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狗急跳墙

踏天游月 作者:浮云友少

      ?城主府的大厅......
    周方胜拿着酒杯,一杯下去,脸上也是有些微醉,大厅的其他坐席也是坐满了一些反对派的大臣们,先前他正准备又举办宴席,不过项离却是说今晚会有个小老鼠偷偷潜入进来,于是便是带人下去事先埋伏,说完事了要与自己一同庆祝,不过从刚才开始,下面就闹哄哄的,不过周方胜也是没有太过在意,或许是项离搞的小节目也说不定。
    正准备回去再去斟一杯酒,这时,一道仓促的脚步声便是传来,随后项离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
    “呵呵,项大人,你可算回来了,本丞相在这里独饮太无聊了,快快,其他人都坐齐了,今晚我们又来庆祝一番。”见得项离可算来了,周方胜也是满脸喜悦,不过却只见项离一个人,疑惑道:“项大人,你不是说要把今晚潜入的刺客带来给我看看吗?人呢?”
    见得自己在下面差点连命都没了,这个大胖子居然还在这里悠哉的喝酒,项离忍住了想要抽他巴掌的冲动,随即慌张道:“丞相,快走吧,事情已经败露了,赢腾已经快杀到门前了!”
    “你说什么?!”听得此话,那先前还一脸醉意的周方胜,此刻却是晃的一下酒醒了,之前喝的酒全都变成冷汗冒了出来,道:“怎么会这样?证据不是毁了吗?他赢腾哪来的理由捉拿我?”
    而其他一些正在花天酒地的反对派大臣们听得此话,也是吓得立马站了起来。
    “是下官疏忽了,被他们下套,说了些不该说的。”闻言,项离却是颇为不好意思的道。
    “你这蠢货!”见状,那周方胜也是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随即一巴掌便是拍向了项离:“这事全是你一个人策划执行,败露也是因为你,要伏法你一个人去,胆敢把本丞相供出来,当心你的命!”
    被愤怒的周方胜一掌扇倒在地,那项离也是摸着自己的脸,怨恨的看着周方胜,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项离,你逃不掉的,束手就擒吧!”不过就在项离与周方胜两人还未扯清时,赢腾的声音已经随着他的人影闯入了门前。
    “殿......殿下!”
    “老臣参见殿下......”
    ......
    赢腾的出现,自然是让得那些本就没有什么心里准备的反对派大臣们更加慌张,当即也是纷纷叩头行礼。
    “你们怎么在这?”一进去赢腾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是想起先前项离所说的反对派似乎正在举办宴席,当下也是冷笑道:“呵,你们这帮昏官,本殿下辛辛苦苦的查案,你们倒在这里快活!”
    “殿......殿下,您误会了。”见得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周方胜也是赶紧运用起自己在官场混迹的经验,上前劝说道:“诸位大臣初来南方,有些水土不服,所以本丞相就设宴款待诸位大臣,让大家放松放松,现在就等着项大人就位了。”
    “哦?那还真是有劳右丞相了。”听得周方胜这番为所有人开脱的话,赢腾却是不予理会,不过心里也是清楚,道:“不过右丞相就不用等项大人了,先前在下面,项大人已经当着本殿下的面承认了罪行,将他的杀人过程交代的一清二楚,所以,我得逮捕他。”
    “这个......”听得赢腾这般直接的话,周方胜已经知道项离他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与他划清界限,免得他把自己给招供出来,当下便是冲着项离怒视道:“啊?竟有这等事?项离,你竟敢干出这等以下犯上的事!”
    “丞相,您怎么能这样对......”见得上一刻对自己还客客气气的周方胜,现在竟是要自己把所有的锅都背上,项离也是慌张道。
    “闭嘴!”然而还未等项离话说完,周方胜却是立马打断了他,眼神中泛着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盯着项离:“你这等人,狼子野心,早该被砍头!”
    听得周方胜这般不给情面的话,项离也是不打算再指望他,随即目光也是看向其他在座的大臣,但每当他的目光扫到哪里,皆是被众多眼神所躲闪:“你们!”
    “殿下,既然已经抓到真凶,那就由本丞相来亲自审问项离,不知殿下意下如何?”见得项离老实了些,周方胜也是没好气的将目光回转过来,看向赢腾,道。
    虽然自己警告过项离让他别供出自己,但周方胜还是不怎么放心,最保险的方式就是在项离出卖自己之前,让他永远闭嘴。
    “这就用不着丞相操心了,本殿下会亲自处理。”眼见先前周方胜以及其他大臣的反应,赢腾自然是清楚周方胜打得什么主意,要是把人交给他,估计第二日项离就命丧黄泉了,然后随便给个理由敷衍自己,赢腾自然不会让周方胜这么做。
    “这小子,果然不好糊弄!”心里也是被赢腾的这般谨慎而心生怨恨,但周方胜早就料到赢腾不会答应自己,还好在帝国的大牢内有自己的内应,让他们帮忙收拾掉项离,还是绰绰有余的,因此周方胜也是没有推辞,道:“那就有劳殿下了。”
    而还未站起来,耳闻两人谈话的项离,则是更加提心吊胆,对于周方胜的手段,项离是再清楚不过了,恐怕即便自己在赢腾手上,依旧难逃一死,无论是落入谁的手里,自己都不会好过!
    一想到这,项离的呼吸却是越来越重,心里的怨恨也是越来越浓郁:“好你个周方胜,本官给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到头来你就一脚把我踢开,反正都是死,本官跟你拼了!”
    “来人,给殿下把项离带下去!”打消了自己亲自审问项离的打算,但周方胜也并没有显得太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计划怎么再把项离暗杀掉,当下也是冲着身边的两个士兵道。
    两个士兵在听得周方胜的话后,也是缓步走来,然而就在与项离仅有一步之遥时,那项离却是突然蹭起,夺过其中一个士兵的佩剑,然后便是闪到周方胜的身后,将剑贴在周方胜那肥硕的脖子上。
    “项离!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那种快让自己窒息的冰冷之感,周方胜不可思议的张大着嘴,蕴含着怯意的汗珠顺着额头缓缓流了下来,慌张道。
    “周方胜,既然你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不过对于周方胜的警告,项离却是无动于衷,说来也对,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不反抗的话,那就成了待宰的鱼肉,要想活下去,疯狂,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你自己干的好事,怪得了谁?!”见项离如此疯狂的举动,一向专横跋扈的周方胜却是一下了泄了气,语气中带着许些胆寒之意道。
    “我干的?哈哈,周方胜,你好意思说!说到底,还不是你下令让我送赢潋上路的?”闻言,那项离却是反问一句,随即大笑道:“你不就是怕我把你招出来吗?反正我被抓后你也会派人杀掉我吧?那就拼个鱼死网破!”
    “你!闭嘴!”见得项离此刻想都没想就把自己抖了出去,此时的周方胜已经彻底明白,无论自己再怎么威胁,项离是铁定要拉自己做垫背了。
    “哦?右丞相,竟然还有这种事?”那一旁看着这般相互胁迫的两人,赢腾却是没有在意项离的突然反抗,反倒是目光冰冷的看着那被挟持的周方胜,道。
    “殿......殿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被赢腾那近乎恶狼般的目光给盯着,那周方胜顿时就乱了方寸,解释道。
    “还不止呢!”然而身后拿着剑的项离却是不给周方胜任何辩解的机会,继续道:“这个房间里的众多大臣,也都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事,郑毅郑大人,你贪污国库的库银接近三十万两,张大人,你谎报政绩,官生三品,原本的官也是花钱买来的!”
    “项离!你莫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二人干过这等伤天害理之事?”那被项离提及的两位大人也是心里一惊,随即便是怒视着项离反问道。
    “哈哈,还想抵赖?本官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账簿里,那账簿就放在我书桌的抽屉里,本打算日后用来胁迫你们替我办事,现在看来,呵呵......”说到此处,项离却是有意停顿一下,但手中的剑刃却是在短暂的停顿间更加紧贴在周方胜的脖颈上,尖锐的锋刃让得周方胜脖子上的皮肤很快有了血迹,随即大声的怒喝道:“要死,那就一起死!”
    本以为项离没有揭发二人的证据,但一听到项离将自己二人的罪行都记录在他的账簿中,先前还理直气壮的张大人和郑大人也是一下子没了底气,当下张大人也是赶紧冲着另一个大人使眼色。
    身后那个大人也是领会了张大人的意思,随即便瞟了一眼赢腾,见后者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形便是缓缓后退,想要趁机离开。
    然而,当那位大人的脚还未走动半米,一把长枪却是嗖的一下,插在了那位大人后退的地板上,笔直的枪身让得那位大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