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善后

踏天游月 作者:浮云友少

      ?“啊......啊?”闻言,蒋陇的身躯却是剧烈的颤抖一下,随即这才强迫自己看向雪儿,不过却是满脸的疑惑之色。
    眼见蒋陇这般浑然不知的反应,雪儿平淡而光滑的嘴角,迅速拉起一丝危险的弧度。
    “嘭!”紧接着,一阵巨响便是传来,只见先前还只是瘫坐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蒋陇,此刻已经是四肢完全的倒在地上,如同被一块巨石所压住般,俊俏的脸也是因为紧贴粗糙的地板而被划伤,隐隐间,似乎还能传来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
    “啊!!!!父亲......快救......救我!”感觉到腰上骨头断裂,旋即痛感便是弥漫全身,蒋陇忍不住大叫道。
    “陇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眼见蒋陇这般痛苦,蒋震欲要施救,但无论自己如何挣扎,他的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随后,知道自己是在做无用功的蒋震也是立马将希望放在雪儿身上:“仙姑,仙姑......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子,不管他做了什么,都由老夫来承担!”
    “说!为什么你要侮辱朝旭哥哥!”不过不管蒋震在一边怎么说话,雪儿似乎是没听到般,旋即,心中久久压抑的怒火终于是伴随着心上人的名字完全的释放出来。
    听得雪儿话中那被自己一直说成是没爹没娘的废物,蒋陇却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自己从没正眼对待过的少年,竟是让自己遭遇如此痛苦的原因。
    “朝旭哥哥这五年来,一直因为这种事,背着雪儿不知道哭过多少次!”雪儿慢慢的诉说着,当其提到莫朝旭时,带着泪花的眼中,冰冷杀意却是转眼间熔化成一抹心疼:“这么多年过去了,朝旭哥哥也坚强了许多,虽然他或许不会在乎你说的话,但我在乎!”
    “若非爷爷想要锤炼朝旭哥哥的心智,这世上,早就没有蒋家了。”雪儿幽幽一叹,美目翻转间,蒋陇周围环绕的那种威压之感便是迅速消失,正当蒋陇以为自己得救之时,雪儿身上,却是有着蓝色的炫光闪耀,随即,蓝色灵力带着强横的力量诡异的冲着蒋陇的脖子缠绕而去。
    随着蓝色灵力的越积越多,蒋陇的身子,却是慢慢的离开了地面,随后,蒋陇双手扯着脖子,十分痛苦的挣扎着。
    “别!别!仙姑,放了我儿子,我愿意用一切补偿莫公子,求求你放过陇儿......”见得雪儿动了杀心,蒋震却是疯狂的叫喊着,布满皱纹的脸,竟是老泪纵横。
    然而蒋震的话,却是没有丝毫减退蓝色灵力的凝聚,空气中,一阵轻微的脖子扭断声,如同雷轰般,重重的击打着蒋震那敏感的耳膜。
    “啊!!!!!”伴随着一道响彻整个码头的疯狂怒吼,蓝色灵气迅速消失,蒋陇的身体也是如同重物般,摔在地上,扭转过来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见状,蒋震的目光血红,怒喝道:“妖女!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老夫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是吗?那就如你所愿。”料理完蒋陇,耳闻蒋震求死,雪儿也是没有客气,神识一凝,便是将蒋陇尸体上别着的剑凭空抽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刺向蒋震的心脏。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被雪儿解除了威压的蒋震,身体也是倒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蒋震狠狠的瞪着雪儿,却是发现,此时雪儿的眼神,是那般熟悉。
    那是颜密看自己的眼神。
    见状,不知是因为即将死亡而带来的清醒,还是自己已经彻底的绝望,蒋震却是无奈的笑了笑:“颜密,想必你也有这般本事吧?难怪老夫总觉得你看不起我,到头来,老夫才是那个跳梁小丑,陪我玩了这么多年,还真有你的。”
    说完,蒋震的双眼也是缓缓闭上,没有丝毫不甘。
    “小姐,您不必亲自出马的。”蒋震死后,一道妩媚之声,却是在整片天地之间,微微响起,丝毫不觉得模糊。
    “就当是替朝旭哥哥出口恶气吧。”对于虚空中颜密的心疼,雪儿也是展露一笑,她知道,第一次杀人,终究不是一个很愉悦的体验,即便对方只是普通人,旋即道:“况且朝旭哥哥都已经准备好了,雪儿迟早也得踏出这一步,就当是试胆吧。”
    “好了,姐姐,咱们也该回去了,剩下的事,就让赢腾殿下处理吧。”雪儿转过身,伴随着其话语刚落,一阵空间裂缝便是在其身边浮现而出,随后,雪儿便是平静的走了进去,只留下蒋震父子的遗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伴随着九月的结束,夏日的酷热也是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秋意的凉爽,清冷的风呼呼的吹着,卷起了不少散落在城主府的落叶,似是连同昨日的血腥之意与奢靡之风一并带走,没有丝毫保留。
    此时的城主府,早已没有了几日前的那般豪华装饰,自从赢腾接管这里后,他便是将一切在他看来会影响他心情的东西统统撤了下去,这自然包括了项离这些年来收藏的许多珍宝字画,想来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赢腾会这般干脆的将这些宝物给卖掉,因为这些宝物的价值加起来,足足是城主府一年财政收入的两倍了。
    以赢腾的想法,项离官阶三品,虽说也算得上大官,但他也没那么多钱买这些,这钱哪来的自然就不用多说,将那么多钱花在这些方面,简直就是浪费,现在就是将其讨回来的时候。
    不过眼下,还未等赢腾处理完府中的事务,一道惊人的消息却是让他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
    “你说什么?蒋震死了?”将昨日从项离手中得到的账簿放在一边,赢腾起身,盯着身下同样震惊不已的士兵,确认道。
    “殿下,千真万确,我等赶到宁安码头的时候,便是看到他父子二人的尸体。”见赢腾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士兵再一次肯定的回答道。
    “怎么死的?”闻言,心中也是升起一丝疑虑,赢腾双指抚摸着下巴,来回一阵踱步后,问道。
    “据属下调查,蒋震是被剑刺入心脏当场死亡,而蒋陇则是被人勒死的。”仔细回想起发现尸体时的情况,士兵如实回答道。
    “现场还有没有发现其他线索?”听得两人的死因,不知为何,赢腾总感觉这两人的死颇有些蹊跷,随即道。
    “现场就只发现两人尸体,其余的就没有看到了。”摇了摇头,士兵也是回答道:“据存活下来的蒋家家丁的描述,蒋震逃离前,带了不少人马与财物,可是现场并没有发现那些蒋家护卫的尸体以及钱财。”
    “看来,蒋震的手下见蒋震如此落魄,起了歹心,将他俩杀害后,平分了财物。”将士兵的报告在心里总结了一番,想来想去,赢腾也只能将他二人的死这样推测了。
    虽然自己对蒋震还是恨之入骨,但如今蒋震暴尸野外,心头也是为蒋震的这般下场感到悲哀。
    “赢怯呢?”心里头暗暗可怜了一下蒋震,转念间,赢腾这才想起来一件事,如今反对派倒台,赢怯应该也就恢复自由了,不过这几天都没见过他的身影,于是问道。
    “三殿下这几日一有空就进入青楼玩耍,即便昨晚右丞相等人被杀后,也依旧住在青楼中,彻夜不归。”见赢腾提起赢怯,士兵却是迟疑了一下,随即颇有些尴尬的道。
    “唉,算我自作多情了。”有着不屑之意的眉头忍不住向上挑了挑,旋即赢腾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淡淡道:“随他去吧。”
    “殿下,既然蒋震已死,那我们接下来......”听得赢腾的猜测,那名士兵也是询问起接下来的打算。
    “接下来吗?”闻言,赢腾那积蓄了太多疲劳之意的双眼终于是有着一丝光亮闪过:“也对呀,自从本殿下来到宁安城,就一直为了破案的事操心,如今事情解决了,也该好好放松了,你们也辛苦了,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吧。”
    得到了赢腾准许放假的消息,那么士兵也是喜出望外:“多谢殿下,属下这就告诉大伙。”
    “哈哈......殿下,既如此,我们不如就举办一场盛大的宴席如何,放心,整个费用由我柳泉拍卖场承担。”不过还未等那名士兵起身,一道爽朗的笑声却是自门外传来。
    旋即,柳怀仁和柳怀民便是拉开屋外的帷帐,走了进来。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