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飞狐陷阵

三国虎贲 作者:藏中

      ?弥天安定王,是张纯的王号。
    张纯谋反自号弥天将军、安定王、弥天安定王,原本是中山太守,早早就受辽东乌丸丘力居的拉拢意图反叛。本来张纯是拉着泰山太守张举一同谋反,兵寇青、徐、幽、冀四州,杀掠吏民,所过之处尽皆残破。后进入右北平与峭王苏卜延合兵一处,统乌丸苏卜延、乌延三部,为兵马元帅。灵帝末年,幽州牧刘虞悬红找了个胡人刺客才干掉了张纯。
    如今张纯仓促举兵,刘昭又是有心算无意,刘昭的成算自然多些。刘昭穿越而来,想要快速的建立自己的势力,已然抓住时机挑起了张纯谋反,如今顺势而为,可这又何尝不是火中取栗。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稍有不慎,将毛骨不存。
    吕布领二万骑兵已经北上鲜卑,前军二万步军也已跟随刘昭全速行进五天,终于到了幽州d县的飞狐口。
    从幽州d县飞狐口南下七十余里穿过飞狐陉要塞黑石岭,再走七十余里便是中山国广昌,自此就出了太行八陉的飞狐陉,大军展开直取t县张纯便完全暴露在刘昭的铁蹄之下。
    届时如若幽州牧刘虞听取自己的计策,张纯便将面临冀州、幽州、并州三路大军的包围,唯有北出飞狐,方能取道代郡、上谷与右北平的苏卜延汇合。
    刘昭立马飞狐口,仿佛能听到前方高顺激战黑石岭的金戈之声,虽然高顺说过此时飞狐口畅通无阻,但刘昭知道飞狐陉的雄险。
    刘昭分二万步军为三部,关信、刘昭、张辽各领一部,三部间距一里。关信领五千为前军,刘昭领一万为中军,后军张辽领五千,辎重留于飞狐谷口,待全军通过再来运送。
    进了飞狐口,或许是心态不一样了,和千年以后游飞狐口,完全的两种感觉。
    飞狐口,也叫飞狐峪,俗称“四十里黑风洞”,其实就是一条长达一百余里的大峡谷。两边悬崖绝壁如刀劈斧斫一般,看着无人不动魄惊魂!大军行于峪中,时宽时窄,宽处八九米,窄处二三米。时高时低,时而峥嵘,陡壁拦道而立,大有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感;时而又峰回路转阳光从高崖上泻下,心境又如柳暗花明豁然开朗。陉道萧萧然、森森然,那是常年与太阳无缘的缘故。天空如一条弯弯曲曲的缎带,上面如花的云朵显得很小,阴风飕飕,兼有三两声兽鸣传来,令人毛骨悚然者!
    越是往里走,刘昭的心越发的不安,大军行进不足二十余里,斥候来报,黑石岭上有数千人交战并立有绣着“司马”二字的旌旗。
    刘昭闻言下令全速前进,支援高顺。
    为了避免越境作战的嫌疑,此次并州军作战只要出了并州刘昭都要求换为绣有“司马”二字的大旗。当日吕布传来的军情“鲜卑司马”意思是“已入鲜卑境内,换为‘司马’大旗”。这样并、幽、冀三州兵马都可以用秋演的名义,不用惊动朝堂请求调动兵马,一来方便行事,二来逼反张纯的计划也可以悄无声息的顺利实施。
    还未至黑石岭,就见岭上遍地焦土,这应该是火攻后留下的。黑石岭下便能望见岭上双方短兵相接,刘昭留下张辽统领中军和后军,待机而动,便和关信领着五千步卒向岭上杀去。
    整个黑石岭此时寸寸焦土,脚下依旧有热浪扑来,看来大火刚灭双方便短兵相接。焦土之上随处可见烧焦的尸体和刚刚战死的士卒,步军交战,拼得就是士气和武勇,看来高顺不光是武勇之辈,这一把大火,黑石岭叛军的士气也被付之一炬。
    关信和刘昭冲在最前面,提枪高喝一声:“随我杀贼!”长枪便在一名叛军胸前捅出一个血洞,关信依旧是犹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血肉飞溅。
    五千步卒没有跟随刘昭战斗过,不过眼见二位主将骁勇如斯,血气立马被激发了出来,纷纷大吼“杀贼”便冲入战团之中。并州军士气大振,又有五千援兵加入战团,叛军防线节节后退。
    片刻不到,叛军留下千余具尸体鸣金收兵,刘昭、高顺也都收了兵,此时战况一目了然。
    叛军拒黑石堡坚守,高顺所部不到三千余人,岭上遍地尸首,一眼望去,难有容脚之处,可见战斗的惨烈。
    高顺来到刘昭面前半跪说道:“请司马治罪。飞狐陉虽已贯通,但黑石堡尚有三千余叛贼,如鲠在喉。自五日前飞狐口接战,历经六战,杀敌七千余人,黑石岭守将如今仍不肯降,还望司马定夺。”
    刘昭问道:“先锋营情况如何?”
    高顺答道:“先锋营骑兵皆已下马步战,八千士卒如今尚存三千余人,请司马治罪。”
    刘昭没有回答高顺,刘昭早就想到太行八陉不是这么容易的打的,八千打一万,而且是攻击险关要地,敌人拒险而守,这个战绩已然不错,刘昭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个石头城堡。
    千年之后这里都已经变成断壁残垣,但刘昭清楚的记得黑石堡全部由石头砌成,堡墙高约八米,厚约六米,堡墙上共开有三个门:东、西、南门,在其东、南二门上建有门楼两座,过关之人多由东门进南门出或反之行走。城堡不开北门的原因是因为北面地势开阔,而建堡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防御北方的敌人。城堡南临深壑,南门外的壑口处架有吊桥,更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如今的战场就摆在黑石堡的北面,北面这块开阔地上。
    “为何不攻东西二门?”刘昭收回目光问道。
    “上午末将恐延误司马行军,便放火烧山,得以攻上黑石岭。火势稍灭,贼兵便冲杀出来,仓促应战,便战于此地。”高顺一五一十的答道。
    看着眼前的高顺,刘昭心里也是很复杂,若说没有期待名将领兵所向披靡那是假的,何况高顺领的是传说中的陷阵营;若说战绩,在这种兵家绝地能打成这样,确实很不错了;也许是刘昭过于崇拜陷阵营的威名,将高顺有些神化了,古人也是人,名将也是人,八千兵马打一万黑石岭守军,歼敌七千,三千叛军退守黑石堡,这是相当不错的战绩了。
    想到这里,刘昭便扶起高顺说道:“如此战绩,已然不错。此战非你之过,来,与我商量破敌之法。传我军令,全军收敛将士尸首,清扫战场,不分敌我。将敌军尸首送回黑石堡。”
    刘昭这么做也是心血来潮,想捎带着看能不能攻心。
    高顺谢过刘昭不罪之恩,便陪刘昭一起察看黑石堡。
    岭下张辽接到军令,领兵上了黑石岭,二万大军打扫战场的速度是非常之快,黑石堡见并州军将己方的尸首都送到了东城门,却不敢出去接收,任由并州军放在城门外。
    刘昭和高顺绕着黑石堡转了一圈,发现黑石堡单就防御来说确实是无懈可击,唯有强攻。
    刘昭对高顺说:“光武帝真乃一代不世英才,一石堡生生断了北地南下之路。黑石堡横亘黑石岭,即使我们围而不攻,黑石堡向南依旧控制飞狐陉,若张纯北上,则可两相呼应,使我腹背受敌。可若阻击张纯于此地,叛军心生死志,三州大军无法统一调度,胜亦惨胜,后患无穷,更不能尽全功。果真如高将军所言,如鲠在喉啊!”
    刘昭本是一番感叹,高顺乃忠勇之人,听后却心中自惭,脸色通红,沉吟片刻便请将令道:“顺当日于军报中曾言‘顺在一日,飞狐就属司马一日;顺所部但有一人,飞狐即为他人之天堑,司马之坦途’,如今飞狐虽通畅,但却不属司马,已是违反军令,司马不究之恩,顺铭记于心。高顺敢情将令,顺愿率本部兵马攻下黑石堡,戴罪立功,望司马成全。”
    刘昭心中也被高顺说的热血沸腾,但转念一想,高顺只有三千人,黑石堡也有三千余人,这万一赶鸭子上架,黑石堡美攻下,把高顺搭进去就得不偿失了。
    刘昭看着高顺坚定的眼神,心念一转说道:“你可知石堡守将何人?”
    “不知,黑石堡只打着中山的旗号,并未有主将旌旗。”高顺答道。
    “虚实不明,不可鲁莽。”刘昭听后直接拒绝了高顺的请战。
    “司马!”高顺一个七尺大汉,单膝跪地,抱拳对刘昭说:“方才司马察看过黑石堡,此堡唯有强攻。顺不才,冲锋陷阵未有败绩,此堡虽险,但都由石头砌成,攀登之处众多。待日落明暗交际之时,司马由东门佯攻,顺自带本部人马由西门登堡破敌。届时西门光暗交际,守城叛军无法明辨,定可一举破城。顺非鲁莽之辈,堡内只有三千余守军,定无法全顾,还望司马令顺戴罪立功。”
    刘昭正色道:“高顺,你前番已是谎报军情、贻误军机之罪,念你军功在身,勇武有佳,此时又是大战用人之际,故暂不追究。如今你知耻而后勇,我便准了你。但有一事,我刘昭与你这堂堂七尺男儿要说的明白。听闻你‘兵不过千,不取表字’,男儿雄心壮志固然可嘉,但不可自缚囹圄,误国误民。为将者,当为百姓战,为天下战!你可知晓?”
    高顺听完刘昭所说,头皮发麻,醍醐灌顶,豁然开朗:自己选兵练兵极为严格,至今只有五百余人入得法眼,可若执着于此,只求精兵而舍了兵家之大道,并非自己从军初衷。
    刘昭见高顺目光浑浊又逐渐清明,继续说道:“如今准你于二万大军中挑选攻城士卒,攻城拨寨,死伤难免,不可儿戏。能否破开心中桎梏,为天下苍生而战,就看今日!”
    高顺通红着双眼,抬起头坚定的说道:“司马一言,如雷灌顶,令顺茅塞顿开。为将者,当为百姓战,为天下战!顺,领命!”
    刘昭心中大喜,自己当日对高顺的判断果然没错,古人果真是值得敬佩,以志则业,以身证道,自己需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高顺领命而去,刘昭看着旁边十二岁的张辽,心中不由得一阵荡漾:三五年后,这又是一员智勇双全的良将。
    刘昭随即下令:“张辽,命你前去劝降,如若三日之内不降,二万大军要黑石堡片甲不存。传令,合围黑石堡,堡前扎营造饭!”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