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杀人手法

踏天游月 作者:浮云友少

      ?“哼,若是没看出来,我又怎能在这呢?”见状,莫朝旭也是白眼一翻,慵懒的目光并未将那嘲讽之意掩饰太多,如同看白痴般看着项离,撇嘴道。
    “哦?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狐疑的看着莫朝旭那自信的脸庞,不过莫朝旭的表现并不像是忽悠自己,那项离在嘲弄之余,毒辣的目光中也是泛着些兴趣之意,道:“虽然不知道你是否是在故弄玄虚,不过,姑且让你在这世上多呆一会儿,就让本官听听,看你说的对不对。”
    “只要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就可以知道你是怎么下的毒了。”看项离似乎还没有立马取自己性命的打算,莫朝旭也是松了口气,嘴角挑起一丝无趣,将手伸入怀中,把金贴拿出来道。
    “事到如今,你还以为上面有写什么别的东西吗?”还以为莫朝旭会怎样的一语惊人,依旧是如此老掉牙的套路,项离也是将目光望向别处,面露失望之色:“只可惜,上面可没有什么奇怪的内容。”
    “那是当然,这上面确实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对于项离的装傻,莫朝旭一语点破道:“但只要用高温烘烤,那就有了。”
    听得此话,那眼神中没有一丁点儿认真之色的项离,终于是身体忍不住一颤,旋即便是迅速恢复常态。
    “给我火把!”见得项离的反应,莫朝旭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于是缓步走向身边的一位拿着火把的帝国士兵,将手中的火把抢了过来。
    那名士兵本想拒绝,不过在看到项离的示意之后,便是任由莫朝旭拿去,而拿到火把的莫朝旭,也是将火把上的焰火靠近手中的金贴,随着火种的接近,金贴周围的温度也是逐渐提高,而就在温度这般升高时,那原本毫无动静的金贴,便是有了变化。
    只见在金贴其中一页的最下方,原本是一片空白的纸张上,一道道字迹便是浮现而出,最后,“依云香”三个字便是悄然清晰的出现在了金贴之上。
    周围离莫朝旭比较近的几个士兵,也是看到了这般变化,无不惊叫一声。
    “这个名为依云香的香料,乃是南方一种很普通的香料,若是加入到菜品中,有着可以活血养脑的功效,按理说,这种香料加进去,确实没什么大碍,但是......”见得字迹出现,莫朝旭也是扬起一丝得意,随后很详细的介绍起来,而话到此处,便是微微一顿,眼**光般看着项离,道:“只要将它与一样东西合用,就会变成一种剧毒。”
    “那个东西,便是尼谷草。”当莫朝旭说出尼谷草时,那先前还一脸轻松的项离,此刻,已经变得严肃起来,目光森然。
    “尼谷草会在血液中与依云香融合成一种使人脑部瘫痪的毒素,一般来说,轻微的尼谷草与依云香产生的毒素不足以置人于死地,但中毒者若是尼谷草服用的越多,毒素效果就会越明显。”嘴角扬起一丝看破一切的笑容,莫朝旭淡淡的看着项离,道:“想必之前蒋震送来那么多尼谷草,而你又极力权说御膳房在赢潋的菜中加入尼谷草,就是为了能够在宴会上,让服用足够多剂量的赢潋死亡。”
    “而且为了避免其他人在宴会上偶然的被毒杀,你还特意让蒋震将全城的尼谷草都垄断收购,毕竟尼谷草价格非常昂贵,说不定就有几个贵族富商就好这一口,为了不让他们的死引起怀疑,看来你还自掏腰包帮蒋震花了不少钱啊。”忍不住发出啧啧之声,莫朝旭道。
    “那你倒是说说,我又要怎样才能在金贴上留下那种看不见的依云香的字迹呢?”眼皮微微上抽,略微偏了偏头,项离也是收回了先前对莫朝旭的看法,不过依旧觉得以莫朝旭的能力依旧看不出他是怎么在金贴上留下字迹的,戏谑道。
    “你不过就是在墨中加了无色红,一种宁安城随处可见的红色野花,将其捣碎后,就会变成一种白色的颜料,这种颜料,只要温度足够高,就会恢复成墨黑色。”不过对于项离这自作聪明的想法,莫朝旭淡淡的几句话,却是让得项离的面色骤然间满脸铁青。
    “不过这之间却是发生了一个意外。”见得项离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莫朝旭也是冷笑一声,继续道:“这种颜料,一旦沾上石灰,就会变得凝固,很难弄下来,你就是因为祥瑞官笔上面留下了这样的痕迹,所以你才不得已将它扔掉的吧。”
    虽然不知道莫朝旭说的是真是假,但即便是傻子在看到项离的面色之后,也是能够清楚,莫朝旭的话一定是戳中了项离的痛处,围堵的士兵中也是惊呼声四起。
    “啪啪啪啪......”听完莫朝旭的话,那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项离,好一会儿这才恢复了面色,随即轻松一笑,拍手鼓掌,脸上的冷意也是消失,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打量着莫朝旭。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对于莫朝旭能够将自己的手法推理的这般正确,项离不怒反笑道:“看你年纪轻轻,没想到头脑却是这般灵敏,没错,本官就是用了那看起来不起眼的野花,留下的字迹,不过可能是当时的场面太混乱,激起了灰尘,这才让本官那心爱的笔留下了痕迹吧。”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本官倒觉得杀你了,都有些可惜了你一身的才华。”事到如今,项离却是有些想将莫朝旭挖来为己所用,眼中虽说有些期待,但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威胁道:“这样吧,本官就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为本官效力,本官就不计较你之前做的事,保证你这一辈子荣华富贵,如何?”
    “项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的脾气和颜总管一样,都和项大人你挺合不来的。”本以为自己这般优越的条件会让莫朝旭心动,不过莫朝旭的回答,倒是让项离布满皱纹的额头一下子出现了几条黑线。
    “是吗?”闻言,项离倒是故意将音拉长,随后叹了口气,冲着身边的罗纵,淡淡之语,蕴含冷意十足的杀心:“二堂主,你也听到了,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属下当然明白。”冷笑一声,罗纵也是上前一步面向莫朝旭,咬牙切齿的道:“莫公子,要不是为了能把东西骗走,我才不得已暴露自己的身份,害得老子现在出个门都得提防着以前的兄弟,所以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傻了!”
    随后,罗纵便是冲着自己身后的一名低着头的士兵,命令道:“去,给我杀了他。”
    “杀我?恐怕二堂主你得失望了。”对于罗纵当着面下令杀自己,莫朝旭却是没有要反抗的意思,相反,一抹计谋得逞的怪笑便是在脸庞上飞速浮现,道。
    “这个时候了,还在装神弄鬼,一会儿老子亲自......”闻言,罗纵却是看莫朝旭依旧嘴硬,正要讥讽,然而下一刻,那即将吐出的话到了喉中,却是戛然而止。
    因为在罗纵的胸口,一只长枪,却是早已穿透了罗纵的胸膛,鲜血顺着被长枪戳破的伤口,顺流而下,眨眼间,罗纵的身下,早已是血淋淋的一滩血迹。
    “你在命令谁呢?”就在罗纵不可思议的盯着穿过自己胸口的长枪时,一道极为熟悉而又让他万般恐惧的声音,便是自身后传来。
    抬起头,先前还被罗纵下令杀死莫朝旭的那名士兵,面容上的模糊逐渐被火光所照亮,一道年轻的面容,却是因为眼角的刀疤而变得凶神恶煞。
    “余恒?!”
    那一旁也是早已注意到罗纵异样的项离,却是下意识的往另一边退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被余恒刺中的罗纵,随后也是赶紧让身边的士兵护住自己。
    “在你死前,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我?”那一脸漠然的拿着长枪的余恒,待得罗纵转过头来看见自己后,冷漠道。
    “咳咳......哼,待我不薄?你好意思说出口!”见得刺杀自己的竟是余恒,眼中本能的露出一丝惧意,不过在听到余恒的提问时,恐惧却是转变成了怒意,艰难的几句话,却是清楚的自罗纵的嘴中道出:“老子好歹是个二堂主,你却只让老子管理贫民窟这么个破地方,你还好意思说待我不薄?”
    “唉,那是在检验你,我本想让你管好贫民窟后,就让接管其他繁荣的区域,但你连个贫民窟都管不了,我又怎敢把其他地方放心的交给你?”听得罗纵的话,余恒却是闭着眼,惋惜道:“你只想着如何实现你的野心,可你却没想着如何运用好你手头的资源,当年,我就是从贫民窟一步步爬上来的。”
    闻言,那罗纵本就因为疼痛而颤抖的身躯,却是一愣,旋即嘴角血迹流出,罗纵依旧强撑着身体,坦然道:“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余恒,老子在地府里等着你!”
    说着,罗纵却是拼尽最后的力气挣脱了余恒,抽出身上的剑,便是割向了自己的脖子。
    “嘭”的一阵巨响,罗纵便是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哼,余恒!”见得余恒杀死了罗纵,那项离却是看都没看那罗纵的尸体,语气泛着丝丝阴翳道:“这几年虽然有罗纵当内应,不过要想把你引出来也是颇为不易,这下好了,你倒自己送上门来,那你今日不用走了。”
    “活捉余恒者,赏金千两!”虽然没有料到余恒混了进来,但项离也是没有多慌张,下令道。
    “是!”闻言,不少士兵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贪婪,接着便是举着长枪戳向余恒。
    “都给我住手!”这时,那一群拿着枪戳向余恒的士兵中,一位冲刺在最前面的士兵却是急速下蹲,回身一枪横扫到身后那冲刺的士兵们的腿部,喝道。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