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名唤东方白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太好了,那别磨蹭了,你快带我们去吧!”睁着一双圆润的灵动大眼紧紧的望着俏丽丫鬟,岳灵珊俏脸满是欣喜,急声呼道。
    看着岳灵珊急躁之色溢于言表,就连说话也失了分寸礼数,令狐冲失笑,补充道:“姑娘,我小师妹由于太着急,说话失了礼数,望姑娘千万不要见怪,还要再劳烦你带我们去见你家小姐,在下不胜感激。”
    垂下头,岳灵珊唇齿轻咬,微微皱着柳絮黛眉,暗想:“我真是急昏头了,说话已是失了分寸,都怪可恶的小师弟,可是……”脸色一暗,她又不由为纪云轩担忧。
    俏丽丫鬟嘴角笑笑,她在这青楼之中当差做事,三教九流的人什么没见过,不管是怎样粗鄙不堪的话她也听过,因此她摇摇头,表示不碍事,便回道:“这位姑娘和两位侠士,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家小姐。”
    令狐冲正欲答谢,而岳灵珊抬急忙起头来,抢着回道:“多谢这位姑娘,”俏脸上很是郑重。
    嘴边带笑,俏丽丫鬟道:“三位请跟我来。”
    便转身踩着楼梯而上,三人脸上均是欣喜,也急身跟上。
    来到二楼,俏丽丫鬟带着三人行过长廊,向着阁楼的深处走去,只是这楼道的屋子里,不时有男人的声音,以及令人脸红心跳的只有女人才能发出的娇笑声,呻吟声,穿透过房门传了出来。
    这靡靡之音犹如小猫低吟,猫爪挠心,又似那秋天酥软的清风迎面吹来,暖入人心,岳灵珊听在耳里,犹如有人在用鸡毛掸子在挠着她的心,她不知道这房间里在发生什么事,才会发出这般令人脸红的声音来。
    她只觉听了这声音之后,娇躯不由自主的发热,浑身酥软无力,岳灵珊脸色通红,她垂下头,悄悄的瞥了一眼前面带路的俏丽丫鬟,她却是若无其事,好像是个聋子没有听到这些声音,可是她分明不是,岳灵珊知道,却不知道她为何能做到淡定自若。
    这条楼道很长,岳灵珊心很大,她只想一瞬间就走这完全部的路程,可是不能,就算是个傻子,看到那大厅里豪华气派的装潢,现在又是听到这令人脸红的靡靡之音,也知道这似水年华里绝不单单是个喝酒之所,何况岳灵珊又不是傻子,她已是猜到什么,而且想起之前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吞吞吐吐找到的蹩脚借口,岳灵珊更是相信这其中有她不知道的细节。
    偷偷转过头,岳灵珊见到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脸色尴尬,眼神漂浮不定,她有理由确定,喝酒之事一定有蹊跷。
    敲敲脑袋,岳灵珊想不清楚这其中的关键,抬头见到在前面带路的身影,她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悄无声息的加快脚步,随后几步之间就追上,与之齐身前行,岳灵珊伸手碰碰身旁这个作下人打扮的女子,那俏丽丫鬟转过头,见着是身后三人之中的那个姑娘,问道:“这位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点点头,岳灵珊道:“我就是好奇这似水年华怎么和其它的酒楼不一样,你在这里做事,知道原因所在吗?”
    “酒楼?”俏丽丫鬟凝视著眼前的女子,看她脸上露出的表情,好像是真不知道这似水年华是干什么的,不然也不会问出这让人啼笑皆非的话来。
    向后瞧了瞧,俏丽丫鬟回过头来,迎着岳灵珊疑惑的眼神,低声道:“姑娘,难道你的两位师兄没有告诉你这似水年华到底是干什么的吗?”
    摇摇头,岳灵珊回道:“他们二人说这里是酒楼,喝酒之地,但是我看着却不像,肯定不止喝酒这么简单。”
    手掩着红唇,俏丽丫鬟偷笑几声,便道:“姑娘,那你是被骗了,这里的确是个可以喝酒的地方,而且卖的酒全是上等的好酒,可是却不止有美酒,还有无数的美女。”
    “美女,”岳灵珊困惑,她还未涉足江湖,因此却是不懂得“美女”这两个字所含的意义。
    她已经说得这么明白,见得岳灵珊还是不知道,俏丽丫鬟只好又道:“简单来说,这似水年华就是个风流之所,烟花之地。”
    “妓院吗?”岳灵珊有些不太肯定,问道。
    俏丽丫鬟点头,道:“对,就是妓院。”
    她的声音里含着有悲伤,有无奈,就连俏丽的脸上,也带着悲伤,眼睛里更是。
    岳灵珊看着这个和她年纪相差无几的女子,想开口劝慰,却又无从说起,只好沉默下来,低下头盯着脚下的楼板。
    她不知道这其中有着什么辛酸和悲痛的往事,不然这个俏丽的姑娘怎么会流落青楼之中,岳灵珊不想知道,因为她不懂,也不想去问明白,更不想去弄懂。
    现在她的整颗心里只关心,只着急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小师弟纪云轩,她的心很小,小到只装得下一个人,其它的事她没有留一丝一毫的心思,去关心去记挂。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从那年她和纪云轩饿着肚子,两人坐在饭堂前那由青石铺就的石阶上,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也不噪,岳灵珊知道那时纪云轩正偏头凝视著她,眼神里有过柔软,有过怀念,还有过坚定。
    此刻,她只想越过无尽的黑暗,遥远的距离,去到纪云轩身旁,她想要见到他,想要知道他是否还安好,心里的急切犹如一团火,正在烧烤著她,让她不能有半刻的平静。
    岳灵珊知道身旁这个俏丽姑娘的悲伤,于是,她安静着,沉默着,只跟着她走路,不说一句话。
    悲伤的时候,最好需要的是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缅怀,即使是在喧嚣热闹的酒楼,喝一口酒,在寂静无声的茶馆,细抿一杯热茶,又或是在这似水年华,笑靥如花的逢场作戏,也可以默默缅怀,那才是叫做悲伤。
    岳灵珊也在悲伤,她想起纪云轩生死不知,下落不明,她为纪云轩而悲伤。
    所以,岳灵珊和俏丽丫鬟沉默着,悲伤着行在前面,令狐冲和陆大有在后,说着些痛快的笑话,可是他心中却是怀著一腔的酸涩,无人可以诉说,不时抬眼瞄岳灵珊的身影,眼里满是悲伤,无人可知。
    行完这条长长的楼道,令狐冲和陆大有沉默下来,四人听到的只是脚步声,又转过一处拐角,来到这阁楼的深处,停在一扇房间的门前。
    俏丽丫鬟上前敲门,轻声低语,道:“姑娘,人已经带来了。”
    “进来!”屋子内一道女声传来。
    俏丽丫鬟恭敬答道:“是。”
    便轻轻推开门扉,回过身,道:“三位请进,我家小姐就在屋子里,有什么事自可当面说清。”
    话音落下,俏丽丫鬟向着三人行了一礼,也不进屋,便往楼道外行去。
    三人面面相觑,岳灵珊最是心急,便抬脚跨过门槛走了进去,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怕岳灵珊有所闪失,也紧紧跟着进了屋子。
    屋子里焚著香,进得屋子里,一股静心安神的香味直扑入鼻,三人见到这屋内的布置装扮,确是个女子的闺房。
    来到厅中,见得桌边端坐着一个美丽妖娆的女子,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对视一眼,也不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女子赫然便是他们在深巷之中所救的那个女子无疑。
    在来时的路上,岳灵珊已听过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说过,这位女子是如何之美,可是这会见得真人当面,她也为这女子的容貌所惊。
    那女子起身,行了一礼,随后右手伸出,道:“这位姑娘,两位侠士,请坐,”
    座前有杯,杯中有茶,还是热茶,三人道了一声谢,便分别落座。
    岳灵珊实在心挂纪云轩下落,正欲开口相问,令狐冲拉住她的胳膊,对着岳灵珊摇摇头,他是怕这个小师妹心急之下,说话又失了礼数,要是无意之间冒犯眼前的这位女子,那就不好询问纪云轩的下落了。
    虽然杯中是茶,不是令狐冲所爱之物,他也举起轻抿一口,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小女子复姓东方,单名一个白字,”那女子起身,对着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又行了一礼,道:“今天夜里,还要感谢两位侠士出手相救于我,不然我一个柔弱女子如何能逃脱那两个贼人的魔掌。”
    令狐冲回道:“原来是东方姑娘,姑娘不用多礼,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剑相助,我们身为江湖之人,习武练剑本也是为得如此,这样才不枉恩师一番敦敦教诲!”
    摆摆手,陆大有道:“东方姑娘,不必相谢,我们身为江湖正道之人,行侠义之事本就是我们应有之责,就算遇到的不是你,我和我大师哥,小师弟也会上前相救的。”
    举起桌上的茶杯,东方白道:“两位真是侠义心肠,不过,相救之恩,小女子如何能忘,只能以这杯中之茶以做酒,敬二位一杯,聊表心意。”
    “东方姑娘言重了,”站起身,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举杯饮尽茶水。
    待又重新坐下,岳灵珊见着令狐冲不问及纪云轩下落,她已是心急,连忙对着令狐冲使了个眼色,而令狐冲眨眼挑眉,示意她不要着急。
    令狐冲回过头,望着对面这个名为东方白的女子,道:“东方姑娘,我和我师弟师妹三人深夜冒昧开访,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只是我有个师弟现在下落不明,才不得不来向你打听此事,之前在那深巷之中,你应该知道当时除了我和我身边的这个师弟外,还有一人。”
    伸手指着陆大有,令狐冲又道:“当时敌人发出震天雷这般厉害的暗器,情况十分危急,在那爆炸之后,我那师弟便不见了踪影,不知东方姑娘,是否知道我师弟的下落。
    感谢春风沉醉夜的书友的打赏,今天下午2点,无限主角这本书会迎来首次的分类频道的推荐,因此在这里厚著脸皮求支持,求支持!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