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送行

穿越之无限主角 作者:向来萧瑟

      ?这个女子眉清目秀,如秋水伊人,妍姿俏丽,又如出水芙蓉,纪云轩凝视著岳灵珊面无表情的俏脸,他如何听不出她话语里深藏的酸涩。
    又怎会不知道岳灵珊是为何如此,只是对于这个师姐明明心中苦涩异常,却非要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纪云轩感到好笑,但他笑不出来,反而被感动,因为他觉得岳灵珊这个师姐,是真的长大了,懂事了,成熟了。
    以前她性子之中的那些任性,无理取闹不知从何时起,纪云轩竟是再也没有见过。
    一次也没有!
    因为岳灵珊关心他,包容他,于是就总是在迁就着他。
    纪云轩能真真切切的明白心中传来的那种感觉,这种名为感动的情绪。
    感受著纪云轩直直的毫不掩饰的目光,岳灵珊眼里闪过慌乱之色,却是在人前不敢与之对视,瞪了纪云轩一眼,忙低下头去,雪白的香腮升起两朵红云。
    她芳心之中的酸涩与苦楚,早就已经不翼而飞,飘到了九霄云外,登时窃喜暗生。
    有人欢喜,那么当然就有人愁,东方白不愁,但是见得两人这番默契相合的动作,她不知为何心中会有一股难受低落的情绪冒出来。
    纪云轩收回直视的目光,便行若无事的说道:“师姐,你可是错怪我了,东方姑娘远道而来,而且师傅也吩咐过我,让我要好生招待于她,因此这才忘记了喝药的时间。”
    “原来如此,我还奇怪呢,你一向很守时,今天又怎么会偏偏错过喝药的时间,”岳灵珊点点头释然,忽又道:“小师弟,药已经送到你的房中,你现在快回去把药喝了,可别让药放凉了。”说着她还挥挥手。
    为难的看了东方白一眼,纪云轩道:“只是东方姑娘……”
    知道纪云轩接下去想说什么,岳灵珊笑颜舒展开来,上前拉起东方白的手,便打断他的话,娇嗔道:“小师弟你就放心吧,我会招待好东方姑娘的,而且你身为一个男子,有些女儿家的事情,有你在旁也不方便啊!”
    男女毕竟授受不亲,纪云轩点点头,便又面向东方白,道:“东方姑娘,还请你谅解,恕我不能就陪,且我口齿笨拙,不会说些趣事解闷,你和我师姐见过面,也算是彼此相识,就由她招待你,想来你们两个都身为女子,会有许多话聊得来。”
    任由岳灵珊拉着她的手,只是东方白一双柳眉颦蹙,微微有些感到不自在,不过,她却表现得坦然自若,回道:“伤势为重,少侠还得要保重身体才行,我有岳姑娘相陪自然是极好的,这也是我的荣幸,少侠可自行前去。”说着东方白还侧头对岳灵珊轻轻一笑。
    “多谢东方姑娘的关心,我的身体已无大碍!”
    当下纪云轩便对岳灵珊嘱咐一番,又向东方白告罪一声,他方才转身向着正气堂之外行去。
    出了门之后,纪云轩便放下身后的两人,也不再费神去想岳灵珊会与东方白说些什么女儿家的闺房密语,她又会带东方白到山上何处去游玩赏景。
    乘著和煦明朗的阳光,纪云轩回到房中,果真是见得桌子上有一个瓷碗,碗中盛药。
    嘴角微微一笑,纪云轩便上前去端起药碗,触手的温度刚刚好,皱着眉头,他便一口气喝掉。
    东方白有岳灵珊在一旁接待,当下闲来无事,纪云轩就打算要重拾剑柄,自受伤之后,剑已被荒废许久了,他生恐会感到生疏。
    趁天气正好,所幸便取了长剑,出了房门,下了青石阶,来到庭院里。
    山涧有清风徐来,吹起他的长发,纪云轩卓然独立,“沧”地一声,拔剑出鞘。
    这是一柄百炼精筋的长剑,其上泛着青光,纪云轩默默打量,剑身宽有三指,剑长大约有三尺七寸,同他上一柄所用之剑相同。
    但样式有所差别,因为这柄剑是岳灵珊亲自为他嘱咐匠人,按着她事先所设计好的图纸定制的,那么自然,剑的样式也有些花哨。
    还好岳灵珊省得,知道这柄剑是他用,虽样式花哨了些,但也在纪云轩接受的范围之内。
    手指轻抚剑身,从剑格至剑尖,他能感到剑上所蕴含的凛冽寒意。
    “好剑!”
    目光如炬,纪云轩眼里透出满意之色,不由暗暗称赞一声。
    较他之前所用的那柄华山弟子统一所佩的长剑要好过十倍不止,纪云轩心中泛暖,依岳灵珊对他的心意,为他亲自所定制的剑,自然是极好的。
    收回心思,待得眼里再无波乱,只见青光一闪,纪云轩便仗剑直刺而出,依着华山剑法的招式,按部就班的演练。
    霎时间,虽是青天白日,太阳正当头,但是这院子里,也能见到青色的剑光连连闪烁。
    纪云轩没有运及内力,但是一柄长剑在他手里,还是被他舞得赫赫生威,那剑光让人望而生畏。
    院子里,有剑光在闪烁,有剑风在呼啸。
    待得华山剑法的最后一式“无双无对”被纪云轩使完,他又毫不停留的往前刺出一剑。
    这虽是一剑,但是却有四道剑影不分先后,同时出现。
    这一招赫然便是纪云轩用来对付过青城派二人所使用的招式,是谓太岳三青峰!
    这已经不是太岳三青峰,待他武功练到深处,或许纪云轩能做到一剑化五剑,六剑,七八九剑也不止。
    那时,他只用出一剑,便有几剑齐攻敌人要害,让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也就更不用说想着如何抵挡了!
    之后,纪云轩又是演练了几路剑法,均是岳不群见他天赋极高,又能勤学苦练,也不用担心他贪多嚼不烂,于是便传了他这几路华山派较之高深的剑法。
    其中就有希夷剑法,这路剑法讲究的是“若夫神无所掩,心无所载,通洞条达,恬漠无事,无所凝滞,虚寂以待,外物不能诱也。”
    世间万物都不能凝滞于心,要做到克敌制胜又有何难,这路剑法威力不甚奇大,但是其中所蕴含的玄妙至理,却是纪云轩所推崇的。
    而另一路剑法,却是养吾剑法,这路剑法讲究的是修缮其身,养一口正气。
    擅长修身其道之人,所养之气越深,自然这路剑法也是越加厉害。
    可是这路剑法却并不怎么适合纪云轩,他知晓君子之道,譬如行远必自迩,譬如登高必自卑。
    而纪云轩所奉行的“君子之道”,只是他个人之道,与书中所说的君子之道,已是相去甚远,不过是有其行而无所意罢了。
    因为在他看来,既然要行远路又何必要使人自知“自迩”,既然要登极高处,也不必仰高而“自卑”。
    这正是由于纪云轩的年纪尚浅,处在,热血蓬勃,朝气茂盛之时,他誓要行千里,登上极高之处,自是逢路就行,逢山便越,
    因此,以他此时的阅历与心境,自是不适合练这路剑法,但是却尤其适合岳不群。
    虽说岳不群不是个真君子,但他的养气功夫却是堪称一绝,在江湖之中,他有着君子剑的威名,却要支撑着华山派,还得常常示敌以弱。
    即使有人上前挑衅,他也要好言好语的规劝,做出温和有礼的样子,显露他一派掌门的气度与风范。
    所以,这路剑法由岳不群使出来,威力奇大。
    剑法已是演练完毕,纪云轩便收剑而立,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山风吹来,他感到额角微冷,伸手用衣袖拭去冷汗。
    毕竟没有运起内力,演练一遍剑法,纪云轩也是稍有些气喘,不过,养伤多日,许久不练剑,让他感到欣喜的是,手脚没怎么生疏,剑法也没被荒废!
    如此过了三日,纪云轩也日日不辍,练剑三日。
    而这天他却是被岳灵珊告知,说东方白做客多日,今日便要下山离去了,让他去为之送行。
    于是,纪云轩便早早的起了床,与岳灵珊一齐送着东方白出了山门。
    山风吹来,急急掠过三人的身影,转瞬之间又呼啸着远去。
    山道上有三个人,岳灵珊与东方白行在前头,两人不知在窃窃聊着些什么,纪云轩在两人的身后还能不时听得有清脆的娇笑声传来。
    见着两人这幅亲密无间的模样,纪云轩不免有些好奇,要知道岳灵珊与东方白也才不过相识几天,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能让两个从前互不相识的人,只在几夕之间就变得好似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朋友。
    这是一个难解之题,摇摇头,纪云轩不想自增烦恼,便笑了笑,也不去追根问底。
    看着东方白窈窕的背影,纪云轩眼神有些恍惚,因为对于这个女子,他总是有些不敢与之正视,东方白不丑,相反她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无疑,比之岳灵珊还要美艳三分。
    但是每当见到这个女子,对视着她的眼睛,纪云轩心中的平静就会被打破,会隐隐的生出一种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他心惊,让他发慌,让他想远离于她。
    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有何依据,又是从何而来,因此,在过去的三日间,纪云轩与其说是在练剑,不如说是在躲避她。
    也幸得有岳灵珊自荐而来,为他解了围,不然纪云轩不知道要用何种心态来面对这个女子!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