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按律当斩

三国虎贲 作者:藏中

      ?刘虞使者跟着刘昭回到飞狐都尉府,便从袖中拿出一封盖了刘虞大印的帛书递给刘昭,刘昭铺好置于案上正欲动笔,心想到并州军攻下飞狐陉大小八战,近万士卒为国捐躯,刘虞派个人就来拿走功劳,虽说是约定好的出兵条件,可心总多有不爽,于是起身让使者代笔。
    写完给朝廷的奏报,刘昭不等使者收起帛书,取出自己的别部司马大印便与刘虞在这奏报上联名用印。使者见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司马不可,司马不可啊,朝廷奏报唯有主官方可用印,这于制不合啊,要掉脑袋的……”
    刘昭倒是风轻云淡,笑了一笑道:“先生何名啊?”
    “在下尾敦。”幽州使者答道。
    “不妨事,我乃并州主官,州牧乃幽州主官,如若朝廷追查战况,也好有个见证。”说罢刘昭不管使者,便往城外而去。
    出了东门,就见高顺已经开始整兵,关信也在另一边挑选降卒。
    刘昭来到降卒面前问道:“尔等昨夜悍不畏死,值得钦佩,可是杀了不少我的人马。”说罢,便看着这些降卒的反应。
    几百降卒面面相觑,心中都想,这是来找后账的。
    有降卒胆大便说道:“两军交战,你死我亡,实是无仇。”
    刘昭听后被“实是无仇”逗笑了,说道:“尔等太守张纯,业已谋反,今日尔等既然已降,那边既往不咎,日后皆是袍泽。”
    “谢将军……”几百降卒听到不是来秋后算账的,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纷纷说道。
    “尔等平日,是何人操练呢?”这才是刘昭最关心的问题。
    “属下平日里皆是夏侯将军操练,夏侯将军处事公平,法度严明,从不欺凌士卒,克扣粮饷,所以大家都愿跟随夏侯将军。”降卒七嘴八舌的说了半天,刘昭终于是明白了,看来这个夏侯兰不光如史书中所说“明于法律,公正不阿。”,还是个能带兵之人。
    想想也是,东汉末年的士卒皆是招募而来,或以钱财,或减赋役,战斗力不强不说,凝聚力也基本算是没有。如果有人分赃均匀、断事公允、明理知兵,那在军中都是一呼百应的人物。
    得知了是夏侯兰操练士卒,刘昭便离开东门,绕城往西门而去。
    东门和北侧的尸首已经收敛完毕,西门外才刚刚开始收敛。
    刘昭来到张辽身后说道:“有何感想啊?文远。”
    张辽转身行了一礼说道:“辽昨日之罪,才有如此多的并州儿郎赴死,辽死罪难免。”
    刘昭不以为然,指着尸首说:“文远以为,我等从军之人,是为何而战?”
    张辽思索片刻答道:“若说平叛,当是为天子战;若说除贼,当是为天子战;若说伐异族,当是为我大汉百年基业战,亦是为天子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等从军之人,当为天子、为社稷而战。”
    刘昭吁了口气,说道:“好一个张文远,从军之人,当为天子、为社稷而战!那我问你,天子又是为谁而战?”
    刘昭说完笑了笑,张辽皱着眉头在思索刘昭的问题。刘昭没等张辽的回答,自己策马往南门走去。
    站在黑石堡南门的吊桥前,俯瞰着吊桥下深深的沟壑,刘昭的心情越来越发沉重起来。
    还是太早了啊!
    等大战之后吧,如今连巴掌大的基业都没有,谈何为民而战,谈何肃清宇宙,这借鸡生蛋,但愿鸡生蛋不被蝴蝶的翅膀影响吧。
    算算日子,关立也该回来了,领兵作战,如今真的是很缺人手,要不然刘昭也不会让十二岁的张辽处处犯险。
    常山关若能兵不血刃,就可挥军直下t县合围张纯,可自己不到二万的兵马,哪里能挡住十万叛军?
    下t县自己将要以二万对十万,无异于以卵击石;不下t县张纯四处流窜,百姓何辜?刘昭皱着眉头,心中纠结着。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刘昭静立吊桥,无人敢前来打扰,许久之后,刘昭听的身后悉悉索索之声,转身看去,原来是粮官。
    粮官见惊动了刘昭,连忙说道:“司马恕罪,粮草乃行军大事不敢耽搁,故前来请示。”
    刘昭回身走到粮官身边说道:“何事?”
    粮官说:“如今军中约二万人,来时急于驰援高将军,所以所带粮草并不多,不知司马用兵之计划,但军中粮草只够三日只用。”
    “什么?”刘昭闻言大惊,心一直在绸缪大局,粮草这么重要的事情却被自己忘得光光的,真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传高顺、张辽、关信府中议事。”刘昭说罢,便策马奔都尉府而回。
    众将来到府中,刘昭屏退士卒,只与三人将粮草之事说明,三人听后也是大惊。
    粮官算了算二万人一天至少须七百石粮食,如若逢大战犒赏,加紧操练等情形,二万人一天至少须一千石粮食。
    刘昭心中算了算,就算等张纯自己过来估计也得十天半个月,那还不得万石粮食,可如若此时出击,那点粮食根本就不够走到张纯的军前。
    众将合计来合计去,并州、幽州都赶不上趟,中山国是张纯的地盘更不可能,刘昭心中如热火烧油,真真是感受到了曹操当年官渡之战无粮之忧。
    忽然府门之前一声马嘶,进来一个银甲黑袍的小将,不是夏侯兰是谁。
    夏侯兰兴冲冲的进了府堂对刘昭抱拳作揖说道:“司马大人,末将幸不辱命,常山关守将首级在此,守关士卒五千人皆归顺司马。”
    刘昭听后真是喜从天降,有苦难言,连连说好,虚扶了下夏侯兰便请众将落座。
    这可好,按照刚才的算计,再添五千人马,十日就须一万二千五百石的粮食,真是愁煞人也。
    夏侯兰闻言,怔怔的说:“常山关也只有五日粮草。”
    刘昭心里就琢磨,这么好的局面,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啊!早知如此,当日兵至代o县入飞狐口之时就应该备足粮草,还是领兵经验太少,尽想好事,入飞狐、破黑石堡、出广昌、过常山关、兵临唐o县合围张纯……
    等等,刘昭脑袋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
    广昌,就是广昌。
    黑石堡距离广昌七十余里,岭上无粮,城里有粮啊。
    夏侯兰听罢,直摇头说:“广o昌县令兰刚素闻贪腐,城中粮草怕是早已变卖。”
    刘昭顿时感觉就像一盆冷水浇下来,这是天要亡我啊!
    “不过,广昌城内耿、甄、卫、糜四家都有商行,只是怕不肯借粮……”夏侯兰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刘昭“唰”的一声站起来,盯着夏侯兰,一字一顿的说:“以后说话一次说完。高顺、张辽领兵镇守黑石堡,关信、夏侯兰引亲兵营随我借粮。”
    张辽见刘昭心急火燎,便劝说道:“这四家皆是世家大族,门生故吏遍布州郡,广昌虽是商行一分号,司马万不可冒犯,失了脸面。”
    刘昭定了定神,自己的急躁刚才已经表露无遗,君子不重不威,泰山崩于前而不乱,乃成大事。心情平复,对张辽和高顺说道:“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国之大事。我自有分寸。”
    七十余里地飞驰而来,刘昭不觉得用了多少时间。
    进了广昌城,刘昭还是觉得先问问城中仓廪如何。到了县衙,关信、夏侯兰及二百士卒一涌而进,县令兰刚吓得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直冒,全身颤抖,张着口却发不出声。
    刘昭故作歉意过去扶着县令兰刚肥嘟嘟的手说:“县令受惊了,张纯谋反,昭受命平叛,途径广昌,粮草不济,特来请县令相助,昭没齿不忘。”
    “额……呵呵……是……是这样啊……”县令兰刚哆哆嗦嗦坐了下来,向刘昭问道:“不知将军现居何职?”
    夏侯兰开口说道:“此乃并州别部司马刘昭。”
    县令兰刚拱手做了一个揖,说道:“好说,好说,只是小小县城如何能供养二万大军。”
    刘昭双眼一眯,笑呵呵的说:“那就有劳县令,有一些算一些。”
    “将军实在是难为本县了,仓中粮食皆有册薄,今日借予将军,明日o本县就要人头落地了……”县令兰刚故作为难道。
    “冀州刺史王芬处有我说项,县令你无罪反而有功。”刘昭说。
    “将军乃并州别部司马,若是在并州,在下毫不犹豫,可这冀州复杂啊,新任刺史尚未到任,何况广昌上面还有个中山国……”县令兰刚依旧毫不领情,你并州的官还能管到我中山国来,哼。
    刘昭最是见不得这种不识抬举的人,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县令莫不是要资敌乎?”
    县令兰刚一听瞠目喊道:“哼,刘将军带兵冲击县衙,欲谋反乎?”
    刘昭懒得再费唇舌,绑了了县令兰刚便着小吏带路开仓放粮。到了粮仓,小吏磨磨蹭蹭的打开仓门,果然如夏侯兰所言,仓里粮食一粒不剩。
    刘昭指着县令兰刚的鼻子大骂道:“小小县令,焉敢擅动仓廪,每日肥肉塞不满你的狗嘴,还要食仓中之粟?”
    气归气,骂归骂,事到如今刘昭只能走借粮这条路了,耿、甄、卫、糜四家的商行就在前边不远的街面上。
    最近的是卫家,这卫家,便是卫青一脉。进了商行,夏侯兰去通报片刻之后,主事儿的没出来,出来一个小伙计,卫家放话:并州司马请去并州分号。
    刘昭也没在意,一万二千五百石并不是什么大数字,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计较这些个虚名。
    出了门便往对面的耿家商行进了去,主事儿的一听数字,便说无法做主,还请刘昭别想他法。
    刘昭出了门心中气愤之情无法压抑,狠狠的吐了一口恶气,一万多石粮食算多吗?不就二万人十天的口粮吗?数字太大?怪不得耿家生意做不过别家,这明显的嘛。
    进了糜家商行,主事儿的说好:糜家是商人,这不赚钱的买卖换个人情可以,借是借不了的。
    刘昭不知道这些商行就算有家族撑腰,可一旦被张纯破城,还不是什么都保不住,不借粮给自己平叛,他们自己保护自己吗?
    是的,他们就是自己保护自己。这个道理也是刘昭很久以后才渐渐明白。
    刘昭在甄家商行门外站了一会,仔细的看了看四家的招牌,看了看身后的二百士卒,看了看肥的流油的县令兰刚,有看了看空空如也的仓廪!
    刘昭没报什么希望,进了甄家商行,甄家的伙计却主动把刘昭引到后院的一间堂屋。
    屋内一年迈老翁笑呵呵的对刘昭说:“将军到广昌借粮,看来所行不顺啊。”
    刘昭平静地说道:“为将者,安民安邦本为分内之事,今日却被终日所安之民拒绝借粮,真乃滑天下之大稽。”
    老翁依旧笑呵呵说:“将军之年纪比老夫差远了,依老夫之见,将军乃并州别部司马,到这中山国借粮,哪有肯借之人。”
    刘昭拱手做了一揖说道:“那不知甄家何意?”
    老翁笑着说:“将军莫非是想借不到就抢夺之?”
    刘昭愣了一愣,看着老翁眯着的眼睛说道:“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国之大事。今日我必定要带二万石粮食回去,二万将士只有吃饱,才能平叛,广昌才能如此安然。”
    老翁依旧是那副眯着眼睛的微笑,刘昭认真的看着那眯着的眼睛。
    二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老翁说道:“将军稍带片刻。”说完老翁便进了里屋。
    没多久,老翁出来对刘昭说:“将军明日即可收到二万石粮食。不送了,请便。”
    刘昭没报什么希望,刘昭根本没报什么希望,之所以要最后走进甄家,完全是因为刘昭需要给自己一个动兵的理由。
    可粮食却借到了,就像是两个朋友聊了会天,朋友便帮你解决了困难一样,那么的自然。
    “为什么?”刘昭问道。
    “覆巢之下无完卵,将军满意吗?”老翁笑着说。
    刘昭弯腰做了一揖道:“老丈借粮之情,昭没齿不忘。明日昭于黑石岭上静待二万石粮食,老丈可要什么凭证?”
    “明日送粮之人会与将军交接。”老翁说道。
    “那就此别过,明日再会。”刘昭说罢便转身出了甄家的商行。
    冲着夏侯兰和关信点了点头,二人亦是十分欣慰。
    “司马,此人如何处置?”夏侯兰押着县令兰刚过来说道。
    刘昭想了想,老虎虽然不想吃人,但亮亮牙齿也是应该的。于是传令鸣锣告示广o昌县民众,午时三刻仓廪之前处决勾结叛贼之人。
    午时三刻眨眼即到,夏侯兰站在高处喊道:“广o昌县令兰刚,贪腐无度,私匿库粮,抵抗平叛,资敌谋反,按军律,斩首示众。”
    话音刚落,高台之上的亲卫营士卒手起刀落,兰刚肥溜溜的脑袋便吃溜溜的滚到民众身前,片刻之后,爆发出一阵欢呼雀跃的庆祝声。
    刘昭百姓抱拳做了个揖,便率部奔出广昌,直奔黑石岭而去。
    甄家商行里,一个女声问道:“张伯,你觉得此人如何?”
    老翁还是笑呵呵的说:“此子行事先礼后兵,果断狠辣,非池中物。”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