝你的酒,又不关我的事。”
    这般如小女儿家姿态娇羞的小师妹,令狐冲从未见过,眼光暗淡一圈,令狐冲强笑几声,道:“小师妹,你不要着急,我们肯定能找到小师弟,我猜小师弟可能是被我们所救的那位姑娘救了,所以当务之急,我们是先要找到那姑娘。”
    眼睛一亮,岳灵珊急忙道:“大师哥,那我们就快去那位姑娘吧,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找到小师弟了。”
    不等令狐冲说话,岳灵珊面色一暗,又道:“虽然这城里并不大,可是想要找到那位姑娘也不亚于大海捞针啊。”
    “不用担心,小师妹,我和大师哥知道那位姑娘的下落,”陆大有手里捧着几块断剑的铁片走了过来,道:“所以,最迟应该明天就能找到小师弟了。”
    闻言,岳灵珊惊喜的直直看着令狐冲,不确定的问道:“大师哥,六猴儿说的是真的吗?”
    见着岳灵珊眼里的希冀,令狐冲脸上一笑,道:“当然了,难道你还不相信你大师哥吗?所以我让你不要着急,我和六猴儿知道那位姑娘的线索,不出意外明天应该就能找到小师弟。”
    得到令狐冲的肯定,岳灵珊稍微有些放下心,便急忙道:“那我们就赶紧去找那位姑娘吧,大师哥,六猴儿,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先找到小师弟才是要紧的事。”
    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点头答应,于是三人也不再迟疑,借着夜里的微光,出了这条幽深僻静的巷子。
    其时已是深夜子时,灯笼里的蜡烛渐少渐稀,行人渐稀渐无,这城市的街道由喧闹而沉寂,冰冷凄清,还剩下三道人影焦急的行着,只不过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走路的姿势有些奇特而已。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