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刺杀

三国虎贲 作者:藏中

      ?秋日的清晨,霞光万丈,山顶微风,但还是有点冷。
    刘昭故作糊涂,转身看着刘强,笑着说:“进之,何出此言?”
    刘强并不答话,只是一直看着刘昭。
    刘昭见状便长叹一声,目光滑过坟头落在天边,本想掩饰一番的刘昭心中一股怅然油然而生,情不自禁道:“这天下,经常看一看,便知我等掌公器,当为天下谋。为天下谋,即为朝廷谋,为朝廷谋,亦为百姓谋,为百姓谋,何尝不是为你我谋。这天下,看一看,又何妨?”
    “过些时日,大汉所有的士卒都会冠上一个称号——军人,这个称号确实很贴切。”刘强缓缓说道。
    刘昭微微皱眉,对刘强说:“进之,我祖籍上郡,故土在而不得归。初到并州不足十日,亲手埋葬一百七十余我大汉子民,我实在不愿大汉百姓再受异族铁蹄。幽并冀三州连年祸乱,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公器何在?天灾无常,非旱即涝,百姓饥无可食,公器何在?如今得此良机,我并不图功劳在身高居庙堂,我只愿能有虎贲儿郎,肃贼靖边,使百姓安宁!”
    刘昭说罢,指着坟头,对刘强又说:“我是受不了他们的那一双双眼睛,他们也想活着,但我们是军人,我就要把他们没做完的事情,做下去。你说,这天下,我看看,又何妨?”
    刘昭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不是说的时候,光是这些话,刘昭都觉得说的过于露骨,过于早了。
    刘强也没有再问下去,沉默了些许时间,刘强向刘昭作揖道:“强乃一介寒衣,司马如此推心置腹,甚是感动。若为百姓计,但凭驱使。”
    刘昭心中一松,心中告诫自己:今天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以后万万不可孟浪,东汉皇权至上,正统至上,没有大乱之前,当谨言慎行。
    刘昭扶着刘强的手臂说道:“我亦是一介寒衣,进之不必如此。”
    话说开了,气氛轻松了许多。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这秋日的清晨也暖了许多。
    见刘昭依旧站在山顶没有回去的意思,刘强便想告退,可刘昭此时是单人在此,又不放心那封传书。
    刘昭看出刘强的犹豫,便说道:“我在此等个人,你可先行回营。”
    “司马莫不是在等刺客?”刘强疑惑的问道。
    刘昭笑着说:“就是在等刺客。今日如此情景倘若再不出现,这刺客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怎么可……”刘强话未说完,就听到劲矢破空之声从身后传来,连忙将刘昭扑倒在地,就地翻滚。
    刘强的手碰到刘昭的时候,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刘昭大笑一声,翻身而起向身后树林喊道:“好箭!想以一箭取我刘昭性命,是否太过儿戏?”
    “嗖嗖嗖……”又是三箭,射速之快,实在是令人咂舌。
    刘昭不管三七二十一,翻滚躲过箭矢,再抬头之时,只见两个黑衣蒙面的刺客从树林里冲杀过来。
    刘昭笑着站了起来,拔出佩剑,一副拼杀的架势。
    刘强见状急忙喊道:“崇宣速速离去,这里我来抵挡。”说罢,便冲上前去。
    一个刺客缠住刘强,另一个刺客持剑直指刘昭刺杀过来。
    刘昭一言不发,待刺客冲至身前,丢掉手中佩剑,双手冲着刺客刺来的剑抓去。
    刺客也是高手,见刘昭伸手抓剑,转刺为削,想要废了刘昭的双手。
    刘昭不顾双手飞身跃起扑向刺客,刺客像是没想到刘昭会舍身犯险,反剑削向刘昭前胸,一脚蹬向刘昭腹部。
    刘昭舍身犯险,哪里会放过近身肉搏的机会,在影视剧里学到的特种兵近身杀人伎俩,昨夜可是好好和关信研究过的。
    刺客的长剑滑过刘昭的前胸,划破刘昭的官袍,露出里面的铠甲。
    刘昭抱住刺客的大腿,右脚上前踢倒刺客的另一条腿,刺客失去重心,顿时爬倒在地。
    刘昭借机右手搂住刺客的头颅,左手穿过刺客胸前抱紧刺客,准备拧断刺客的脖子……
    但是……
    但是……
    但是刘昭摸到了两团柔软!!!
    直觉告诉刘昭,这是个女的。如果没有猜错,这是刘昭猜想过的最不可能的刺客。
    刺客突然放声尖叫,刘昭用左手拿起刺客掉在地上的剑,放在了刺客的脖子上,刺客那破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这一切发生的电光火石,刘强和另一名刺客才堪堪过了三招。
    “放下武器,否则我杀了她!”刘昭冷冷地对和刘强缠斗的刺客说道。
    刘昭见另一名刺客连退几步准备退走,把剑往脖子上轻轻一划,被俘的刺客突然大喊道:“姐姐别管我,快走,让我爹为我报仇!”
    “你若敢走,我现在就让她人头落地!”刘昭恶狠狠的说道。
    另一名刺客一跺脚,把剑一扔,束手就擒。
    关信这时也带着人赶了过来,正欲说话,刘昭训斥道:“叫你埋伏在周围,隐匿踪迹,你跑这么远干什么?将刺客带回去,回营。”
    关信也是觉得心惊肉跳,虽然情节都是商量好的,但电光火石之间如果制不住刺客,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这山实在是没法藏啊……
    众人回到军营,直接进了司马军帐。张杨闻听捉了刺客,提剑就往刘昭的军帐走来。
    刘昭面无表情的坐在军帐内,内心却十分想笑。
    本来觉得葛凝为救情郎前来刺杀自己是最不可能的,现在却真真的跑来刺杀自己,难道这个女人就这么不识大体?好歹刘昭现在是羌胡大人葛朗的歃血盟友。
    刚才那一摸,貌似挺大的——胡思乱想,想多了。
    众将进来司马军帐看到刺客的样貌都是吃了一惊,女人,而且是两个美丽的女人。
    一个是黑褐色的头发,扎在脑后,显得清秀干爽;蛾眉凤眼,一双褐色的眼睛除了透露出她是羌胡人还显得那么深邃迷人;一张瓜子脸,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身材……身材很不错!——又想多了,想多了。
    另一个是黑色头发,应该是汉人,虽然没有这个女子如此动人,但也是精练干爽,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冷若自清的气息散发出来,也是个美丽的女人。
    刘昭看着葛凝,心中哑然失笑,一个为了不让嫁出去领羌胡五百精骑来伏杀自己,另一个为了救回情郎两个人就敢来刺杀自己,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回了回神,心中顿时觉得麻烦,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按说,刺杀大汉官将视同造反,直接斩了都行,可又扯上了羌胡大人葛朗,这葛朗也真是个糊涂蛋,怎么能把女儿给放出来呢?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总不能把这丫头也压在军中吧?
    唉,自己本无棒打鸳鸯意,这对鸳鸯,何苦为之!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