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逮捕蒋震

踏天游月 作者:浮云友少

      ?“这位大人,您这是要去哪啊?”将那抬在身前的手缓缓放下,一道身影却是自黑区区的门外缓步走来,挑挑眉头,对着那位大人冷笑道。
    “莫兄?”目光看向门外,却是看到刚好赶来的莫朝旭,眼望了一下那被莫朝旭吓得瑟瑟发抖的那位大人,赢腾的面色也是黑了下来,质问道:“杨大人,你这是要去哪?”
    “殿......殿下,下官先前酒喝的有点多,有些内急,所以......”见得自己被赢腾抓个正着,杨大人也是冷汗直冒,摆手笑道。
    “是吗?那就请大人忍一忍,在事情没解决之前,所有人都不准离开这里半步!”轻哼一声,赢腾心里也是松开了口气,好在莫朝旭来的及时,要不然,这家伙恐怕会趁人不注意,偷偷跑去将项离提到的账簿给毁掉,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昏官会被放过。
    “莫兄,再麻烦你跑一趟,去项离桌子抽屉里的那本账簿带过来。”目光带着感谢之意看向了莫朝旭,点点头,赢腾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方胜,问道:“右丞相,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我......我......”耳闻赢腾的提问,周方胜欲要辩解,然而还未待他说什么,手拿剑刃的项离却是用力一划,一道细微但却听得十分清楚的切割之声便是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而伴随着这道声音,周方胜却是瞪着眼,身形也是瘫了下去。
    “周......周丞相......死了!”一旁那众多的大臣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得他们看到周方胜的身躯完全倒在地上之时,一些人也是惊叫道。
    “啊......啊......哈哈......想......想杀我?老......老子先送你上路!”而那一剑断了周方胜性命的项离,此时也是看起来很不对劲,手里的剑还未脱手,却是疯言疯语起来:“你们......有谁还想杀我的,来呀!有种就要了我的命!”
    被项离用剑指来指去,那些在周方胜庇护下肆无忌惮的众多反对派大臣们也是吓得赶紧躲避,深怕被此时已经失去理智的项离给刺伤,而见得这般情况,心知项离已经疯掉的赢腾也是无奈一叹。
    这几年来,他一直都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将这些如同帝国毒瘤般的反对派们给拔掉,怨恨的心也是想尽了各种惩罚他们的酷刑,而真到了这样的时候,他却又倍感惋惜,再怎么说,在座的诸多大臣也是当年随着自己的父皇征战多年的长辈,只是伴随着他们权力的提升,野心也越来越大,到的最后,作为晚辈的自己却是不得不除掉他们。
    “来人,把包括项离在内的所有人都给我押下去,关进地牢,听候处分。”好不容易整理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心情,赢腾也是铁下心来,无情的甩了甩手,命令道。
    几个士兵也是面面相觑,随后便是十分爽快的将项离拖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将之压了下去,想来也是可以明白这些士兵为何会这般积极,毕竟项离用他们的家人来胁迫他们,如今项离倒台了,他们自然很乐意处理项离的残局。
    “殿下,项离已经伏法了,为何还要捉拿我等?”眼望嘴中依旧疯言疯语的项离被拖了下去,一些大臣们在听到赢腾的决定后,也是不甘心的道。
    “就因为这个!”见得有不少大臣还不服气,赢腾却是冷哼一声,单指弹出,指了指那已经从书房走出来的莫朝旭。
    听得此话,许多大臣们也是看了过去,不过当其目光扫到莫朝旭手中那厚厚一沓的账簿后,皆是哑然,紧接着便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莫朝旭将账簿递给赢腾。
    “王大人,你不是不明白你为何会被关进大牢吗?”接过账簿,目光如同带着审判之意俯视身下跪倒的王大人,赢腾翻开账簿,随即嘴角拉起一丝危险的弧度,道:“王大人,这上面,可有不少你的丰功伟绩啊?看来,把你关大牢算是便宜你了!”
    “殿......殿下饶命啊!”待得赢腾的话一说完,王大人此时身体早已颤抖的不受控制,旋即也不管这地板有多硬,使劲磕头谢罪道。
    “来人,把王大人押下去,重打五十大板后,再关进大牢!”将账簿用力一合,此时的赢腾俨然如同一位威严十足的君王。
    “殿下,殿下,饶命啊......”随后,王大人的求饶声便是随着士兵的拉扯越来越远。
    处理完这个心存侥幸的蠢货,赢腾的目光也是扫向了其他人,而其目光所到之处,所有大臣皆是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倒霉鬼。
    “你们这群老家伙,待我看完这本账簿,再来收拾你们!”充斥着怒意与冷漠的话语自嘴中道出,赢腾头也不回的便是离开了会场。
    “余堂主,十分感谢你的协助。”见得这件一直挂在自己心头的烦心事总算告一段落,莫朝旭在疲惫之余,也是松了口气,在跟着赢腾行至余恒所在的地方后,见得这里已经完全的被倒戈的士兵以及龙啸堂的人所控制后,莫朝旭上前道。
    “此次前来,只不过是为了收拾罗纵,谈不上帮忙。”见得二人到来,余恒也是停止与手下人的对话,上前道。
    “余堂主,别这么说,若非你的人拖住这里的士兵,此刻项离估计就逃走了。”处理完项离的事,赢腾此时也是心情大好,嘴角头一次对余恒表露出友好的笑:“待得处理完这件事,本殿下就亲自批准,将龙啸楼归还于余堂主。”
    “殿下言重了。”闻言,余恒也是笑笑,不过却是因为其眼角伤疤的缘故,让其不管怎么笑都颇有些狰狞,对面的莫朝旭与赢腾见此情况也是感到有些尴尬,不过余恒似乎很快就意识到这点,接着道:“不过殿下,事情还没完,如今项离已经伏法,可还有一个蒋家呢,毕竟大皇子被害他们也有参与。”
    “没错,来人,召集人马,前往蒋府。”被余恒这般一提醒,赢腾也是回想起来,虽然有些无奈与余恒想要赶快报复蒋震的欲望,但好在他的提醒,自己差点忘了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报!堂主,巡视蒋家的弟兄们回来说,蒋府已经空无一人,蒋震等人不知去向。”不过还未等赢腾有所行动,龙啸堂的一名喽啰却是赶来说道。
    “什么?”听得喽啰的话,余恒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这里动静这么大,恐怕是惊动了蒋震,他估计是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心生害怕逃走了。”心里也是没想到蒋震动作会这么快,莫朝旭也是沉思一番,随即道:“殿下,现在蒋震怕是已经出城了,眼下如何是好?”
    “立即发布通缉令,全国范围内捉拿蒋震,务必在他离开帝国前把他抓回来!”干净的额头上俊眉微皱,赢腾旋即也是不再犹豫,即刻道。
    “是!”
    今夜,注定是宁安城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一晚,也可以说是常宁帝国历史上最值得庆祝的一晚,因为在这一天,作为常宁帝国腐败根源的反对派大臣们集体被捕,而反对派中的主要人物,右丞相周方胜不幸被刺身亡,杀害大皇子的嫌犯项离,宁安城至高无上的城主,也是当场疯掉。
    而蒋家,在士兵们抵达蒋府时,这里早已衰败不堪,不少家丁和婢女都死在府上,幸存下来的人告诉到来的士兵,说蒋震昨晚接到城主府的消息后,便是突然带着众多护卫外逃,屠杀府中一切知道自己行踪的人,而府中能拿的财物基本上都是被搬一空,徒留下一座死寂的空府。
    当晚,虽然宁安城大部分的人都已进入梦乡,但还是有不少百姓知道城主府发生了骚动,当百姓们战战兢兢的等待着朝廷有人能够解释当晚发生的一切时,赢腾也是及时的站了出来,而后赢腾所带来的消息,也是让百姓们欢呼喝彩。
    这几年,不管是项离还是蒋震,都给宁安城的百姓带来了不少负担,项离的高压政令,蒋震的霸道强横,都曾让百姓们苦不堪言,如今一个疯了,一个跑了,大伙儿终于是从中解放了出来,一些压抑很久的百姓甚至隔天就在街上张灯挂彩,热烈的庆祝。
    虽然整个宁安城都洋溢着热闹的氛围,但眼下蒋震依旧在逃,所以宁安城的士兵们自然是无法去参与这等热闹的活动,还在苦命的寻找着蒋震的行踪。
    不过他们已经将搜索范围扩大至宁安城外的几个县城,甚至是周边的村庄了,倘若再往外搜寻,就到了宁安码头,宁安城唯一的海上交通要道,倘若在码头士兵们的搜寻依旧无果,那么就可以肯定一个事实,蒋震已经逃到别国去了,而到那时,再去抓捕他就有些难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