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常山关

三国虎贲 作者:藏中

      ?张纯在望都与唐i县之下损兵三万,丢弃华盖与粮草辎重,仓皇北遁。
    一路上张纯心惊肉跳,那个阵型铁定是冠军侯的流星追月,可从没有听说有这么一支骑兵,没有旗号,也没看清主将。朝廷的北军未动,河i北之地,唯有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与并州吕布算得上善使骑兵,公孙瓒皆是白马,莫非是并州吕布?可那吕布传闻用一柄画杆长戟,可刚才阵中并没有人使画杆长戟,这骑兵的主将到底何人?
    询问诸将,诸将均未识得是何人领军,只有前军将军说道来人自称夏侯兰。张纯苦笑一声,夏侯兰乃中山第一勇将,师承童渊,用的是长枪。
    想到夏侯兰,张纯心中一阵惋惜,若不是夏侯兰一心向汉,为人正直,自己又何尝不想笼络,若是夏侯兰在此,说不定有破敌之策。
    为今之计唯有赶到常山关,以常山关南阻追兵,黑石堡兵粮已尽,夏侯兰无力抵抗,北出飞狐,到时有乌丸峭王呼应,从此海阔天空,丘力居答应自己统帅三部乌丸,为兵马大元帅,有三部乌丸在手,灵帝昏暗,大汉各地割据,拥兵自重,自己就可建国称霸,成就一番霸业。
    张纯越想越激动,前面仿佛就是一条金光大道,顿时忘却了那可怕的三千铁骑,催促三军全速赶往常山关。
    刘昭看着这些将士,说是休息,可将士都显得十分兴奋,不,应该是亢奋。三五一起交头接耳,说的都是刚才的大战,不少人都手舞足蹈。
    并州是边州,出了并州便是关外,异族常年劫掠,并州将士皆是从战火中磨砺出来的百战之兵。纵使并州如此精兵,刚才这种几乎算是单方面屠杀的战斗也是从未经历,三千骑兵马不停歇,一个冲锋就凿穿长达百里的战场,杀了一个来回斩敌上万。
    怪不得将士亢奋,无法安坐,张臶一介文人,本以为会随刘昭这个莽夫丧命冀北,没曾想在三千骑兵的裹挟下,竟然毫发无损,这个意义对于张臶来说并不是活下来这么简单,而是意味着刘昭只要有足够的骑兵,哪怕是新兵,有这三千人,就可以立马再训练出一支这样恐怖的铁骑。
    刘昭不知道张臶心中所想,刘昭看着三千浴血将士,看着战场上遍地的叛军尸首,刘昭知道立足三国的第一步算是踏出去了,而且这一步走的很稳,自此之后,单凭这一战,幽并冀三州都得给些面子。
    张臶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司马所用可是冠军侯的流星追月?”
    刘昭也是惊讶,说道:“张师果然博闻,昭以为如今已无人识得此阵。”
    张臶得到肯定的答复,心中是满满的激动,冠军侯之威,汉朝子民莫不是心之向往,清流评议最喜欢说的就是平靖异族,仿冠军侯,封狼居胥。
    不时,幽州骑都尉鲜于辅率军赶至唐i县。
    鲜于辅、鲜于银前来拜见了刘昭。
    见了刘昭都是一阵称赞,鲜于辅一路前来,鲜于辅深知鲜于银领的新募的幽州军没有这样的战力,地上的尸首足以说明刘昭的战绩,文人相轻,武将相惜,倒是没有说错。
    鲜于银更是说道:“原以为是吕奉先前来,没曾想司马领兵,兵锋锐利如斯。”
    刘昭脸说谬赞,心中一合计,幽州军往冀州发兵六万,如今全加起来不足四万人,这样的损失,下一步幽州军怕是不会尽全力。
    果不其然,鲜于辅向刘昭说道:“张纯北遁,我等应立刻追击,奈何此战损失掺重,来时州牧说听从司马调度,不知司马如何安排。”
    刘昭说道:“二位将军,张纯北上,常山关、飞狐陉均已被我所夺,如若北进无望,则会转道东进,我等若不断他东进之路,必为州牧大患,到时我等都无法向州牧交代,还望二位将军奋力追击,追击张纯,以尽全功。”
    鲜于辅连忙说道:“司马言重了,我即刻点起本部骑兵前去追击,步卒随后北上,还望刘司马策应侧翼。”
    刘昭抱拳说道:“昭亦是如此所想,那就有劳二位将军,我等一同进兵。”
    说罢便翻身上马,传令张辽、关信,准备追击张纯。
    鲜于辅着人送来三车好酒,刘昭分与将士,三千人每人分得一碗,刘昭翻身上马喊道:“将士们,与我击破贼寇,我等畅饮美酒!走!”
    张纯士卒马步军六七万全力向常山关行进,刘昭却是三千骑兵,虽说歇息了一个时辰,可速度有优势,未至常山关便可见到张纯后军。
    张纯心一横率领骑兵先行赶往常山关,刘昭一路斩将夺旗,张纯步卒抵挡不住,四散而逃。
    常山关下,张纯叫关,却不想夏侯兰二话没说下令攻击,关上顿时飞矢如雨。刘昭给高顺的命令是阻滞敌军、消耗张纯兵力。故而高顺和夏侯兰根本没有下官迎敌的想法,就是一个念头,依关而守,如今箭矢充足,尚有滚石雷木,夏侯兰高呼道:“叛贼张纯,有本事攻上关来!”
    张纯怒骂道:“黄口小儿,吾待汝不薄,为何反我?”
    夏侯兰骂道:“叛贼,天子亦待汝不薄,汝为何反天子,兵寇河i北残害百姓!今日就要你命丧此地。”说罢弯弓搭箭,照着张纯一箭射去,张纯偏头躲过箭矢,就听夏侯兰喊道:“射中金盔金甲者,重赏。”
    张纯连忙拍马而退。
    如今常山关已落入他人之手,张纯心中是哇凉哇凉的,北进看来是困难重重,即使攻破常山关,后面还有一个黑石堡。
    可后有追兵,尤其是那三千铁骑,张纯自认为自己无法抵挡,唯有攻破常山关了。
    随即下令强攻常山关。
    张纯拿出一袋珠宝对众将说道:“率先破关者,尽得此袋中财宝!”
    众将见满满一袋金银珠宝,纷纷抱拳领命,动员士卒,抢先攻城。
    想到身后的刘昭所部三千骑兵拍马就至,张纯命张举领本部青州兵马在身后设路障,列阵迎击这三千骑兵。
    张举也不是傻子,知道让自己阻击三千骑兵也是无奈之举,于是命士卒多砍树木,挖浅沟,而后列阵准备迎敌。
    挖浅沟是对付骑兵的简单有效的方法,只不过对训练有素的骑兵起不到作用。
    高顺带了五千步卒增防常山关,关下张纯的士卒人头攒动,不要命的往关上爬,几队士卒抬着粗壮的树干当做攻城锥往城门冲去,被射杀了的位置立刻就有人去补上,一副悍不畏死的气势。
    高顺乃知兵之人,叛军这种近乎疯狂的攻击状态绝对是得到了重赏,张纯出了重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刘昭远远的在高处看着望着张纯叛军疯狂的攻城,刘昭知道这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不是士卒本身的士气,这种癫狂只可能是财货刺激,不知道张纯给许了什么好处,但这种状态随着战斗的进度不会长久,一旦叛军见到死伤惨重,就不会再有投机的心理去博张纯许给的好处了,有钱赚,可是有命花吗?
    一万守关将士将手中的箭矢倾泻而下,一壶完了再一壶,没有弓箭的士卒或是滚木或是礌石,叛军死伤惨重,可进度很明显,攻城锥已经到了关门之下,云梯也已经架了起来。
    关墙下无数的尸体反倒是给叛军堆积起了不低的高度,起点高了,攻城仿佛也方便了许多,在叛军眼中,关墙矮了不少。
    有高顺守常山关,刘昭知道迟滞的目的肯定会达到,刘昭很想知道高顺会用什么办法消耗叛军,如果只是用弓箭和滚木礌石,那最多消耗一万叛军,叛军便可登城,照现在这个情况,一旦登城,高顺所部能全身而退,退守黑石堡吗?
    刘昭心总很想冲上去给予张纯背后一刀,可自己三千骑兵面对关下七万叛军,冲进去就别想出来,只能是羊送虎口,被围杀而死。
    “常山关下太狭窄了,也是一夫当关啊!”刘昭叹了口气。
    张辽、关信在刘昭身旁也是紧紧盯着战场,这里到关成片刻即至,选择这里择机而动是最佳的选择,可如刘昭所言,只有这三千骑兵还是太少了。
    “不知为何一路未见冀州大军?”张辽疑惑道。
    是啊,冀州五万大军哪里去了?刘昭心中顿时一惊,消失的干干净净。
    常山关上。
    “报,将军,箭矢所剩不多,每人十壶。”
    “报,将军,叛军即将攻破城门。”
    高顺看着城下堆积起近三尺高的尸首,再看看叛军已经不似开始时那般疯狂,对夏侯兰说道:“是时候了,夏侯将军,我在黑石岭下为你断后,望将军不要辜负司马所托。”
    夏侯兰正色抱拳对高顺说:“将军放心,若非司马所托,兰定要张纯一个人都过不了常山关。”
    高顺转身下了关,从城墙上撤走了五千士卒。
    叛军明显感觉到关上的压力小了很多,原本心生畏惧的叛军又重新燃起了斗志,高呼着冲向关城。
    “倒!”夏侯兰眼见叛军即将登城,一声令下,关墙上数十处冒着热气的滚油便倾泻而下,一桶接着一桶,弓箭手不再射杀近处的叛军纷纷指向远处的叛军,一箭接一箭,数百桶滚油在关墙上不到一刻钟便倾泻一空,关墙下三丈之内皆是叛军尸首,滚油缓缓的流淌。
    “报,将军最后三壶箭。”
    夏侯兰看着远处金光熠熠的张纯,笑着说道:“全军撤退。”
    张纯在远处看着城下惨战,这最后的滚油一浇,城下三十步之内变成了无人区,只有城门处的攻城锥依旧在苦苦坚持着。如此情景,还有何人敢战,这是天要亡我啊!
    早知夏侯兰有如此才能,绑也要绑了啊!
    张纯随即下令:“鸣金收兵。”
    叛军诸将此时哪里还有争功夺宝的心思,也都准备收拾残部。
    突然“嗵”的一声巨响,城门被攻破!
    城门下的叛军兴奋异常,纷纷喊着杀,冲向关内。
    张纯远处见到如此异变,心中激动不已,大呼道:“此时不杀,更待何时,杀啊!”
    叛军诸将都未想到会有如此异变,城上那么多的守军都哪里去了,可眼看到手的城门又将被夏侯兰夺回,纷纷拍马领军,集体冲锋,杀向关内。
    刘昭翻身上马大呼道:“时机成熟,众将士随我杀!”
    三千骑兵马蹄雷动,片刻便到常山关,张举早已知道城门已被攻破,哪里还有恋战之心,早就撤出阵地往关内而去。
    来到阵前,命士卒搬开路障,刘昭再领骑兵追击张纯大军,但张纯所部早已进了关内,这一耽误,倒是成全了张纯,如今攻守易位,张纯站在关楼上望着刘昭骂道:“关下何人,本王与你有何仇恨,要与老夫为敌?”
    话音刚落刘昭右侧马蹄雷动,幽州大军杀到。
    刘昭没有搭理张纯,仔细观察着这关墙下的累累尸首,将近一丈高的尸首,这张纯真是下了血本,关墙不长但这也足有万余人,再仔细看看,刘昭顿时大笑。
    鲜于辅来到刘昭身旁说道:“鲜于辅整备马步军三万来迟,司马这是……司马何故发笑?”
    张纯见刘昭不答话反而大笑,仿佛收到了极大的侮辱,喊道:“关下是司马氏何人,如今我依据关城,汝可敢来攻城?”
    刘昭停住笑声说道:“狗贼,死到临头,尤不自知,这常山关在我手则是雄关一座,在你手则是汝之坟冢也!”
    “大胆小儿,何人于我取此人性命,赏千金,封将军。”张纯话音刚落,就见关内火起,火借风势,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刘昭大笑道:“张纯狗贼,你猜这关墙之上会起火否?哈哈……哈哈……”
    张纯闻言看了一眼关墙,关墙之上皆是火油,关墙之下皆是滚油,这……怪不得夏侯兰不守关城,明显是请君入瓮。
    火速蔓延的很快,在刘昭的笑声中,整座常山关便葬身火海,继而将关墙下的一丈高的尸首也引燃。
    鲜于辅看着葬身火海的常山关,再看看大笑着的刘昭,心中一阵发憷,没想到这刘昭玩起阴谋诡计也是这般阴狠毒辣。
    刘昭心中很高兴,一直等着看高顺和夏侯兰如何消耗叛军,出乎意料,好一招请君入瓮,高顺撤的放心,张纯入的开心,刘昭看火看的更是喜出望外。
    观了半天常山关的大火,刘昭和鲜于辅心中都在想张纯会不会被烧死。
    “冀州军一路未见,鲜于将军可知何故?”刘昭突然问道。
    “哦?我等亦是未曾见到冀州军,莫不是遭到伏击?”鲜于辅惊讶道。
    “不会。”刘昭否定了鲜于辅的猜测:“我等一路衔尾追击张纯,而且并未见到败兵。王芬此人乃‘八厨’之列,不像是惧敌避战之人……”
    话音未落,就听马蹄雷动,冀州军到了,刘昭和鲜于辅面面相觑。
    见到常山关大火熊熊,王芬亦是动容,何人如此大的手笔!
    刘昭、鲜于辅拍上来见过王芬,刘昭说道:“刺史大人何故先发而后至?”
    王芬说道:“一对叛军假扮张纯,引我军进入恒山,击杀之后才发现不是张纯,故而来迟。”
    刘昭心中顿时生疑:张纯金盔金甲、银枪熠熠,还能假扮?若是王芬不虚,那这个事情就麻烦了。
    刘昭说道:“看来贼兵真是狡猾,不知假张纯何等打扮?”
    王芬答道:“身着天子之袍,头戴冠冕。”
    刘昭和鲜于辅对视一眼对王芬说道:“刺史大人,刚才擒获张纯的亲信一人,还请大人前去定夺。关前大火,众将先原地嫌隙吧。大人觉得如何?”
    王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便随刘昭来到幽州军阵后。
    小半个时辰后,王芬传冀州军四将来押犯人。
    待四将来到幽州军后面,哪里有什么犯人,鲜于辅手起刀落,便将一人斩于马下。
    王芬说道:“诸将,此人假传军情,故意误导我军,已被我识破,勿慌。”
    剩余三将立刻下马跪地说道:“刺史大人明鉴,我等绝无异心。”
    “此人军中可有亲信?”刘昭问道。
    王芬听罢说道:“多谢刘司马相助,否则老夫当为天下人之笑柄。军中尚须安排,老夫先回军中,稍后谢过二位将军。”
    王芬回到冀州军,又是十几颗人头落地,此时,这位东汉的“八厨”名士才算是真正的掌握了冀州军。
    看着大火一时停歇不了,刘昭便下令三军埋锅造饭,待火势稍灭,便越关北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