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吻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然岳不群已是打算要传授纪云轩华山至高的武功心法,也就是被称之为华山九功第一的紫霞秘籍。
    且紫霞秘籍兼具能为他人治疗和自疗之用,最是适合治疗纪云轩所受的伤势。
    因此在这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岳不群每天都要去纪云轩的房中,用自身所练的紫霞秘籍的内力为纪云轩运功疗伤。
    幸得在似水年华之中,东方白不惜损耗自身的内力,已经是为纪云轩压住了伤势的恶化,加之静养,岳不群又吩咐劳德诺煎有草药用来外服。
    如此,这天纪云轩终于是缓缓醒转过来。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间古朴简陋的屋子,微微侧头,还能看到紧闭著的那扇窗子,要是待到夏天星斗满天的夜晚,还能有皎白的月光从窗子外钻进来,纪云轩已然明白,这是他在华山所住的房间。
    躺在熟悉的床上,不用仔细思索,纪云轩就已经知道他是如何回得华山的,身体里一阵虚弱无力的感觉传来,让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琢磨,自他昏迷之后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这虽是纪云轩所熟悉的房间,但是房间里却是还多出了一个人,一个身著翠绿衣衫的女子。
    费力的轻轻挪动着身子,纪云轩把脑袋凑到床沿,静静的凝视著这个女子。
    头上挽著发髻的青丝垂在脑后,掩住了后颈处的雪白,她把脑袋搭在床上,双眼紧闭著,即使是睡着了,长长的睫毛还在微颤,脸上是显露于外的憔悴和疲倦,原本那吹弹可破的雪白细腻的肌肤也因为憔悴而变的干燥苍白。
    心中微微酸涩,又微微感动,纪云轩知道这份憔悴的倦容是如何得来。
    忽然间,纪云轩想去触摸这份只属于他的憔悴苍白,于是手伸出被子,沿著她洁白的额头,到柳叶细眉,又沿著鼻梁,来到她可爱的琼鼻,之后是她干涸苍白的小巧樱唇。
    指尖触碰著这份忧戚与苍白,纪云轩能感受到这个女子心中是有多么的担心和惶恐,又是在多么用心的照顾于他。
    女子苍白的面颊上悄悄地染上红晕,仿佛是抹上了一层胭脂,琼鼻均匀的呼吸声乱了节奏,长长的眼睫毛在轻颤,一下子眼帘睁开,露出散布著血丝的眸子,眼里闪过一抹慌乱。
    两人彼此凝视著,一动不动,仿佛时间静止了,而纪云轩的手指还停留在她的樱唇之上,能感受到她湿热的呼吸。
    屋子里沉默著,不知过了多久,纪云轩方才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率先打破僵局,道:“师姐,谢谢你。”
    坐直了身子后,岳灵珊把脑袋低垂著,从纪云轩的视线看去,还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一边的侧脸犹如夕阳西下时,那天边的云霞,就连那只精致的耳朵也红得玲珑剔透,让人恨不得能咬上一口。
    还是沉默,纪云轩知道可能是他那番轻浮的举动,触及到了女儿家的害羞,如果不是岳灵珊心里还在担心记挂著他的伤势,现在哪里还能见到她的身影,可能早就羞得推开门跑掉了。
    嘴角泛起一丝坏笑,旋即纪云轩毫无征兆的连续咳嗽出声来,脸色被他憋得通红。
    果然,听得纪云轩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岳灵珊哪里还顾得羞涩,抬起头来,急声问道:“小师弟,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势犯了。”同时还躬下身来用手一上一下的为纪云轩在胸口舒气。
    见著岳灵珊泛著憔悴的面色,尽是着急,纪云轩心中愧疚登生,直直的凝视著岳灵珊秀丽的脸,竟是有些痴了。
    前世之时,他只是个三无的平凡人员,丢在人潮里溅不起半点水花,毫不起眼,又如何能有一个女子正眼瞧过他,即使他生性乐观,在那间狭小的出租房里,午夜梦回时分,他又何尝不觉得寂寞,想要个痴心相对的女子,既不嫌弃他贫穷,又能和他相濡以沫的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这是纪云轩一直以来深藏于心的遗憾,而现在看着岳灵珊为他着急,为他担心,为他憔悴,纪云轩咧开嘴无声的笑了,像个孩子一样,笑得无邪,笑得纯真。
    这样的笑容,是岳灵珊头一次见著在纪云轩的脸上出现,她不由发愣,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下来。
    以往的每一次,她远远的望著纪云轩的身影,明明只要上前走几步,便能靠近他,可是岳灵珊明白,其实她离他很远,仿佛隔着天涯,隔着深渊。
    其实她能读得懂,在纪云轩那温文尔雅,待人和善的笑容之下深藏的那份遗世而独立的孤寂与冷漠。
    因此,她学会了理解他,想要靠近他,而现在纪云轩愿意在她眼前露出这般赤诚的笑容,岳灵珊痴愣的瞧著,难以言喻的心情,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复杂难明,哪里还能去计较纪云轩咳嗽作假之事。
    两人又相互凝视著,纪云轩笑,随后岳灵珊也跟着笑,只是纪云轩忽然又伸出手来揽在岳灵珊纤细的腰肢上,在她淬不及防之下,抱了个满怀。
    被纪云轩突然抱在怀里,岳灵珊心中升起七分羞涩,三分欣喜,还有一分慌乱,娇嗔道:“小师弟,快放开我”女儿家的矜持让她挣扎著,想快点起身离开。
    但是她还记挂著纪云轩身上有伤,怕弄疼了他,是以岳灵珊本就没使什么力气。
    而纪云轩却不搭话,虽然身体有伤,但是他手中又是突然使力,让双手撑在他胸前的岳灵珊紧紧贴在了怀里。
    见著岳灵珊胜似云霞般羞红的秀丽俏脸,纪云轩喃喃叫道:“师姐。”
    “嗯?”岳灵珊红著脸抬起头来望着纪云轩深邃的眸子,问道:“小师弟,有什么……”
    还没等岳灵珊把说完,纪云轩便把头凑上前,吻住了岳灵珊的樱唇。
    双唇相触,让得岳灵珊心中怦怦直跳,睁大了双眼,随之睫毛轻颤,慢慢的合上眼帘,脑中处于一片空白,已是不知身在何处。
    良久,唇分!
    岳灵珊回过神来,脸上是有著滚烫的温度,“嘤咛”一声,便是挣开纪云轩的怀抱,双手捂著脸,竟是再也不敢看纪云轩一眼,转身跑出了屋子。
    手撑著身子,纪云轩傻楞楞的瞧著岳灵珊消失于门口的身影,好一会之后,才又重新躺在床上,嘴里发出轻笑之声来。
    “云轩,何事竟然这般高兴?”一道熟悉的声音自门外传来,纪云轩闻声望去,随之便见著岳不群进了门来,他一手背负在后,一只手里拿著折扇负于身前,身著灰白色儒生长袍,神情好不潇洒。
    “师傅,”纪云轩恭敬的叫道,便掀开被子,正要下床行礼。
    见状,岳不群急步来得床前,伸手把正要起身的纪云轩按住,让他躺下,责怪道:“云轩你身上有伤,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子才是,怎么还能下床,不是与你说过我们师徒之间不用这般生分吗?怎么又忘了?”
    “知道了,师傅,倒是云轩一时之间忘了,是云轩的不是,”纪云轩认错道。
    手扶颌下短须,岳不群欣慰的笑著,道:“如此最好。”
    待到坐于床前的凳子上,岳不群又道:“你下山是如何受伤的,灵珊和冲儿以及大有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了,云轩你别埋怨冲儿和大有,行侠仗义本是好事,只是谁也料不到敌人竟然如此卑鄙,使用震天雷这种暗器,我已经替你罚过他们二人了。”
    闻言,纪云轩急声道:“师傅,这不关大师兄和六师兄的事,是那青城派两人卑鄙无耻的使用暗器,也是我初涉江湖,不知江湖险恶,方才上了当。”
    手中折扇有节奏的敲著手掌心,岳不群道:“青城派之事我自有论断,你可放心,只是江湖凶险,为师时常教诲你要谨记于心,云轩,以后行走江湖还是要多留个心眼。”
    “是,师傅!”纪云轩回道。
    而岳不群又沉下声道:“只是功过不能相抵,冲儿和大有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拉着你去青楼妓院这等烟花之地喝酒,已经是犯了门规,绝不可轻饶,你身上有伤,待你伤好,也得如他们二人一样受罚。”
    抬眼见著岳不群脸色阴沉,纪云轩即使有心辩解,也不敢开口,只好答是。
    面色放缓,岳不群道:“云轩,你可知你所受之伤,已经重到就连为师也无能为力的地步!”
    闻言,纪云轩面无表情,只是心在往下沉,这屋子里沉默半晌,又听得岳不群长长叹息出声:“世事难料,要是早知你下山会遭受这般苦难,为师定会如同往年陪同你一起下山,只是见你武功有成,因此才放心独自让你和灵珊下得山去。”话音落下,岳不群还悔叹一声。
    而纪云轩虽然得知自身伤重,已是轻易不能治好,但是他却不会放弃,因为还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纪云轩平静回道:“师傅,这不怪你,这只能怪云轩命途多舛。”
    见得这个弟子,听得这个不幸的消息,还能做到面色不改,平心静气,岳不群不由暗中点点头,又说道:“云轩不要灰心,为师经过这几天的思量,已是找到了一个救治你的法子。”
    “还请师傅告知!”纪云轩急声道。
    含著笑,岳不群朗声道:“云轩可知道我华山派有一门神功,就算是在这江湖之中也是赫赫有名!”
    对于华山派的武功,纪云轩如数家珍,知晓的一清二楚,当下便道:“师傅可说的是华山九功第一的紫霞神功!”
    笑著点点头,岳不群道:“确是紫霞秘籍!”
    “只是紫霞神功是咱们华山派的至高秘籍,云轩自拜入师门之日起,就从未立过寸功,又如何能……”
    还未等纪云轩说完,岳不群便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饱含深意的望了纪云轩一眼,沉著声道:“云轩,自你拜入我华山门下的那天开始,为师就已经对你赋予了重望,你也从未让我失望过,因此,希望这一次你也不要让为师失望才是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