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七日小成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屋子里很安静,纪云轩靠在床头目露精光,正聚精会神、逐字逐句的研读手中秘籍,遇到一些隐晦生涩之处,他疑惑的停下来,便做出沉思。
    所幸纪云轩天资和悟性极高,又精读道家典籍,秘籍中晦涩难懂之处,他往往只要思索片刻便会知晓其中之理,随后他又埋头精品细读,不时捻动泛黄的纸张。
    如此,一个时辰之后,纪云轩看完最后一个字,合上紫霞秘籍,他抬起头来轻吁出一口浊气,面上泛起如释负重的笑容。
    轻轻磨搓著手中这本古旧陈书,其上的内容纪云轩已一字不落的悉数牢记。
    回想起书中所记载的运功之法,纪云轩已然知晓这紫霞秘籍果真是不负盛名,是为华山九功第一,也正如岳不群所说,确是治疗内伤的不二法门。
    至于岳不群不能以自身的内力治疗好他的伤势,纪云轩料想可能是岳不群的紫霞神功还没练到家,功力不深,自然是对他的伤势束手无策。
    现如今,纪云轩已是知道,他想要治好自身的伤势,只得靠他自己修习这紫霞秘籍。
    当下无事,于是,纪云轩不再迟疑,便迫不及待的掀开被子,盘膝坐于床上,按著紫霞秘籍中所记载的行功之法,运气行功。
    沉寂于他丹田之中的内力,冥冥中仿佛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从丹田处出发,慢慢流淌在纪云轩全身的经脉之中。
    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刺痛,从受伤枯萎的经脉之中传来,涌入脑海,纪云轩静气凝神,意守丹田,不为所动,他知晓运功时破损的经脉涌入内力,必然痛苦,只是这痛却犹如无数只蚁虫在噬心,纪云轩即使沉着气,面色也痛得苍白无色,滴滴冷汗从额头之上渗出来,顺着他的脸颊漱漱划下。
    而内力所运行的路线也有别于纪云轩之前所练的华山心法,可是其中差别又不是很大,毕竟同出华山一脉,只是紫霞秘籍的行功路线更加莫测与高深,内力行走所涉及的人体经脉也更多。
    随著紫霞秘籍所记之法练到后面深处,纪云轩发现他自身的内力,竟然正如雪后初晴般在慢慢的消融,消融为春风细雨,滋润著他的经脉。
    就仿佛久旱逢甘霖,那些因受伤而有所破损的经脉,在渐渐复苏,焕发新的生机。
    而痛也为之一减,让纪云轩舒爽得差点呻吟出声,还好他神智清明,及时忍住,又静心凝神默运紫霞心法,方才没有铸成大错。
    待到丹田之中的内力消散一空,纪云轩已觉身体酸软,浑身无力,几乎不能呈盘膝而坐之势,他知道这是到了最关键之时,也最是凶险之刻,一不小心,或者一步走错,轻则便要武功尽失,重则,恐怕自身的性命也难保。
    因此,纪云轩紧咬牙关,两条剑眉向著眉心靠近,头冒热气,豆粒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后背衣衫早已被浸湿。
    他闭着眼,全副的心神都已聚在一起,仿佛凝成了针尖,纪云轩守著最后的一丝清明,丝毫不敢有半点停息,努力运转著紫霞秘籍的心法。
    到得最后,他的神智已是陷入了明而非明,似想非想的状态,只剩下一丝执念支撑著纪云轩,让他本能的还在运转紫霞心法。
    原本空荡沉寂的丹田之中,一缕内力忽生,凭空浮现,虽细如蚕丝,却坚韧不可断。
    这缕内力忽然而生,空降丹田,犹如最后的水滴般穿石而过,“咚”的一声响起,落入平静的湖面,融入万川秋水。
    而这一声“咚”仿佛是在纪云轩心中响起,又好似天际的惊雷,突至耳边炸响。
    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纪云轩清醒过来,嘴唇不由紧抿,身体又突然有了力气,他把腰背挺直。
    感受著丹田里这一缕初生的内力,就像久旱的大地逢得甘霖,生出嫩绿的新芽,只要精心呵护,细心浇灌,迟早能长成参天大树。
    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纪云轩当然明白,但他没料到,只是第一次练这紫霞秘籍,就已经是这般轻移的入了门,虽然过程凶险万分,但所幸的是有惊无险。
    初次练功,便已见成效,且自身的伤势也有所起色,纪云轩心中欣喜异常,不由暗道:“这紫霞秘籍果真是厉害非常!”而纪云轩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盘坐运功,以壮大这缕内力。
    连接几天,纪云轩自然是身在房中,大门也不出,他谨记岳不群的教诲,知晓这紫霞秘籍讲究的是勇猛精进,便沉下心来,也好精炼武功,顺便以治疗自身的伤势。
    真可谓是练功疗伤两不误,在这几天之中,除了岳不群和宁中则来过房中之外,便是只有岳灵珊来过。
    这是因为纪云轩所受之伤需得静养,不宜听得吵闹,是以岳不群下了命令,让高根明,梁发,施戴子等众人,不得来探访。
    而就在之后的第二天,岳不群又来给纪云轩检查伤势,想著顺便也能在一旁为纪云轩练功护法,传道解惑,却是意外得知纪云轩初练紫霞,就已经是入了门之后,他心中仿佛是放下了一块大石,此后的几天,岳不群神色也更显轻松与潇洒,藏在他眉宇间的阴霾与沉重,也一扫而空。
    每天按时为纪云轩送药来的宁中则,见著丈夫脸上焕发的光采,在知晓其中的缘由之后,她之前虽已知纪云轩的资质极高,却也忍不住暗自吃惊,生平仅此这一见,毕竟这样的练武天赋,自古以来,宁中则也闻所未闻。
    至于岳灵珊这姑娘,来他房中之后,竟然还能泰然自若的与纪云轩相处,对他的关怀细致入微,表现得若无其事。
    好似那个吻从未发生过一般,不过,当两人的眼神,不时的默然相碰之时,纪云轩捕捉到了岳灵珊眼里那一抹闪烁的慌乱,又见著她含羞低下头去,香腮分明泛着桃晕般的绯红。
    见此,他哪里还不知道,岳灵珊分明是在故作镇定呢,不过,这个姑娘即使心中羞涩万分,究竟还是压制不住她对于纪云轩的记挂与担心,才忍不住又来照顾他,关心他。
    而岳灵珊这副含羞带怯的模样,那不经意间,低头的那一抹温柔,犹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娇羞之中还故作镇静,看在眼里,真是让纪云轩好笑又摇头!
    这天,是纪云轩昏迷醒来之后的第七天。
    这七个日与夜,纪云轩除了吃饭喝药这样必要的事之外,几乎是在不眠不休的练功中度过的,正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而这般辛劳与勤奋的付出,自然也是收获颇丰。
    清晨。
    纪云轩又是盘膝坐于床上,面孔上氤氲著浅淡的紫气,如云雾缭绕,要上前细看,才能看观察出来。
    七日之前,这门华山的气功功法纪云轩方才入门,七日过后,他已经是有所小成。
    毕竟还未受伤之前,纪云轩的内功就已是非常高深了,而华山心法和紫霞秘籍同出华山一脉,当然有著相通之处,因此有著深厚的基础,纪云轩转修紫霞秘籍,自然是事半功倍,进步迅速。
    七日小成,在纪云轩自己看来,也是惊异不已,但是让纪云轩更感吃惊的却是,他所受之重伤,现如今差不多已好了六层。
    他自身的伤势,纪云轩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知道他自身伤得有多重,七日伤好六层,其中固然有紫霞秘籍的功效,但是纪云轩明白,紫霞秘籍绝非真有这么神奇与厉害。
    不然,岳不群又何苦劳心费力的觊觎别人家的武功,他只要苦练自身的紫霞秘籍,又何愁不能光大一个华山派,就算是称霸武林,也是有机可趁。
    睁开眼,纪云轩想了片刻,不由恍然大悟,喃喃道:“难道自己这具身体真有这般不可思议的神异之处?就连受了内伤也不仅可以自动恢复,而且恢复的速度也令人吃惊!”
    只是连穿越这种匪夷所思之事都已发生,又还有什么事不可能,想到这儿,纪云轩便也了然。
    阵阵敲门声响起。
    纪云轩没有发话,因为他已经听到来人的脚步声,轻灵而欢快。
    连敲了三声,来人便推门而入,不显生疏,显然是经常如此,“小师弟,该起床了,爹爹让你醒来之后去见他。”
    下得床来,穿好鞋袜,纪云轩有些疑惑,便也问道:“师姐,师傅是有吩咐什么事?”
    “你身上还有伤呢,爹爹怎么还能有吩咐,”岳灵珊娇嗔着回道。
    仔细想想,也是,纪云轩点点头,道:“师姐,既然师傅有急诏,那我就去了。”
    “等一下,”岳灵珊行到纪云轩身前,俏身站立,伸出纤白秀手,为纪云轩正了正衣冠,又给他抚平衣上的褶皱,才仰起秀丽的瓜子脸,道:“现在好了,小师弟,快去吧,我方才看爹爹面色有些不好,想来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正要找你商量呢,可别让爹爹等急了。”
    见著岳灵珊犹如妻子般温柔贤淑的模样,纪云轩被她所感,竟是忽然低下头去。
    然后双唇相触。
    然后在岳灵珊的愣神之中,纪云轩一溜烟就出了门去,屋子里只剩下依旧发愣的岳灵珊,眼含春媚,久久不曾动过,而俏脸或是一时羞涩,或是一时欢喜。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