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房中秘论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躺在竹担上的纪云轩,身上盖着张暖香红被,仅仅露出了脑袋,像是静静的睡着了一般,睡容安详,可是那张脸比得上还未沾染墨迹的白纸。
    那份煞白,刺入眼里,让得岳不群心悸,因此他面色如寒霜,殿堂里的所有人均是大气不敢出。
    跪在下首的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垂下头,屁股之上的疼痛也难及心中的内疚,岳灵珊跪在竹担旁边,柔情溢出了眼眶,脸上的表情即是担心又是心疼,她静静凝视著纪云轩,以她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小师弟,我们回家了。”
    终于,令狐冲抬起头来,愧疚的说道:“师傅,都是弟子的错,要不是……”
    “好了!你所做之事现在不用说,稍后我自有论断,”岳不群冷着声音,打断令狐冲的话,太师椅上的紫檀木扶手,在岳不群的手中捏的咔擦响,眼见下个刹那便要粉碎,一只温暖的手搭过来。
    手上的内力隐去,岳不群偏过头来,见着宁中则微微摇头,那双眼睛里的心疼之色丝毫不比他少,这几年来她待这个晚入门的弟子,已是犹如亲子,想来只是把难受与疼惜放在了心里。
    微微对着宁中则点头,岳不群知道纪云轩受伤必有蹊跷,但是当下不是追究谁错谁对之时,还需赶紧为纪云轩这个弟子治伤才是。
    岳不群和宁中则双双起身,来到竹担旁,岳不群便蹲下身去,查看纪云轩的伤势,宁中则扶起跪着的岳灵珊。
    膝盖还是弯曲着,岳灵珊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娘,你快救……”
    “好了,一切有你爹呢,不要担心,云轩会没事的。”宁中则打断她的话,见着这个女儿只是下山几天,就仿佛明珠蒙了尘,脸上疲惫不堪,眼睛里更是血丝弥漫,那个欢闹跳跃的身影,已然半点不见了踪迹,想来心里已是难受至极。
    “娘,小师弟他是不是一点事也没有,过几天,不!明天他就可以醒过来了。”岳灵珊依偎在宁中则的怀里,还是有些担心。
    “当然了,你爹爹的本事那么大,肯定能治好云轩的伤,珊儿你就不要再担心了。”迎着岳灵珊那双期盼的眼睛,宁中则柔声回道。
    虽然得到宁中则准确的答复,但是纪云轩始终昏迷不醒,一时间岳灵珊又怎么能放下心来。
    宁中则知道纪云轩这个弟子在女儿心中的分量,她只盼著纪云轩的伤势能快些好,这样也免得众人和她记挂担心。
    “师兄……”宁中则开口叫道。
    站起身来,岳不群挥手止住宁中则欲要说的话,道:“你们两个还跪着做什么,还不赶快送云轩回房去。”
    “是,师傅,”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急忙点头,揉着膝盖站起身来,令狐冲道:“师傅,只是小师弟身上的伤势……”
    背负著双手,岳不群又打断令狐冲的话,道“云轩的伤,我自有法子为他医治,你不必问。”
    得知纪云轩的伤有方法救治,令狐冲和陆大有二人欣喜,心中愧疚稍减几分,令狐冲点头应是,便和陆大有抬起竹担,出了正气堂去。
    岳灵珊一见,怕二人粗手粗脚的不能照顾好纪云轩,急道:“爹,娘,我先去照顾小师弟了,”还未等岳不群和宁中则回话,早已匆匆的出了正气堂,跟着去了。
    相视一眼,岳不群和宁中则摇摇头,随后岳不群便吩咐做事稳重的劳德诺,去熬些专治内伤的药。
    待众人散去,岳不群和宁中则也出了正气堂,回到房中。
    关上房门,宁中则便急声道:“师兄,之前在大殿里不能说,现在可以说了,云轩的伤势到底重不重?”
    来到桌边坐下,岳不群沉思半晌,终于长长叹息,看着满脸着急之色的妻子,答道:“师妹,云轩的右手和身体内的经脉具是有所损伤,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话音稍顿,不等宁中则发问,岳不群又道:“最严重的是云轩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均是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因此,云轩的伤势之重,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云轩的伤势这么重!”宁中则一惊,道:“那怎么不立即给云轩医治。”
    “诶!我怎么不知道,但是想要给云轩治伤这谈何容易,”岳不群叹道。
    闻言,宁中则神色一愣,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喃喃道:“那么就是说云轩的伤治不好吗?可是他还这么年轻,人生还那么长,怎么能受伤病所累,云轩他年幼时家里就遭逢惨变,这才过了几年的平静日子啊!”
    “师兄!”宁中则悲伤的叫道,她不愿见到纪云轩还小小年纪,就被伤病缠身,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相信肯定有法子可以医治纪云轩的伤势。
    岳不群心中后悔不已,要是有他如往年一般陪同在侧,纪云轩又怎么会受伤,这是他最喜爱的弟子,其天资之高是他生平仅见,才五年光景,武功就已经有成,这时他已是悔之晚矣,又何尝愿意见得如此,因此岳不群默默思忖:“或许还有一个方法,唯一的方法!”
    沉默了许久,岳不群才开口说道:“师妹,这世上或许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医治云轩的伤势,而且就在我华山,只是……”
    脸上一喜,宁中则道:“师兄说的是紫霞秘籍吗?”
    “确实是紫霞秘籍,”岳不群点头回道,“只是……”似又想到什么,他欲说又止。
    “只是这紫霞秘籍只有掌门才能修习,因此也只能传于下一代掌门是不是。”宁中则接过话。
    “我之前正是在思量此事!”岳不群回道。
    而宁中则却是略过此事不提,反而问道:“师兄,依你之见,云轩的品行如何?”
    毫不迟疑,岳不群道:“石中美玉,人中之龙,兼且还有古道君子之风,年纪虽小,行事却颇有章度而又稳重。”
    宁中则问道:“其资质武功如何?”
    瞧了这个温柔贤淑的妻子一眼,岳不群已是知她话里之意,回道:“其资质之高,可以用妖孽二字来形容,说是这世间仅有也不为过,至于云轩的武功,说来惭愧,恐怕要是再过一两年,就可以追上我了。”
    夫妻之间,彼此坦诚相待,因此在宁中则的面前,岳不群实话实说,也不用刻意隐瞒。
    脸上笑意显露,宁中则又问道:“待得你我百年之后,云轩可是做得这华山掌门之选?”
    沉思片刻,岳不群面色一整,沉声道:“以云轩之才能做这华山掌门之位,自然是上上之选!”
    “那师兄还在忧虑什么,以云轩的品行与武功皆可做得下一任掌门,紫霞秘籍或早或晚都要传授于他,加之现在云轩又有伤势在身,就更应该传于他了,”宁中则终于是道出其目的所在。
    话虽是如此,但是将来之事,谁敢言是,这又关系到能否把华山派几百年来的香火,传承下去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因此岳不群沉默著不敢轻下决断。
    见状,宁中则心中急切,她待纪云轩犹如亲子一般,怎么能让她眼睁睁的看着纪云轩那么长的人生都活在伤病的折磨中,宁中则不能,她也不忍心,毕竟在她看来一本紫霞秘籍如何能有纪云轩这个弟子的性命重要。
    身为江湖中人,宁中则又如何不知一个人伤到了五脏六腑,那这伤势之重已是不言而喻,而要是不能及时的医治痊愈,莫说一身的武功,恐怕就连性命都是难保。
    “师兄,”宁中则哀声的叫道。
    话音里包含著期盼,急切,以及对纪云轩这个弟子的关爱之意,听在耳里,岳不群心中发紧,纪云轩这个是他最喜爱,也是被他赋予重望的弟子的性命,岳不群如何能不重视,只好沉声说道:“师妹,你要知道,这是关系到我华山派生死存亡的大事,我身为一派之掌门,如何能够草率的就轻下决定!”
    “我知道事关重大,也理解师兄的难处,可是现在云轩正处于生死攸关之际啊!”
    终于见得岳不群脸色有所变化,宁中则又道:“难道师兄真是铁石心肠,就能见得云轩从此萎靡不振,还要害得珊儿也跟着伤心?”
    “灵珊!”岳不群不由问道“此话何意?”
    “难道师兄眼拙,竟看不出珊儿一颗心已是系在了云轩的身上,”宁中则反问道。
    岳不群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之前云轩下山去祭拜他的父母,你也同意让灵珊跟着去,当时我还奇怪,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岳不群又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你也是为灵珊操碎了心,那师妹你又如何得知云轩心中是否有灵珊?”
    微微的温和一笑,宁中则眼神恍惚,也叹道:“是啊,转眼间珊儿就已经长大了,云轩自从家里遭难之后上山也是五年了,而这五年来,我念及云轩年幼就失去双亲,便时常关心于他,虽然云轩平日里对待珊儿很是生分,但是我却能看得出来云轩看著珊儿时的眼神是不一样的,这才答应了珊儿让她跟着云轩下山去。”
    话音顿下,宁中则凝视著岳不群的脸,道:“因此,有我在其中撮合,师兄难道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如此就好,”岳不群沉思著点点头,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最喜爱的弟子之间,有什么不合的罅隙,他想著纪云轩和岳灵珊最后要是能百年好合,而有了这层更加紧密的关系之后,那么就算是把紫霞秘籍传授于纪云轩这个弟子又有何不可呢!
    两人既然不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而是彼此之间情投意合那是最好,因为通读经史,岳不群知道情之一字往往最是能害人,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国仇或者家恨皆是绕著情字所生,也是随著情字所灭。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