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宴请

踏天游月 作者:浮云友少

      ?“啊,属下见过柳大人和柳丞相。”那士兵转过头见得两人后,也是友善的拜倒道。
    “呵呵,小伙子就不必行礼了,你不是还有好消息带给大伙儿吗,赶紧过去吧。”柳怀仁伸出干枯的手,拍拍那名士兵的肩膀,笑呵呵道:“看你这一身戎装,老夫倒是回想起年轻的时候拿着武器在外杀敌的情形,还真让人怀念啊。”
    “是呀,贤弟也是好生怀念,那时候就觉得,没有比上战场更艰苦的事了。”听得柳怀仁的话,柳怀民也是双手负在身后,回想起年少轻狂的自己,随即苦笑道:“不过如今老了才知道,比起杀敌,想要将整治帝国的腐败,要难上百倍不止。”
    “不过好在,我们还是挺过来了。”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的老泪,柳怀民面向那位士兵,道:“不好意思啊,小伙子,让你在这里听我们两个老骨头谈论往事,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这就去。”能在二老面前倾听他们当年的功绩,那名士兵也是觉得倍感荣幸,再次冲着两位老人恭敬的拜了拜,这才离开。
    “老师,柳大人,您二老怎么来了。”微笑着看着士兵离开后,赢腾这才迎上去,笑问道。
    “自然是来恭贺殿下了。”闻言,二位老人却是相视一笑,道:“此次破案,殿下功不可没,相信陛下会重新考虑帝国继承者的事的。”
    “老师言重了,虽然大哥身为下一任皇位继承人不幸遇害,但若是这么早下定论,为时过早。”耳闻两位老人口中的帝国继承人一事,赢腾却是谦虚道:“毕竟还有赢怯在,父皇要将皇位传给谁还不知道呢。”
    “哼!赢怯?那等货色,帝国的接班人怎么能传给这等黄口小儿?”耳闻赢腾颇为担心的赢怯,那柳怀民老眼中却是掠过一丝不屑,道:“更何况三殿下从小就毫无礼数,即便是陛下都不曾与他亲近过。”
    “老夫退出朝廷时,赢怯殿下还只是个十岁孩子,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赢怯殿下真有你们说的这般不堪?”身边听闻贤弟如此的诋毁,柳怀仁脑中也是浮现出一道年幼而瘦小,但嘴角时常挂着玩世不恭的微笑的少年背影,问道。
    “可不是吗兄长,赢怯也算是个璞玉,若是好生雕琢,必成大器,可这小子竟然选择自甘堕落,老夫着实看不起这小子!”见兄长询问赢怯的情况,嘴角抽出一丝恨铁不成钢的苦笑,柳怀民道。
    “这小子,现在何处?”忍不住在两人面前数落完赢怯的不是后,柳怀民连续的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这才得以平静,随即问道。
    心里也是知道为何柳怀民会这般生气了,毕竟柳怀民也曾试图拯救赢怯,不过相比于自己大哥的懦弱,赢怯更多的是一种揣着明白不领情,这着实让好心当了驴肝肺的柳怀民对其没有多好的印象。
    “他......他还在青楼......”见自己的老师好不容消了气,却又问其所在何处,若是告诉老师的话,怕是又会激动吧,想到这,赢腾搔了搔头,迟疑了下,随即不好意思的道。
    “什么?!”好不容易坐下正准备喝口茶,不过赢腾的话,却是让得老爷子立马丢下茶杯,没心情喝了:“罢了罢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即便周方胜死了,也依旧只是个没前途的小鬼。”
    “老师和柳大人休怪,我们不用理会三弟,还是先说说宴请的事吧。”心里也是清楚不能够在赢怯的话题上扯太久,赢腾也是转移话题,道。
    “对对对,老夫此次来是来谈正事的,提到赢怯只会让老夫心烦。”摆摆手,柳怀民也是寻了两个木椅,与柳怀仁一同坐了下来,道。
    “赢腾知道老师和大人心情甚好,而且这些天我也确实挺累的,所以心里很赞成老师的想法。”与两位老人坐下相谈,赢腾笑问道:“不知老师打算把宴请请在何处?”
    “这事老夫早就决定好了,不过在这之前,因为有几件事情老夫需要交代给你,所以才与兄长一同前来。”眼中闪过一丝其他意味,柳怀民看了一眼柳怀仁,随即道。
    “哦?不知老师有何吩咐?”见状,赢腾也是知道自己老师的性格,他所说的交代,定然不是什么容易事。
    “此次破案,虽说有你一份功劳,不过在听你的描述后,老夫倒觉得,那个名为莫朝旭的颜家护卫,似乎才是起到关键作用的人物。”见赢腾认真起来,柳怀民说话也是毫无遮拦:“小小年纪,竟是有着这等能力,而且以他颜家护卫这样卑微的身份,居然能在项离与周方胜的面前如此镇定,难以想象,此子的心智是何等可怕。”
    “这个我承认,他确实很优秀。”迟疑了一下,撇着嘴,随后赢腾也是无奈一叹,不得不佩服的道。
    “哦?除了颜家的雪儿小姐,老夫还是头一次见你会放下自尊称赞另一个同龄人呢。”眼见平日里这个在印象中向来高冷自傲的徒弟,竟然会当面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柳怀民眼中泛出欣慰之色,笑道。
    看来,此次调查,腾儿也是成长了不少。
    “想不承认也不行啊。”见得自己老师那一副意外的目光,赢腾顿时苦笑:“莫兄无论是谋略,武功,又或者......女人缘,都远胜于我。”
    “这几天我也试着观察过他,有一些事情着实让我感到很惊奇,无论是他打听到蒋震的儿子被绑架一事,又或者几日前他带领我们混入城主府,这些在我看来难如登天的事,对他来说却是小菜一碟。”站起身,迈了两步,赢腾背负着手,笑道:“想来,莫兄应该也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手段啊。”
    “所以说......”听完赢腾的话,柳怀民也是愈发坚定自己的打算,随即道:“此次宴请,老夫就打算在颜家举办。”
    “举办在颜家?”心里也是诧异于柳怀民的打算,赢腾回转过身,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师:“老师是何用意啊?”
    “老夫把宴请设在颜家,一来是为了恭贺颜家,洗清了嫌疑,为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炒热下气氛,二来,我希望殿下可以借此机会,将莫朝旭收拢过来。”说完自己的用意,柳怀民脸上的笑意也是逐渐消失,随即一脸认真的道:“殿下也是知道莫朝旭的本事,若是他能够入朝帮助殿下,日后殿下登基,有他辅佐,帝国定会更加繁荣。”
    “而且将宴请设在颜家,也是为了能够安抚颜家,与颜家搞好关系,上次拍卖会上出现的白衣少年,竟是随手一挥将几千万的盛宝堂给买下来,背景恐怕不简单,而且老夫看来,他似乎与颜家渊源不浅。”说这话的,是柳怀仁,回想起上次那惊心动魄的拍卖会,活了大半辈子见多识广的自己,也是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道。
    “老夫觉得,颜家,肯定没有我们看到的那般简单,颜家上至族长,总管,下至护卫,都让老夫感到捉摸不透,说不定颜家的底蕴强大到我们都无法想象,甚至我们柳家,也赶不上,老夫总感觉,以如今颜家的实力,或许会威胁到帝国也说不定。”苍老的目光中,一道凝重便是出现在其中,柳怀仁郑重的道:“所以殿下,无论是颜家还是莫朝旭,希望殿下能够想办法收拢结交,日后必定是一大助力。”
    “老师你想多了吧?颜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耳闻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猜测,即便是十分信任柳怀民的赢腾,此时也是有些觉得这次自己的老师是真的眼拙了。
    “殿下,万不可这般讲,这几十年,老夫又何曾没有遇到过一些故作强势,洋装目中无人的人,但还不是因为装的不到位而被老夫揪出狐狸尾巴,但对于颜家......”见赢腾不信,柳怀民也是少有的着急起来:“要说他们是装的话,那装的也太完美了,好像他们是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又或者,连整个帝国都没放在眼里,即便是大皇子被害一案,似乎是颜族长有意锻炼莫朝旭,才把期限降低至三天,压根就没考虑后果。”
    “原来如此,还是老师和柳大人想的周到。”心里暗暗吃惊,虽然也是感觉到颜家很奇怪,但赢腾总认为自己是想多了,倒也没在意,不过在听的两位老人这般谨慎的话后,赢腾也是确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被老师这么一说,这颜家,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不过老师和柳大人居然能够想的这么深,不愧是经验老道朝中大臣。
    “老夫也老了,不能总陪伴着你。”见赢腾还在思索,柳怀民也是伸出皱巴巴的手,将其放在赢腾肩上,道:“总有一天你得自己面对难题,在老夫死前能够替你找一个可以辅佐你的人,也算了却老夫的一桩心愿。”
    “老师......”听得柳怀民如此伤感的话,赢腾隐隐间,有种想哭出声的冲动。
    “就按老师所说的做,赢腾定当竭尽全力,好生劝说。”拱了拱拳,赢腾在同意之余,也是思索了一番,随即道:“不过若是莫兄他实在不肯,我也不想强求。”
    “那是当然,若是他同意的话,自然是好,若是不同意,咱们也不能逼人家。”不过对于赢腾的这点担忧,柳怀民却是没有想太多,以他看来,这般优越的条件,莫朝旭应该没有理由拒绝。
    “那我们现在就去颜家吧。”
    ......
    “朝旭哥哥,该起床了。”床榻上的莫朝旭,沉入梦乡还未清醒,耳畔却是响起一道似水如歌的甜美之音。
    “呼......谁啊?大清早的。”慵懒的身子翻了个身,莫朝旭却是闭着眼,嘴里不住的嘀咕之时,双手也是抱着枕头,再次将自己的半边脸钻入其中,只留个鼻子用于呼吸。
    不过还未等莫朝旭睡醒,鼻梁上的一阵痒意却是让得莫朝旭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啊......啊切!”一阵喷嚏,也是将莫朝旭给打醒了,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却是看到眼前的靓丽身影。
    只见雪儿坐在自己的床边,握在腹前的玉手上,正把玩着一根狗尾巴草,想来自己先前的喷嚏,就是这小妮子惹的祸了。
    “丫......丫头,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我还没穿......”在看清来人后,迷迷糊糊间,莫朝旭却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随即便是慌忙扯起背子遮住身体,小脸也是一红,慌张道。
    不过话还没说完,莫朝旭这才发现,自己昨晚连护卫服都没脱就直接睡了,根本没必要遮掩。
    “朝旭哥哥昨晚回来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就直接在大堂内的桌椅上睡着了。”见得莫朝旭的窘迫模样,雪儿抿着嘴,笑吟吟道。
    “丫头,是你把我扛进来的?”听得雪儿的话,莫朝旭这才点点头,随即便是打量着雪儿,颇有些好奇的道。
    “这倒不是,是阿力他们把朝旭哥哥扛进来的。”摇了摇小脑袋,明亮的大眼中有着毫无掩饰的自豪之感,雪儿樱桃小嘴上有着一丝笑意浮现,刹那间美丽动人,丹唇微动,旋即道:“朝旭哥哥,这次你做的很不错,谢谢你,为颜家洗清了嫌疑。”
    “丫头说的哪里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有些失神于雪儿那一瞬间的清新脱俗,莫朝旭也是赶紧回过神来,不过心中也是回想起前段时间二人之间的争执,道:“丫头,前段时间的事,你别在意,哥哥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更幸福。”
    “是吗?”见莫朝旭提起此事,雪儿扬了扬雪白的下巴,额下的柳叶眉微挑,玉指把玩着脸颊边的青丝,笑道:“朝旭哥哥,你心里清楚雪儿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听闻雪儿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话,莫朝旭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回应,不置可否的道。
    “朝旭哥哥还是快起来吧,殿下已经在会场等候多时了。”眼见莫朝旭依旧是不敢回应自己的心意,雪儿在无奈之余,心里也是不由得埋怨起莫朝旭的不识趣,旋即也是转移话题道。
    “殿下来了?”被雪儿找了个台阶下,莫朝旭尴尬之余,也是诧异于赢腾为何会来此。
    “殿下说他有事需要交代给颜家,一大早就来了,不过听说朝旭哥哥还在休息,让我们不要打扰朝旭哥哥,所以就在会场内等候,说等朝旭哥哥起来了再宣布也不迟。”叹了口气,深知赢腾为人的雪儿,对于赢腾的这般做法,也是十分欣赏,旋即道。
    “他还真有耐心。”闻言,莫朝旭也是赶紧整理下衣服,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赢腾会如此给自己面子,作为一个帝国二皇子,竟甘愿等自己这样一个家族护卫,不过以赢腾的品行看,他这么做也不奇怪。
    “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堂堂二皇子,可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